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りつまお·Le Petit Prince

*早爹生贺。祝早爹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多关照w。和萤宝的那篇是联动。题目是法语,“小王子”
*存在捏造,含有安东尼·德·圣艾修伯里的《小王子》中的元素
*推荐BGM(附链接):文月 海&霜月 隼(CV:羽多野 渉&木村 良平)-君に花を、君に星を
*勉强可以算是及时行乐(附链接)的后续。当然不看前篇也完全不影响阅读

——亿万花海浩瀚星辰寄予最爱的你。

Le Petit Prince

“我毕竟是太年轻了,不知道怎样去爱他。”
他明白的,相遇太早,他们还不懂事,但还好一切还来得及发生。

*** ***

凛月把自己又往毛毯里裹了裹。
飞机安稳地飞行在三万英尺的高空。现在是凌晨时分,舱外的天空灰濛而浅亮,云海在下面翻滚着浅澄的浪。呼吸灯亮着,舱里一片沉声,有人甚至还打着鼾。他把目光自窗外落回来,看见毛毯上织着的玫瑰暗纹。凛月往后仰了仰,靠在柔软的护颈上,又闭上眼睛。
他曾以为他遇见的是一只拥有美丽的绿色眼睛的狐狸——后来他才明白,那是一朵玫瑰。
盛开在他自己星球上的,美丽的、美丽的玫瑰。

*** ***

“我是真绪,衣更真绪。我们是同班同学,凛月有印象的吧?”
凛月睁开一边眼睛,看了站在自己眼前的男孩一眼。这样一说他确实是有印象的,那个有着猫儿般晶莹好看的眸子和玫红色短发的、和自己同住一片街区的孩子。他懒洋洋地抬了头去看他,蝉声里小小的孩子带着鼻尖上一点晃晃悠悠的汗水冲他露出一个有些讨好意味的笑容,在日光下显得那样明朗。
“说起来,第一次まくん来搭话是为什么?”
凛月趴在真绪身上,挑起他的一绺额发在指尖上转圈圈。真绪从台本上抬起头来认真地想了想,“应该是老师拜托的吧,像是‘去和凛月说说话’这样的?”
“哇まくん来找我搭话居然都是受了老师的指使,我好伤心。”
凛月把头埋在真绪的肩窝上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我在这,在苹果树下。”那个声音说。*
“你是谁?”小王子问,又接着说,“你看起来好漂亮。”
“我是一只狐狸。”狐狸说道。
“来和我一起玩吧,”小王子提议,“我现在很伤心。”
“我不能和你玩,”狐狸回答,“我还没有被驯养。”
“啊!对不起。”小王子说。
他想了一想,之后说:
“驯养?什么叫驯养?”
“原来你不是这里的人。”狐狸说。“你在找什么?”
“我在找人,”小王子说,“驯养是什么意思?”
狐狸说:“人类有枪,他们会打猎,真是讨厌。但他们也养鸡,这是他们好的地方。你在找鸡吗?”
“不是,”小王子说,“我在找朋友。驯养是什么意思?”
“这是常常被人们遗忘的事情,”狐狸说道,“它的意思就是‘建立关系’。”
“建立关系?”
“没错,”狐狸说,“对我而言,你只不过是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只狐狸,就跟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然而,如果你驯养我,我们将会彼此需要,对我而言,你将是宇宙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我有点儿明白了,”小王子说。

