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涉英·+α

*……童话的背景和非常不童话的故事。设定姑且可以参考红白玫瑰那篇


“那个、”
英智看向男孩手里的、花样繁多的纸片。“那是什么?”
男孩眨了眨那双紫色的眼瞳——他的眼瞳很好看,像是花园里的鸢尾花——英智这样想着,看着这个魔术师打扮的、素未谋面的男孩和他手里的纸片。男孩对他露出一个笑容,银白色的长发随风浮起交织仿佛是有生命般交错成网。
“是纸牌。”厚厚一沓纸片被递过来,英智好奇地接回来,一张一张地看过去。“是呢,皇宫里的孩子不知道的‘平民’的世界呢。”

“对了——是这样的。”
男孩看英智捧着刚抽出的牌的模样笑起来,眯起那双好看的紫眼睛。他手法还有些生疏地洗了牌,“从里面抽出一张、点数大那个人的就会赢。”
“啊、是我赢了哦这次。”
他给英智看了手里的爱司*。英智眨了眨眼,迷茫地看着他,“那么赢了要怎么样呢?”
“来笑一笑吧。你笑起来一定很好看,”他答非所问,伸了食指戳在自己的脸颊上,笑容又浮上来,“我的小陛下。”
“那样的话,我赢了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英智学着他的样子,露出一个笑来。
水青色的眼瞳里映了男孩点头应允的样子。
最后他记住了他的口型,念了一遍又一遍。
——「」。

英智匆匆走进街边的小酒馆。这次的线人很特殊,他竟说要亲自见他——敬人对他皱起眉,不过他的情报着实有一听的价值。
特殊时期特殊手段也是没有办法的嘛敬人。英智露出一个笑来,水青色的眼瞳藏进弯起的弧度。这样有趣的人我也会想见见的啊。
无非是一次赌博。无非是筹码过重的赌博。
他看见吧台里站着的侍者,于是迈步走过去。早在他还是无忧无虑地染蓝了母后最喜爱的白玫瑰的、任性的小王子时他就已经下了人生中第一记赌注,这无非是更大的罢了。他想着,敲敲吧台要了一杯柠檬蜜水。侍者敲了三下吧台作为回应。
喔。英智看着眼前和自己等高的侍者,从衣袖里摸出一只小盒来放在桌面上推了过去。
“红桃杰克偷走的果馅饼。*”
“在这之前——您有兴趣先做一次赌徒吗?”他拿出一副纸牌来。“我用疯帽子的证词做赌注。”
“那可真是再好不过。”英智注视着那双熟练地洗了牌的手,“你希望我用什么来下注呢?”
他没有回答。整整齐齐的香水纹铺在桌上,那双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英智摸了牌,对方也是。
好极了,爱司。
他亮了牌。黑桃皇后。凶多吉少*。
“凶多吉少。”英智笑着亮了自己的爱司。
“在我听到疯帽子的证词之前、我想换个赌注。”
毕竟是任性的爱丽丝,这样的话——
“来笑一笑吧,我都快忘了你笑起来是什么样了,”英智看着侍者那双好看的、鸢尾色的眼瞳,“我的涉。”
涉眯了眯眼,“哦呀?小陛下意外地不贪心呢。”
“那当然不是。”
英智扯过涉的领口,嘴唇覆上他的。
“你的怀表是坏掉了吗?”
趁接吻的间隙,涉凑到英智耳边。
“蘸一蘸上好的黄油就会好的。”

*爱司:A的旧译
*爱丽丝梦游仙境里审问红桃杰克的部分。下面的暗语也是出自爱丽丝
*普希金《黑桃皇后》


其实主要想写洗牌……跑题九万里
行吧都快赶上老孙一个筋斗云那么远了
涉英真好我爱他们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7)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