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りつまお·无理取闹

*速打。真人真事与个人狗血
*勉强算是久违的凛绪。ooc预警
*撒娇任性而无理取闹的凛月。大概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幼稚且孩子气了
*亲吻三十题“ 19.索要奖励/无理取闹 ”

无理取闹

“哎,まくん。”
那有着酒红色发丝、猫眼般碧翠的瞳孔的男孩坐在他身边,闻言却并未抬头也并未回应。这可有点不太寻常了,凛月想着,伸出手去。
咚。
然后闹钟的响声从床头柜上清晰地传来。
“……该死。”

真绪站在朔间家门口,按响了门口的电铃。没人答应。他叹了口气,今天可不是星期五,他没办法指望大点的朔间——朔间前辈——来开门。他抬起头去看那常年掩着窗帘的窗户,想起之前他曾经试过用把石子砸到窗户上的办法叫醒凛月;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于是真绪又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说着打扰了推进钥匙拧开门锁。
真绪径直上了二楼去找凛月的房间。他推开门,果不其然被团还在床上,鼓鼓囊囊像是藏了个人的样子。他走过去,拍了拍那条胖青虫一样的被团。
“起来啦,凛月。”
“ま——くん这个鬼畜。”
带着鼻音的拖沓长音从被团里发出来。凛月又紧了紧身上裹着的被子,“现在暂时不想看见まくん的脸所以安分一点啦……”
“……哈?”
真绪低头看见凛月落在地上的校服外套,于是蹲下身去捡,多少有点哭笑不得。“我说啊,凛月……”
“我不要听。まくん这个鬼畜。”
一如既往是凛月慵懒拖沓的语调,似乎还带着隐隐的抱怨。“我生气了。”
“所以说是为什么?!”
真绪站在床尾手里拿着凛月的线衫,有些不知所措。
——他做错了什么吗?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出来说话吧?”不知道怎么办好的真绪试着去扯应该是裹着头部的被子,凛月做了些挣扎还是放弃了争夺,大概实在是因为被团里已经太过闷热。真绪看着露出来的、带了一点汗湿的墨黑色发梢和一团炽烈的鬼灯般的猩红色眼瞳,再接着是高挺的鼻梁和蔷薇色的薄嘴唇;凛月好歹是露出了一张完整的脸,虽然还是有点抱怨的仇视模样。
“早上好,凛月。”
“まくん。”
凛月扁了扁嘴。
“你居然不理我。”

梦境里的少年穿了他熟悉的夏季校服单肩背着书包,站在与他相反方向的车站。公交车来了又走了,他上了车从此淹没在茫茫人海,车停了又开了带走了他的少年。行人匆匆谁也没去关注这个坐在候车棚长椅上慵懒无力而困倦的少年,他睁着一双困倦渴睡的眼努力在这蝉鸣嗡嗡的六月里寻找那一抹酒红的色泽。天亮了又暗了,晨光熹微又到末日融金,他迷茫地坐在那里。车来了又走了,有人上车有人下车,人流来来往往但他再没等到他的少年。
他走在学校里的花园小径。这里是英智最喜欢开茶会的地方,红玫瑰与白玫瑰,白的凉亭与桌椅,创端着好看的骨瓷茶杯满上泡好的锡兰红茶。褐红色的液体注进骨瓷的茶碗,雪白染了甘香与甜美。他端起茶碟却看见一抹酒红色匆匆掠过花丛,像是爱丽丝里的白兔子就差一块怀表和兔耳。会长大人优雅地端着茶杯同创说起什么,社团活动的时间慵懒美好他却像是不谙世事的爱丽丝追了上去——那有着酒红色发丝的白兔子不见了,他找啊找啊就是找不到他找不到白兔子。他到哪里去了呢,他擦了擦颌尖的汗水,想,如果他是红心女王他就要砍掉他的头,管他是爱丽丝还是红心杰克。他去哪里了?没有,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
最后他坐在空旷的草坡上,有着酒红色发丝的少年在他身边,猫儿似碧翠清亮的眼瞳看着下落的暮阳。他絮絮叨叨地说,我找了你好久,车站没有你学校里也没有,哪里都没有。まくん,我找得好累,这都是你的错哦。——但我总会找到你的,你看,现在我不就找到你了吗?他只是听着一言不发。——你看呀,まくん。我总会找到你的,就像你总能找到我,我们之间的信赖关系,在后世的历史学里会被称作「爱」。*他絮絮叨叨地说,觉得自己从来没能有这么多的话。但他的少年只是听不发一言,碧色的瞳孔里倒映着夕阳的光影,水光烂漫。

“什么时候的事?”真绪好气又好笑地给揉着眼睛的凛月扣上衬衫扣子,“你今天突然是怎么了?”
“我做了几个梦。”凛月嘟嘟囔囔。
“然后呢?”“まくん不理我。”
天啊。真绪好笑地拿指头弹他额头,看他吃痛地眯起眼来才继续扣剩下的扣子。“你是小学生吗?”
“我不管。まくん不理我我就是要生气。”
“好好好——可是りっちゃん,现在我们要去上学不然就会迟到了哦。”
真绪轻车熟路地把凛月带下楼,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带个孩子。等到站在了玄关凛月又赖住了不走,“不行。”
“又怎么啦?”
“まくん这么对我,我要补偿。”
他低头去亲站在台阶下的真绪。
“这样就好了……”
他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不会说第一个梦境是他跪在真绪面前端着戒指的。
凛月想着,趴在真绪身上打了个哈欠。
他才不会说呢。

*用的腥货太太的翻译,日服追忆剧情台词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个情节取自我身边的一对百合。听说梦见这个的姑娘气得都不想给另一个送早饭了wwww
中间那一段有点意识流的就是凛月的三个梦,第一个是他去找真绪真绪却坐车走了,第二个是他觉得真绪在躲他,第三个是说话不理他。确实很让人生气的梦哈(二哈
有点生疏的栗毛。最近文风跑了海底两万里……唉。
总而言之还是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52)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