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白年中·+α

“……不行啊。”
阳看夜端着台本窝进沙发,露出苦恼的表情。
“是新接的电视剧吗?”反正人就坐在自己旁边,阳干脆探过头去看了看翻开的台本。夜咬着指甲闷闷地嗯了一声,捞过一边的胡萝卜抱枕把脸埋进去。“所以说大ちゃん为什么要接这个啦……我明明不擅长这样的。”
“哎……”阳就着夜的手来回翻了两页。本来也是笨蛋一样的恋爱剧,傻乎乎甜腻腻的桥段着实是有点太过繁多,想来要夜去演也着实是有点难为他。“不过大ちゃん也不会接太过重要的角色吧?他知道你不擅长恋爱剧的。”
“的确不是……”夜把整张脸都闷进胡萝卜里,声音听起来像是从很遥远的盒子里传出来一样。“但是还是有的啊,那种剧情……”
阳看他这副样子简直是要把自己闷死在里面,干脆伸手抽了那个看着就热乎的抱枕,顺手把人揽进自己怀里。又往后翻了两页,阳看见夜用红笔圈起来还打上了三角号的部分。
「深情而浅短的吻」
再旁边夜还写上了「不行不行不行我做不到啊」。是有多难以接受啊,阳这样想着,看向怀里通红着一张脸的夜。
“这个、完全做不到吗?”
“不行不行。完全不行。”夜低头去玩自己的手指,大拇指绕回来绕过去地打圈圈。“就算导演说了可以借位拍摄也不行,完全做不到啊。”
“是因为夜从来没有接过吻吗?”阳的下颌放在夜的肩上,温热的鼻息就扑在夜的耳根,顺呼吸声一滞一放。他感觉到夜明显地一僵,得寸进尺地轻轻吻了吻他的耳尖。“夜真是可爱啊。”
“唯独不想被阳这样说……好啦放开我这样好热喔。”夜往外拧了拧身子无奈阳本就抱得有些紧,“别闹啦。”
“而且说到接吻、这里。”
夜指了指台本,又点了点自己的上唇。“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接吻的话会碰到鼻尖呢。”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阳这样想着,眼波盈盈看着坐在自己怀里的夜。他一双鸽灰蓝的眼瞳里映着清澈与水光,纤长细密的睫毛随眨眼的动作扑闪扑闪,或许是因为刚才那有些打趣意味的话语又或许是因为那个落在他耳尖上的吻他耳尖脸颊上都带了一点浅薄的红色,蔷薇色的唇瓣上落着他白鸽般莹润白皙的指尖。于是他又微微地俯下身去凑到他耳边唤他的名字,看他转过头来,然后去吻那一双好看的唇瓣。
阳吻得小心翼翼,舌尖只舔了舔夜的上唇打算就这样浅尝辄止,但夜却也伸出舌尖来试探着回应。于是他干脆揽住夜肩膀把他往自己怀里揉,过了好一会才松开,看见他眼底带着浅浅的水雾,浅薄的羞涩变成潮红。夜还抓着阳短衫的袖口,手指用了些力道揉出一团的褶皱。他有些急促地喘/息着,像是无力的幼兽般附在阳身上。阳又把他往上抱了抱,安抚地抚了抚他的后背。
“你看吧,不会碰到鼻尖的哦。”
他调笑般在夜耳边低低地说。夜只红了脸也不答应,径自趴在阳怀里不肯抬起头来。
你看吧,他真是太可爱了——阳这样想着,低了低头去吻他头顶的发旋。

“夜さん参演的那部电视剧,在网上的评价很高呢。”
电视剧播出后的某日清晨,郁在餐桌上不经意地提起。“收视率也很高呢。”
“这么说还真是不好意思啊……毕竟也没有出演什么主要角色呢。”夜把煮好的味噌汤端上来,听到这句露出一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在一边打着哈欠的泪揉了揉眼睛,“夜演的角色很温柔。性格和夜很像呢。”
“‘就连那个吻都完全看不出来是借位呢’,还有这样的评价啊。”海从冰箱里把牛奶拿出来,“所以说大家都是在关注什么啊……”
夜笑着坐到阳身边的位置上,“好啦大家不要讨论了,米饭凉了就不好吃了哦。”
阳把手伸到桌下,轻轻地握了握夜的,又在他手心里写了几个字。
「超可爱的哦」
不出意外地夜红了脸颊,反手捏了捏阳的手掌,却又被轻松化解转为十指相扣。

*玩的是《三傻大闹宝莱坞》里面的梗。旺度说他做梦,梦见皮娅说要吻他就醒了,“因为鼻子碰上了”,非常可爱www

是说我终于脑了个阳夜的笨蛋一样的恋爱轻喜剧(感动)还有为什么夜夜可以这么可爱可爱得我快心肌梗塞(跳楼)
虽然阳这么打趣夜夜但其实他也是第一次喔www。虽然说是在交往但实际上却什么都没做过呢。
以及这两个人都没什么可以当做恋爱风格的歌……BGM是真的难选,每次选BGM都仿佛世界难题……。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7)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