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白年中·+α

夜裹着晨衣从床上爬起来洗漱,水藻般柔软微鬈的头发有些凌乱。然后他起身去厨房抓了一把白米,打开落地窗。之前停在附近电线上的麻雀仿佛是受到感召般纷纷飞下来,落在他面前。夜把那一把米撒出去,关上窗门,小声地说了早上好。
等阳揉着头发出来的时候,看见夜披着绛红色的晨衣坐在落地窗前,于是蹑手蹑脚走过去,从后面把人抱住,然后坐下来。冬日里宿舍供的地暖很足,坐在地上也完全不觉得寒冷。阳听见夜发出小小一声惊呼,然后不满地伸手轻轻打了一下他围到自己身前的胳臂。阳把下巴搁到夜肩上,蹭了蹭他的脸颊,说了早上好。
“夜睡得好吗?”他又把下巴搁到夜的头顶,挑起一绺在手指上打转转。夜的注意力还放在那些麻雀身上,就应付地嗯了一声答应过去。阳当然是不依的,把怀抱收紧一点又戳戳夜的脸颊,柔软细腻的手感很好。“在看什么?”
“你看那些麻雀。”夜伸出手去指落地窗外蹦蹦跳跳啄食他洒在外面的白米的小麻雀。“明明都很怕人,但是每次我去撒米它们都会主动凑上来呢。”
“真可爱啊。”像是感慨一样,夜往身后靠了靠,把头靠在阳肩上,笑着问他,“是吧?”
“像夜一样。”阳伸出手去刮了刮夜的鼻子,“但还是夜比较可爱。”
然后他也笑起来,低低头去啄夜的双唇。

麻雀真的很可爱啊。夜夜也真的很可爱。
不如说是可爱得我要心肌梗塞了。心脏都不跳了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9)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