凛月窝在被子里,眨眼的速度越放越慢。零看着这样的凛月就不再读下去,合上了手里的绘本。凛月看见绘本封面上画着的小男孩有一头金发,身边坐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零给他掖了掖被子摁灭了床头灯,走出去关上了屋门。凛月趁着最后一丝清明望了一眼窗外明闪闪的月亮,小脑袋迷迷糊糊地转。
说不定有只绿眼睛的小狐狸已经驯养了我呀。站在树荫外的孩子歪了歪头,眯起眼睛笑了。
“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坐在树荫下的、乌发红瞳的小王子愣愣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明天是七夕祭!”真绪在放学回去的路上突然转头冲凛月说。“りっちゃん想去吗?”
“不想。太麻烦了,人好多。”凛月打了个哈欠。
“可是明天妈妈要和妹妹一起去拜访姨母,爸爸要加班,家里没有人。”真绪有些难过地耷拉下脑袋去看地面,赌气一样踢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石子。“りっちゃん不去的话我就只能自己去了。”
“我问问兄ちゃん。”凛月发觉自己的语气有些别扭,“妈妈说不定会答应你来和我们一起吃饭。”
“真的吗?”真绪抬起头看向凛月,眼里带了些期许。
“我的生活很单调乏味。我捕捉鸡,而人又捕捉我。所有的鸡全部都一样,所有的人也全部都一样。我已经厌烦了。不过,如果你驯养我,那我的生命就会充满阳光,你的脚步声会变得跟其他人的不一样。其他人的脚步声会让我迅速躲到地底下,而你的脚步声则会像音乐一样,把我召唤出洞穴。然后,你看,看到那边的麦田了吗?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麦田无法让我产生联想,这实在很可悲。但是,你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如果你驯养我,那该会有多么美好啊!金黄色的麦子会让我想起你,我也会喜欢听风在麦穗间吹拂的声音。”
狐狸停止了说话,凝视着小王子。
“求求你驯养我吧!”
这是一只怎样的狐狸呢,凛月想。他绿眼睛的小狐狸现在正冲他笑,一双萤火似的眼瞳眯起来笑得眉眼弯弯。

“啊,说起来今天妈妈给了我零用钱。”
真绪在杂货铺门前停下来,从书包的侧面找出几枚硬币。凛月也停下来,看他一枚枚数过去,然后问自己,“りっちゃん要不要吃棒冰?”
他们咬着棒冰继续往回走。波子汽水味的棒冰又冰又凉,满口都是清爽的甘甜味道。凛月看着真绪笨拙地把剩下的硬币装进自己的上衣口袋,觉得真绪大概有些方面没他意料中的那样能干,总归是有些笨拙。他眨了眨眼,又咬了一大口自己那半根,想着明天早上要找妈妈要几个硬币还上这半根棒冰。

凛月把牵牛花的种子种进阳台上的花盆里。曾几何时,种下的种子冒出了两片幼芽,绿色的藤蔓一直生长蔓延得是那样长,曲曲折折像是能够延伸上月亮。最后它开了满架的花朵,海蓝色同绛紫色,带着浅淡的香甜。
他又想起他们把那两粒种子种在衣更家的院子里时漫天的星光,柔和了真绪的身影,手边放着的园艺铲散发出模模糊糊的光晕。那时他一心期望着那幼小的植物发芽,一心期望着同真绪一同看到盛开的朝颜。
“因为你把时间投注在你的玫瑰花儿身上,所以,她才会如此重要。”
他慢慢放松下来趴在栏杆上,看着被月光笼罩的花架,心想,狐狸也是一样,正因为他们一同度过的是那样漫长的时光,他于他而言才是如此重要。

“まくん。”
他看见水田里浮起的萤火,低下头去看着被浮肿苍白的路灯光照亮的石板路。真绪的眼瞳也是萤火般缥缈,闪闪烁烁。那一片被萤火所充盈的水田也在暮色里明明暗暗,像极了他那一双眼瞳,以至于他竟要疑心那或许是自他身体里出来梦游的魂。*
“万一有疏忽,后果就会很严重!如果,有一天他忘记帮花罩上玻璃罩,或者不小心让羊跑了出来……”于是,所有的小铃铛就都变成了眼泪……*
那样的话小王子就会失去他的玫瑰花。凛月这样想。
可是他已经要失去他的小狐狸了。他有着漂亮的、绿色眼睛的小狐狸。这样想着,他转头去看真绪。
“まくん,我们一起去七夕祭吧。”
那又怎样呢。即便那是一朵玫瑰花又怎样呢。
“有一朵花儿我想她已经驯养我了。”*

