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黑年中·+α

葵抱着超市里用来装东西的纸袋,费劲地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冬天里外面的风总归是冷,他想着,哈出一口气,看那一抹乳白色在凛冽的黑夜里化了,又低下头去推进钥匙拧开门。
“我回来——”
门口玄关处黑压压一片,尤其台阶上一团漆黑更加显眼。葵定了定,伸手去摸一边的灯的开关。
头顶暖黄色的吊灯一亮,葵看清那一团的漆黑原来是躺了个人——新侧身躺在那里,肩上的包就掉在一边,围巾松松垮垮大衣也没有换。略长了的额发自鼻梁滑落,他紧紧闭着双眸带着眼底的乌青轻浅地呼吸,胸口连带着也一起一伏。
葵叹了口气。他转身把身后沉重的大门关上,轻手轻脚把纸袋搁到脚边,半跪着挪到新身边,伸出手去一下一下晃他的肩。
“新……醒醒啦……醒醒……”
新只是迷迷糊糊应了几个音,咿咿呀呀带着吟哦似的鼻音,但毫无实际表意。葵只好摘了手套去拂他渐长的额发,自额前掠到鬓角,看他把一张侧脸整个地露出来,睫毛纤长鼻梁高挺,就算是有些失了血色的双唇都是他记得的那般好看模样。葵露出一个有些无奈又眷意的笑,伸手捏住新的鼻尖。
“嗯……”这次好歹是见了成效,新迷迷糊糊探手就去抚自己的鼻尖,却被葵揽住。葵又俯下身去,形状姣好的薄唇凑到他耳边一张一合。
“新,你再不起来的话草莓牛奶就要卖光了哦。”
还是不行。新昏昏沉沉地睡着,不知道是沉浸在怎样的梦里;葵想着,眼角余光看见那还放在玄关的纸袋上一只粉红色的牛奶盒。他就又笑了,或许是得意自己孩子气的谎意。究竟是怎样呢,葵想,终究他是想不明白的,就像他是皋月葵而他是卯月新,为什么他们是竹马竹马而不是别人,他喜欢的是他而不是别人,草莓牛奶永远不会卖光但他说那新就总能相信,他说他长了一撇同自己刘海般的小胡子他都愿相信以至于去照照镜子。那么多日头过去了,葵想,谁说得清是什么为什么呢。总归他爱他,他也爱他,这不假,没有前因后果也没有为什么,总归是这样没错。
葵揽着新那只手。他看见无名指上一点反光,知道这是他的左手,那一点温光是圣诞节时他们一起去买的戒指。那时他看见橱窗里的小熊,穿着红白条纹的毛衣带着圣诞帽坐在里面实在是非常可爱,就说新停一停让我拍张照片,我要给夜发一份。新抬头看了看那家店的招牌,等葵拍完了发进line群组新就拉他往店里走。
机会难得,让我给葵买样礼物吧。新声音平淡听不出太多情绪,葵也就任由他去了。等到被量了手指看新签了账单把一只小盒子揣进口袋,葵才明白过来这是买的戒指。最后新站在门口看葵在大衣兜里翻找钥匙,突然就说。
“葵。”
“ん?”葵眯着眼睛从刚刚翻出来的钥匙串里翻翻找找,闻言就抬头去看新,“怎么了?”
“圣诞快乐。”
新凑上去吻了葵。一切都是那么突然,就像那年他们还不过年少,窗外蝉鸣嗡嗡暑热阵阵,新托着下颏看一边穿着短袖白衬衫的葵一笔一划地在浅色的格子纸上写什么,一阵风吹过吹起他的鬓发,吹得他蒙了眼或许也被蒙了心。他就放下手里的牛奶盒,认认真真看着眼前自己的发小,一字一顿地。
——我喜欢你,葵。
或许那时候葵红透的耳根脸颊也是如此,没有任何预兆地就那么腾地泛上来。容易害羞的少年红彤着脸看他,晴空色的瞳子眨眨闭闭躲躲闪闪,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只好低下头去绞自己的衣角。
——我是认真的啦。新看葵憋了一汪泪在眼眶里打转转,想了想。
呐葵。葵抬起那双泛着水色的眸子,而新凑过去吻了他的面颊。
我喜欢你。他握着他的手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地说。葵吸了吸鼻子,呜咽着应了,缩成一团蜷在新怀里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说的话都抽抽嗒嗒断断续续。
那天葵僵在门口,钥匙串自手指间滑落在地上撞出金属的声响。新只把他揽在怀里,舌尖试探着去找寻他的。葵想起来刚才他们去的那家店,新怀里那个小丝绒盒子,那是什么?一丝凉意自指尖传来,新松了怀抱,葵抬手却看见自己左手无名指上一点闪烁的银光。新自顾自把另一枚套上自己的无名指,然后打算弯腰去捡葵掉落的钥匙——
葵主动攀住他的肩,学他的样子吻了上来。
——嗯、我也喜欢新。
葵想起自己当年抽抽嗒嗒说出的话。

