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味觉音痴·深谷(1)

我写了可久结果还是这么一个鬼玩意我就先扔下xxxx
别大意大声说意见啊!!!
我文风一定是日了狗了丢了(有过文风吗要点脸你)


*味音痴only。非国设,跨越种族的架空设定。

*一时的灵感(来源应该是桑竹君未完成的短漫,没有要授权)。独立日米诞贺文补档。 微微有点童话风的味道在里面。

*可能有参考他人文章处、但很抱歉并未做标明。个别部分会参考欧洲的童话和传说。多方参考有。会依照故事略微修改人物设定。

*首发。

深谷 

 

那是一个很偏僻的山谷。阿尔弗雷德已经不记得他第一次听到镇子里的老人说那个山谷的传说是什么时候;这个山脚下的镇子里从来都不缺关于村镇周围的传说,当然也包括了那个不远的山谷。

谷的年龄很大了,没人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这么一座山谷,即便是爷爷的爷爷也不知道;大概只有这座山才会知道吧。

谷和别的山谷一样,有个人们起的名字。他们叫它妖精谷。原因很简单,很多人都说他们在里面见到过妖精。就连被代代相传的传说故事里面,都全是妖精的身影。那些妖精被描绘成一副可怕模样:异色的皮肤、尖利的牙齿、向上竖起的尖耳;散发着光芒的眼睛和妖里妖气的声音……总是会吓到小孩子。

阿尔弗雷德总是那个没有被吓倒的,往往是对这些传说故事一笑了之。比起这个果然还是更希望听到些别的故事;比如说那些英雄被传唱下来的史诗,那个听起来可真棒!英雄的事迹才是让人百听不厌的呢。

琼斯一家住在远离热闹地带的镇中心的小镇边缘,每逢遇到市集或者是重大节日他们才会穿上最好的衣服去找住在中心区的威廉姆斯一家做个短客。琼斯先生是镇子里出名的猎手,而琼斯夫人是远近闻名的好裁缝。老琼斯总是说自己的儿子是个弱气包;他可是从来没有打中过任何一个猎物!他端着猎枪的手在指着野兔的时候都会发抖。

“这孩子将来一定当不了一个优秀的猎手。”老琼斯透过窗子,看着强壮得就像是小牛犊一样的阿尔弗雷德轻松地翻身跳过那根横亘在小路上的粗壮圆木,渐渐消失在繁密的林间,长长地叹了口气。琼斯夫人倒是看得很开,坐在她的大安乐椅里绣着花边,连声音都轻快:“阿尔菲自有他的打算,我亲爱的。”

虽然阿尔弗雷德就这样被父亲盖上了“不优秀猎人”的烙印,但是此时此刻他所思考的并不是如何去那个传说中满是妖精的谷里捕获一只猎物来证明自己能够是个好猎人,而是想起了那些传说中别无例外都出现了的那个湖。

所有的传说无一例外地都在其中描绘了一个画面:那个山谷的森林正中心有一座美丽无比的湖泊,湖水清澈得就像是雨后的晴空,澄净得就像是上好的宝石。湖的四周尽是高大粗壮的古树,伸向天空的枝桠和从地底钻出的树根参差交错,而阳光就从那些枝桠的缝隙间倾泻而出,照映得湖面镜子般闪闪发亮。守护着整座山谷的精灵就住在湖边,所有的生灵都听从他的指令和安排。他就是这座山谷的化身,就是它的王。

“那位伟大的王若是愿意,那么那座山谷必将是铜墙铁壁。”每每谈及到那个统管了山谷的精灵,老人们都会这样说。“他若是愿意的话,把这个村镇全灭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

“那么,王的名字是什么呢?”坐在最后面的阿尔弗雷德这时候突然地问,“即使是一位王,也会有名字的吧?”

“没人知道这个。”老人想了想,摇了摇头。他把烟斗重新叼进嘴里,享受地眯起双眼,惬意看着浅蓝色的烟雾缓缓升空,“从来都没有人知道那位王的名字,从来没有。”他歪歪身子,睁开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想要知道的话亲自去问问那位住在湖边的王吧,小伙子。不过,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年轻人能一路深入到妖精谷的中心,至于和那个湖有关的部分都是一直代代流传下来的,谁知道是真是假。”

我一定会是第一个去到那湖畔的人。阿尔弗雷德想着,用手拨开拦着细密小径的藤蔓和垂下的枝桠。路很长,两边长满的尽是野草,藤萝肆无忌惮地纵横生长,看来是很长的时间都没有人走过了。幽寂的小路弯弯曲曲一直延伸进密林的深处,最后消失不见。

啊啊,那位强大而又神秘的精灵殿下啊,会是个怎样的王呢?阿尔弗雷德想到这里不禁嘴角上扬,脚下的步伐加快。那片湖畔可是从来没有人到达过的禁地,也从来没有人见过那位居住湖畔的伟大的王啊!

