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非常我流非常流水账就靠水大佬的阳夜挽救了
*是一直都在秀恩爱的新葵

“我进来啦。”
葵打开新的屋门,小心翼翼探进去半个脑袋。黑色的发梢在一堆瓦楞纸箱里晃了晃,接着就是一个人从里面摇摇晃晃站起来。葵看新头上沾着的一点灰尘和他脖子上挂着的白巾就笑起来,好看的眉眼弯弯窗外是他眼瞳般晴好的流水色。他伸手捻掉新额发上那点灰尘,新眯起眼睛捂住鼻子小小地打了个喷嚏。葵又顺手帮他掸掉落在外衫肩头的浮尘,阳光里一片碎屑化作亮闪闪的金粉慢慢落下去。新任由葵摆弄,低低头打个哈欠,然后像是想起什么来一样从一边的纸箱上拿起一个厚厚的剪贴簿。
“葵,你看。找到了这种东西哦。”
葵顿了一下,歪歪头接过来。封面上歪歪扭扭写着うづきあらた*,翻开来看全是幼稚园时期的照片。葵戴着小黄帽牵着新的手,新的另一只手牵在优花手里,冲着镜头大打哈欠。优花头上落了两片花瓣,咧嘴笑着比剪刀手。新蹲在家里的院子里两只手一起揉泥巴,脸颊上也抹了一道,葵穿着干干净净的小皮鞋小腿袜和千寻在一边帮着晒弹丸。新站在小土丘上摆出大字,葵在一边拎着两个人的红书包,背景里一角是捂着嘴笑得眉眼弯弯的优花。葵抱着狗狗睡着奶金色和金毛犬的毛发几乎融为一体,新戳着葵的胳膊,千寻拿来了画着小象的毛巾被。葵眼里噙了一抹笑意一页页翻过去,在某一页停下来,俯下身去叫又埋进瓦楞纸箱堆里的新。
“新,你看这张。”
“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呢。好怀念啊。”新抬起头来靠进葵怀里看着葵指的那一张;自己头上在额角撮了两个小揪揪,一边是紫色一边是橘黄的、带着透明花瓣状挂饰的头绳,还完全无所谓一样低头拿舌尖去舐棉花糖,腮帮子上粘着一绺像芬兰来的圣诞老爷爷。新自己没忍住嗤一声笑出来,随手玩笑般打了葵一拳。
“这种东西不要让我看啊都会不好意思吧?”
“え——可是新你看很可爱对吧。”葵端着剪贴簿坐到新旁边,手指落在那张照片上新的头顶,“实际上,是找到了一些东西才想让新看看呢。”然后他伸手去探上衣的衣兜,拿出来两根发绳,“就想着大概是新小时候扎过的呢,真的有这回事。在我家里找到了哦。”
“ん……那还真是。为什么老姐的头绳会在葵家里啊?还是断了的。”新指节抵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难道说是给哭泣的女孩子留着的吗葵还真是温柔呢是王子呢——”
“停驳回。新不要老是说王子这样容易让人误会的说法啦那边给我改一下。”
葵捏着新的鼻尖嘟着嘴唇鼓起双颊假装生气又像在索吻,新哼哼着说可是葵就是王子嘛是王子哦然后出其不意探头过去啄了啄葵的嘴唇。

剪贴簿和新的瓦楞纸箱们一起搬进了月之寮,黑田趴在葵腿上嘎吱嘎吱咬胡萝卜,葵一手顺着它漂亮的黑色皮毛划拉一手翻着剪贴簿,小小的孩子们小小的皋月葵小小的卯月新。他眨了眨眼想起来那两根头绳为什么会在自己手里——大概是初夏的五月,记忆里刚刚有了虫鸣同自叶间洒落的阳光。他听见女孩子的啜泣声就循声去找,发现同班的一个女孩躲在花丛里悄悄抹眼泪,扎得好好的双角辫松散了一边。问了才知道是过分调皮的隔壁班男生拽掉了她的发绳,女孩子眼泪汪汪问葵くん有没有发绳?葵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毕竟再怎样温柔爽朗的王子殿下也不可能随身装着发圈以备女孩子的不时之需。葵搔了搔脸颊正打算说我们不然去问问老师吧,突然想起新昨天扎了优花ちゃん的发绳,就蹲下身和女孩子说稍稍等一下哦,跑出去找新发现新和一盒草莓牛奶一起练习铃鼓神技。上气不接下气的葵撑着膝盖问新,优花ちゃん的发绳还在吗?新放下草莓牛奶点点头,然后和葵一起去找那个坐在花丛里抽噎的女孩子。最后新出色地给她还原了发式,女孩子看着闪闪发光的发绳和扎好的双角辫破涕而笑。第二天女孩子红着脸蛋把发绳还到葵手里扭捏着说了谢谢,葵报以爽朗的微笑,而优花最喜欢的发绳就这样到了他的手里,总想着要还给新才行啊——但到底是因为什么忘记了呢还是出于私心不想还呢,葵把脸埋进黑田的肚皮,大兔子啃完了胡萝卜抖着耳朵午睡,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呀。为什么不还和为什么断掉了,到最后头脑也没能得出结论。
总觉得有点对不起优花姐,葵小声嘟囔,这可怎么办啊。

新回来就看见葵坐在沙发上抱着黑田睡着,春日的暖光落在他奶金色的发梢是融金般的灿意。新看见他手边摊着的剪贴簿,合起来收好,俯下身去吻了吻葵的眉间又在耳边叫人醒来。葵揉着眼睛看见新似笑非笑的脸,没睡醒的嗓音沙沙地说新欢迎回来,尾音粘在一个哈欠里像某些糕点上的糖霜。黑田也醒过来一下跳进新怀里,新摸着它的大耳朵说真乖真乖好孩子,一边问葵怎么又把这个翻出来看是想起了什么吗?葵点点头说嗯,优花姐的发绳我想起来为什么会在我这里了但忘了是怎么断掉的了。不过我又接上了哦新你看,他说着从口袋里摸出那两根发绳,透明的花瓣状挂饰随时间消逝而变得混浊,鲜亮的颜色也沧桑许多。
新眨眨眼,可是我们现在谁也用不到了呀。
哎?才不是呢新。葵眼里带着笑意,帮我一下也可以的吧?新之前那两个小辫子还是我梳的哦。

“我回来啦——”
驱打开门,后面的恋也跟着探头,公共间只有新一个人冲着黑田自说自话,大兔子嘎吱嘎吱咬着胡萝卜耳朵一动一动,新头顶上两个勉强攒起的发揪也一动一动,透明的花瓣状挂饰晃啊晃。
“噗哈——天啊超好笑啊新你怎么了啊?!”
新无视了后面完全是嘲讽的语气,抬起头来无不骄傲地说。
“是葵给我扎的哦。”

*新总全名的平假名拼法

你们水爸爸不写了,我特别绝望
我再次告白韵太太!!!!!我是您的粉我喜欢您的葵很久了!!!!!太太不嫌弃的话请让我给您当迷妹给您当文手!!!!!呜呜呜呜呜要糖要刀要清水要开车全听您吩咐!!!!您能看见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6)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