现在那戒指就在他指根上,葵想着,干脆躺到新的身侧。第二年的春天新拿它们去刻了字,现在他的手指上就烙下了那小小的一行字,每每摘了戒指就能看见。那就像是他的护身符,他念念不忘的,那是他的名字,烙在他指根烙在戒指上之前早就烙在他心里烙在他灵魂上。那是多明媚的名字,念一念便觉得有四月里春风的时雨樱花落了满地。葵看新还是轻轻浅浅地睡着,便凑过去数他的睫毛。他或许是无聊,一、二、三。十三、十四、十五,新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他的眼睛真好看,像是黑曜石,阿帕契的少女为你流空所有的泪你再不用哭泣。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等会他总要被叫起来,就算屋里暖和这样睡也要着凉,哄他去打针比哄孩子扎手指验血还难。四十九,五十,五十一。葵数到最后一根,感受到新的鼻息落在他唇间,温温热热带着他的体温。
他一定又熬了几个通宵。葵伸出手指去描他的眼眶和他好看的眉。一定也没好好吃饭,他看新一双有些失色的唇,凑过去轻轻地落一个吻。那么轻他不会知道的,葵眨着眼睛,好看的晴空蓝在暖黄的光里扑闪扑闪,他不会知道的。
就再一次,就一次。他大着胆子又凑过去,晴空蓝有些心虚地扑闪扑闪,像犹豫的蝶。细密的阴影落在他眼睫上,他还是轻轻浅浅地睡着,仿佛是要睡到天长地久。
看吧,他知道他不会知道的。葵得意地笑了,用空着的手又顺一顺新滑落的额发。
要怎么叫醒他才好呢——葵想了又想。

新揉着眼睛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玄关,怀里躺着个人。他眨了眨眼看清那一头奶金色的短发,吁了口气,把怀抱收紧一点。
葵睡得很沉,手还抓着他的大衣扣子,贴附在他身上像是依赖桉树的考拉。新扒拉着摸出手机,星期日。
那么好。他揽着怀里的考拉宝宝,看见门口一只超市的纸袋,最上面是他熟悉的粉色牛奶盒。
他低下头去吻葵生着柔软金发的头顶,又去吻他自鬓发侧露出的耳尖。
那么好。新揽着葵躺在玄关,下颌抵在他发旋,觉得这样的日子一切都好。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一开始只是想写写在玄关睡着的新总和孩子气地玩起来还自得其乐的葵葵……www。孩子气的葵真的是非常可爱。
葵是儿科医生、新是设计师。所以很忙生活也不规律。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喜欢写儿科医生(笑)
总之我觉得新葵ver非常适合写现代都市的爱情。平平淡淡不出戏的日常真的是非常非常适合二人www希望他们可以一直这么安定下去。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48)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