衣更真绪 阁下*
果然まくん是离开了我就不行的孩子呢。这样担心まくん,都没办法写寒暄省略了不是吗。
信我收到了。这样正式的格式写信总归是拘束,所以以后也不会再这样回复……还是自由散漫些的好。不过まくん这样的人或许是不会明白散漫的好处的……♪
我现在一切都还好。巴黎着实是个有些太大的城市,就连夜晚都是熙熙攘攘太过吵闹,我不太喜欢。这样一来在家里就算有那样的细菌兄长,似乎都要比这里来得宁静。说到romantique,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顶多是会在晚上远远地看一眼灯海感慨一下比起日本大都市的霓虹,蜜糖般灿金色的灯光*确实要美丽许多。在学校最角落里没什么人去的钢琴室向外看能很清楚地看见埃菲尔铁塔,但是一样也能看见流动的灯海……纪录片上拍摄的总归是要比实景漂亮许多的。
学校里的宿舍还是很不错的,虽然王さま去的学校床铺看起来更柔软但是这里的也很不错。古典音乐的授课老师是个八十岁的老教授,上课睡觉也不会有什么说教,实在是很温柔的人。巴黎的冬天没有那么冷,一般见不到堆积的厚雪,薄薄一层很像糖霜。预告说近期可能会有降雪,但一定留不到圣诞节……我们系的计划是圣歌会,我被分配去演奏管风琴。没有分配到赞美歌组真的是万幸万幸。
巴黎的夜空也很晴朗,但地面的光线影响实在是很严重,但巴黎的月光确实很美,即便是外乡人也会感慨的美丽。
我相信まくん总会找到北极星的。我能找到,那样的话真绪也一定能。
祝万事顺意。
朔间凛月
凛月把封好的信投进了邮筒,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积雪云挤挤挨挨地压过来遮挡了太阳,他拢起一双手笼在嘴边轻轻呵气,缥缈的暖雾在手心里消散留下一丝温热。带着雪国气息的风扑在他面颊上,像是沙哑了嗓子的老人低低地唱,而云就为他演奏起冬日的手风琴。
是啊。这里的月光总归是很美的。
每一晚的月光都很美。*

*为了阅览方便,引用《小王子》原文时一概以加粗标注,不加以双引号。引用版本为《小王子》(艾柯译),天津教育出版社2007年8月第1版。此处及下两处引用均来自21章
*化用和泉式部的诗句“心里怀念着人, 见了泽上的萤火, 也疑是从自己身体出来的梦游的魂”(出自《敕撰集·物思》)。原句为「物思へば澤の螢もわが身よりあくがれいづる魂かとぞ見る」
*来自《小王子》27章
*来自《小王子》21章
*书信格式参考动画《冰菓》里折木奉太郎写的信
*如果看过迪士尼的动画长片《料理鼠王》应该有这样的印象
*夏目漱石先生曾经将“我爱你”翻译为“今晚月色很美”

*** ***

凛月从机场附近的自动取款机取了一把零钱,拉着那只大号的行李箱晃晃悠悠地往外走。这座城市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就连路标都一点没发生改变。他把围巾往下扯了扯,抬头看见夜空里有些黯淡的群星,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北极星。他手指在空气中指指点点,室女座狮子座巨蟹座,那颗明亮的是金星,再那边是最亮的是Arcturus,加上Spica和Denebola就是春季大三角*。他想起大概是几年前他曾拥着真绪在烂漫的夏夜看璀璨的星空,握着他的手指描描画画。季节变化时光流逝,他又回到这里,趁着候鸟回归的时节。
手机在衣兜里震动,凛月掏出来一看是レオ发在line群组里的消息,无非是问他下了飞机没有。其他三人的头像是一片混沌的灰色,凛月随手拍了一样是混沌灰色的路标发送就关了消息提醒,又拉起那只大行李箱晃晃悠悠地在清晨还没什么人的街道上慢吞吞地走。

晃遍了机场附近所有的巷子凛月走到他和真绪放学时走过的路上,这时暮阳的昏沉光线照下来是满地的金红,洒在石板铺就的小街上是烂漫的一片。他慢吞吞地踢踢踏踏,盯着地上不知哪来的小石子。没多久他走到那家他们买棒冰的杂货铺前,掏出兜里余的零钱发现还有一百五十円。凛月把箱子往门口一放,推开门走了进去。
店主老伯还是原来那个样子,顶着秃了大半的光脑壳,架着小眼镜翻看报纸上的广告栏。凛月把那一把零钱放在垫了玻璃的小柜台上,问他还有没有棒冰,然后要了一只波子汽水味的。
这个季节着实不是棒冰的时节,早稻才刚刚插秧,田里尽是低矮的绿色和清浅的水光。但总归是春天了风不再那样冷,不久之后就快是夏天。凛月走出店门看见有人俯身在读他箱子上贴的托运票,黑色的兜帽扯上去遮了大半边脑袋,玫红色的鬓发露出一角,还有明黄色的一字夹。他迈步过去,拎着棒冰包装纸的一角把大半棒冰贴到那人脸颊上。
然后他看见一双萤火般闪烁的眼瞳,压抑住自己想吻他的冲动,露出了笑容。
“まくん。”

