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月红·描眉

*随手速打,傻白甜,ooc预警

描眉

“妖仙姐姐——”
涂山红红转头,看见东方月初站在门口,端着一只小盒子,额头上晶亮亮的全都是汗。
“妖仙姐姐。”
他端着那只小盒子走进来。“这是容容姐让我给你送过来的,是新的柳条炭。”打开了看确实是几支短短的银炭条,还有一点飘忽不定的香气。东方月初把盒子放到了桌上却没走,眨了眨眼看着涂山红红。
“还有别的事吗?”
“妖仙姐姐,我想给你描一次眉。”
涂山红红看着刚同她坐着时勉强视线相平的男孩,柔和了眉间露出隐隐的笑意,点了点头。她阖上眼,听见细碎的窸窣声,然后眉上就落了一点重量。那一点划过她的一边眉,从头到尾,然后又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温柔又小心翼翼。然后是另一边,描了一下又一下。她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他望着她的脸,眼里带着认真同暖意,抿着唇角一笔一笔地描,仿佛那就是他的世界。等画完了他就放了手,眨了眨眼笑出来。
“妖仙姐姐,你真好看。”

“妖仙姐姐——”
涂山红红转头,看见门边站了一个少年,一双眼睛明亮如星子,额头上晶晶亮的全是汗。
“妖仙姐姐借我躲一躲,雅雅姐要……”
“你这个混蛋给我出来——!”
涂山雅雅已经冲了进来,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打探了一遍屋子。“姐姐,你有没有看见东方月初那个混蛋?他——”
“好了。怎么一大早起来就这么吵吵闹闹的?”涂山红红伸手过去揉了揉涂山雅雅的头,“他没来过这里。”
“哼……让我抓到他绝对要他好看!”
涂山雅雅哼了一声,又看了一遍,才气呼呼地走出去。她一踏出门东方月初就从涂山红红的背后出来,吁了一口气。
“谢谢妖仙姐姐。”
涂山红红看他一副笑盈盈的样子,没办法般拿指尖戳他额头。“说吧,又和雅雅吵架了?”
“只是开了个玩笑。”他注意到她还素着的面颊,又看见摆出来的梳妆盒。“你还没有上妆吗?”
“才刚刚起来,哪里来的时间。”涂山红红伸手去拿装着花汁的小瓶子,“整天同雅雅胡闹,都十几年了还死性不改。”她打开瓶子倒出一点樱红色的花汁,“还有别的事吗?”
“妖仙姐姐。”
东方月初收了那一脸的嬉笑,看着她莹绿色的眼瞳,拿手指慢慢划过她的眉梢。
“我想给你描一次眉。”
涂山红红抬头,看那当年还小小的孩子仿佛是转瞬就长成了现在同她一般高的少年。她笑了,阖上眼像是默许,就听见窸窸窣窣翻翻找找的声音,然后脸就被轻轻地捧起,眉尖上承了重,一点画成一横,从眉尖划到眉梢,一下又一下小心而温柔。她又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一道缝,看他抿着唇角,目光落下来是认真的意味,还带着点欲说还休的心思。她忽然就觉得那盛着一点玫瑰汁子的手很重她抬不住,只希望当下快点结束。又一会东方月初才撤了手,放下那条银炭看着她的脸,伸手蘸着涂山红红手里那一小汪玫瑰汁子拍在她面颊上,收手回来之后露出一个笑容。
“妖仙姐姐,你真好看。”
涂山红红转头去看那只装着花汁的小瓶子,不曾想被他握住了手,于是只好又抬头去看他,看他一双眼瞳明亮如星子,带着一点欲说还休的心思。她刚想说些什么他却开了口,她听着他说嘴唇一开一合却觉得自己心里咚咚咚咚像是在打鼓。
“你这么美这么好,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他低下头去吻了吻她的额头和脸颊,唇间带着星星点点的玫瑰汁子味。

第一次写狐妖小红娘相关,各种方面上……都请多多关照www
名字写起来好别扭啊这么长……以及东方月初这个人设真是太戳了给他无数好评,总觉得这种人苏起来苏力盖世(???
祝他们早日成婚(疯狂鼓掌.gif)
和我想写的还是有差距……不管了他们真好,打call打call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5)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