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北美双子·不过是日常而已!/阿尔弗雷德·F·琼斯部分

哭哭哭世界的Hero桑务必要理解我!!!

北美这个部分怎么写怎么不对味xxx

写到最后都出来暗恋少女的情怀是什么鬼!!!

这个残骸还迟到了好几天qaq

阿尔我对不起你!!!我这就去给你写可爱的英先生!!!【住嘴

前篇:马修·威廉姆斯部分

不过是日常而已! by:硝子

*北美双子,亲情向。分成马修部分和阿尔弗雷德部分。

*人类设定,现代背景。可能有参考他人写作手法,但很抱歉未做标明。

*第一人称叙述。马蒂和阿尔菲生日快乐!

*首发。

 

阿尔弗雷德·F·琼斯部分

 

今天的天气可真是好;阿尔弗雷德觉得现在即便是各垒都有人的情况下他也能打出完美的全垒打,因为他现在的心情就像天气一样的好,明媚灿烂。只不过全垒打今天是没戏了,训练在一个小时之前就结束了。

阿尔哼着前几天刚刚学会的口水歌在街上晃悠。空气中弥漫着热玉米花的香味,混杂着奶油的香甜,温热甜腻得就像是少女未醒的白日梦境。人来人往的街道对于他而言从来都不是嘈杂,热闹的地方一向不会被阿尔所厌恶。

阿尔弗雷德走到公寓门口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忘记了拿钥匙。准确点是带错了钥匙,谁知道为什么他们上个星期要换掉那个门锁?哦天这可真该死,管它是真主——还是安拉——还是上帝——见鬼的,反正他没带钥匙。

面对那扇坚固的包铁门和刚刚换上的新锁,阿尔觉得自己完全无计可施。午后的时光这么宝贵而美好,他可不想在这里干巴巴地站一个下午。更何况他可从不希望浪费自己的好心情;即使是世界的Hero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好心情的不是吗?

“那个样子可真是不像世界的Hero。”他嘟囔着,从衣兜里摸出手机,点开通讯栏,“这样的下午需要个人来拯救可怜的马蒂。”

阳光毫不吝啬地自天际淌下来,滴落在人家的尖顶或是平顶上,染得一片金光灿烂。那些流动的色彩又漫上他耀眼得就像是阳光的金发,一片成熟秋麦般的金黄色。

接通的电话那头,背景音静谧得近乎没有。想想这位小表哥八成是又去泡了图书馆,阿尔想。亚蒂和马蒂都喜欢泡图书馆,但是这两个人从来没有在图书馆遇见过;真是奇怪。

那句有点冗长的自我介绍阿尔一直觉得多余,没等到说完就切断了马修温和的语句,“嘿马蒂你又在图书馆呢是不是!”语气强烈得仿佛是受了阳光的感染。

听到马修说很快就回来这实在是让人感到兴奋。阿尔怀着满腔的兴奋和感激抬起了头,结果映入眼帘的是商场的巨幅宣传广告。“有什么要买的吗?今天附近的商场是半价日。”想想确实是有东西要买,今天早上变得空荡荡的咖啡罐子需要些什么把它装满。

阿尔摸了摸口袋确认自己没有拿错钱包之后走下门口的石阶,心里默念着那么几样必须要去商场买来的东西。

那么,有枫糖浆的话,也买一点吧。想想好像是有几天没见过马蒂的糖浆罐子了,阿尔想。

******

    嘿,你好。我是阿尔弗雷德,叫我阿尔就好。

我想人的一生中一定是总要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比如刚才Hero发现自己居然又一次带错了钥匙,再比如上个周末亚蒂答应的告白。哦你问亚蒂是谁?现在已经是Hero的男朋友了哦。再比如说亚蒂和马蒂都有那么一个我不怎么接受的习惯就是泡图书馆,第一次知道的时候可是好好地惊讶了一番耶。

马蒂是我的表哥,但是这真是个不愿意让人承认的关系——他可是不过比我大了三天哦?虽然这已经是既定事实了。从变大一些之后我就没有再叫过他哥哥,好在马蒂从来不介意,这真好。

我们长得实在是像,不知道的人都喜欢问我们到底是不是双胞胎。哦别开玩笑了,你见过那种不同国籍的双胞胎吗?别惊讶,我们的国籍的确是不一样的,虽然妈妈们是亲姐妹;马蒂可是个地地道道的加/拿/大人哦。至于世界的Hero?那当然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哦,愿上帝保佑星条旗永不落,哟吼。

马蒂的眼睛是浅色三色堇花瓣边缘那种温和的浅紫色,温柔得像是融化了一冬雪水的春光。哦别误会,这可是名副其实的赞美。真是奇怪,我们的性格实在相差太大,但总在一些地方莫名地重合相叠,相似度让人惊讶到了和我们外貌一致的地步上。我们身高相近、年龄相仿,不如说在外表上不一样的地方就只剩下了那对眼睛。

虽然说明明是哥哥,马蒂却是天生一副好脾气,这么多年来我几乎就没见过他生气,总是淡淡地微笑着,浅紫色的眼睛在椭圆形的镜片后掠过温和柔暖的温光。一般说来哥哥都是要更外向的一个吧?马蒂可不是,他看到陌生人甚至会脸红,本来就小的声音变得更加飘忽不定;上次见到那个法/国大叔的时候不就是这个样子,喏。

我大跨步地走到街道交叉处,人行道对面的指示灯正是示意止步的鲜红。街对面的大人轻轻地牵着那些孩子的手,像是在教给他们什么。大些的点点头,脸上是似懂非懂的表情;小点的一脸的懵懂,咿咿呀呀地伸着软糯的手指漫无目的地指向某个方向。

曾经马蒂和我也是有那样的时候,每当安美姨母让我们去买些什么的时候总要嘱咐一番,其实无非是注意行人之类的问题。我总是草草带过应付了之,马蒂却每次都认认真真从头听到尾,最后才拿过那点跑腿钱,拉着我出大门。出门之前还不忘仔细地抚平衣服上的褶皱,这才开门出去。

其实我们只是去南希小姐的杂货铺,妈妈也经常去的那间小店。路上要经过两个红绿灯,马蒂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不过说不定什么时候马蒂回头我就不见了,毕竟能够吸引人注意力的东西太多了;马蒂总会把我拽回路上,看着色彩不定的指示灯。马路都是马蒂拉着我过的,

  •  真的对不起阿尔。

  • 看看就好。

  • 没有后续,没有没有没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6)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