*Arcturus:牧夫座α(大角星),亮度全天第四;Spica:室女座α(角宿一);Denebola:狮子座β(五帝座一),三者构成春季大三角

*** ***

就像每一颗星都有其一定的轨道一样,这个世界在诞生之初就早已经注定了命运。
我爱你从来不是意外,这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必然。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祝早爹爹每天都高高兴兴肥肠嗨皮!作业都能做完(……)怎么顺心怎么过!生日快乐!
因为之前没有和早爹说过 而且现在她基本算是淡圈?就没有艾特 我们悄咪咪地吹一吹她就好了←
早爹是我在ES这个圈里第一个知道的画手?当时在刷那篇花店栗毛的时候看到了早爹的画,发现色调我好喜欢啊……真的好舒服好柔软,像奶茶一样的,特别舒服。接下里我要发挥我早吹的本质了大家请注意← 看看早爹爹的毛看看栗 真的好可爱啊 好可爱啊(沉浸其中无法自拔)说一下不渡这个本里的彩插,当时一宣用的那张图在里面是第一张,看到就感慨了好久 早爹不愧是建筑系的那个神社好厉害啊(……)拿到本本看到后面的栗我就开始了迷妹的尖叫并开始疯狂打call表现出一个迷妹应有的素质← 早爹爹她不光画画好看啊!她人也好啊!当时互相寄东西的时候早爹爹寄的是在我生日当天到的,当时下了晚自习回来整个人差点上天(……)那天我娘亲什么都没跟我讲!但是我收到了早爹爹的!啊跳楼自杀(。) 有一次闲来无聊去看了看自己的喜欢,发现在栗毛里认识早爹之前就看过她画的镜音 感觉这就是命运 就是命运(留下了眼泪)
最感动的事情应该还是我在被撕的时候早爹看到那篇条条就帮我说了很多话……当时刷出来都愣了。在后来的混战中我基本就没怎么出现(因为很窝囊一直在哭),但是早爹联合萤宝硬是把对面搞消停了。真的是非常非常可靠……嚎啕大哭。
咳接下来正式开始FT的瞎扯(。)
好不容易写个正八经东西我还是搞成了少女心膨胀大游行……。我玩得很爽希望早爹看得也很爽,希望大家也看得很爽。我已经很久没写过恋爱这个阶段了,大部分都在写交往后,所以写得相当笨拙……多多见谅(。)
选用《小王子》是因为这个是我最喜欢的童话(直到现在我还是把它当做童话来读的)。这个故事我是真的很喜欢,也真的是很浪漫。引用的这个版本相比较现在市面上的很多精装本都要好很多,无论是翻译还是插画(尤其是插画,在我看过的其他版本里没有可以和这本媲美的),如果感兴趣可以找找看。这里“翻译好很多”是出于童话的角度而言,这个版本要更加像是给孩子的读本。我觉得小王子带着一种质朴的浪漫,这种浪漫也一样存在于凛月身上。
接下来说一下我这个偏向宿命论者对于栗毛的理解。我个人是非常相信命运的,不是说要遵守上天的旨意这些,而是相信我们当下所在做的一切发生的一切都是既定的,是一定会发生的,这在世界出现之时就已经决定,因此他们的爱情也一样是必然的,就像小王子会来到地球,就像他会遇见他的狐狸,就像他的玫瑰会到他的星球,就像他还是要回去。这一切都是必然的,是注定的,就像是行星运行于既定轨道是早就计算好的结果。这里也有体现因此还是大概讲一下,大家不要受我邪教的影响不要和我谈心拒绝说教(。)
……嗯出于我一滴吹的本质还是给大家推荐一下这首曲子的伴奏版。一滴的叙事能力很强,钢琴非常棒,非常适合用于婚礼。姑娘们结婚的时候请务必考虑一下!!!!!(。)当时选BGM的时候,真的毫不犹豫就是这首,虽然说是在讲初恋但是歌词是完全可以套一下小王子的。这首duet让我甚至愿意相信爱情(。)大家来一起相信爱情吗(深沉。)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40)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