有些故事里,那位王被描绘成一位美丽的女性,金色的卷曲长发及腰,智慧的眸子里似有星辰闪耀;身着细腻洁白如夜来香花瓣般的长裙,手里拿着象征地位的长长法杖,周身散发着曼妙的香气;有些传说里,那位王被叙述成一位有为的青年,银白色的短发利落英气,灿烂的眼瞳像是填满了山川湖海;肩上披着长长的黑褐色披风,永远如新的铠甲打磨得闪闪发亮,腰间佩戴着镶嵌珍贵宝石的长剑……谁都有自己的猜想和臆测,而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

王是住在专门修建的宫殿里、还是以地为床,以天为被呢?是美丽的女王、还是有为的大帝呢?猜想实在太多太多,阿尔弗雷德心里的问题一股脑潮水般涌上来,又像泡沫一样纷纷破碎。

管它的,先让我看看那连任何语言的形容都显得贫瘠的湖泊吧!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意外地一路上都没有怎么遇到阻拦,除了那些无边蔓延如同小路一样的藤蔓和过长的枝桠。阿尔弗雷德慢慢地开始觉得无趣,两边的风景除了稍或稀疏稍或密集的树林之外实在是没有什么变化。那条路就像是无穷无尽的诅咒,只会无限度地延长。

终于累了的阿尔弗雷德干脆停下脚步,一屁股原地坐下来,仔细地打量起四周。多年的无人看管让这片树林早已经变成了植物的天堂,茂盛的野花杂草和脱出土壤的部分树根都在说着这片土地的古老。

“奇怪了,一路上什么都没有遇到;别说是妖精了,连兔子都没看见一只。”连放弃的心都有了的阿尔弗雷德站起来拍拍裤子,“不过这个时候要是像童话里面爱丽丝所遭遇的一样,跑过一只拿着怀表、穿着正装的兔子的话那可是更奇怪……”

草丛突然动了动,然后是个细小的声音:“我要迟到啦!我要迟到啦!” 接着一个明显是打扮了一番、不足七个苹果摞在一起高的兔耳小人就钻了出来,完全忽略了一边阿尔弗雷德的存在,又一头扎进另一边的野花中,一直朝着森林中部偏西的位置跑去了。“哦上帝,禁卫军首领的生日宴会我怎么能够迟到!” 

“如果刚才这个小家伙就是他们口中的‘妖精’,那未免也和传说中的差得太远了点……”阿尔弗雷德好奇地看着那个像是兔子的小人一路消失在繁密的草丛里,有些惊讶。“不过既然已经见到了这么奇怪的东西,那么距离中央的领域应该也不会太远。”

“玛姬挎着盛满她父亲食物的篮子,蹦蹦跳跳地走在长又曲的小径上。突然,她瞪大眼睛,停下了脚步——天哪,那边闪闪发光的是什么?母亲可没有告诉过她,在这妖精谷中竟然有如此美丽的湖!”

一直向前就好,向前、向前、向前。

阿尔弗雷德不知第多少次拂开面前垂下的藤萝。前面的树林突然就愈加的繁密,树龄也是明显大于外围的树——看看它们是多么粗壮!仿佛是无数个彪形大汉团团坐,肩并肩地烤着篝火。

“‘那位伟大的王若是愿意,那么那座山谷必将是铜墙铁壁。’”故事里的结尾突然就这么跳入脑海,阿尔弗雷德轻轻地念着,“若说主城的城墙大概也不过是如此吧。”

“湖的周围尽是粗壮得十多个壮汉还不一定足以环抱过来的古树,枝桠舒展得仿佛是要去抚摸天空中最远的那朵云彩。阳光自稀疏的缝隙间渗透而下,照得本应是黑夜般阴森的密林湖畔一片光亮,明朗若白昼。”

阿尔弗雷德轻巧地越过盘虬般纠结在一处的树根,透过那点细微的缝隙,他看到了有些什么正在那边闪闪发光。一定是传说中的湖水了,那定是它粼粼波光荡漾起伏的样子。正在他打算迈出下一步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细小的摩擦声。自然地转头,阿尔弗雷德看到一支磨得锐利的箭正直直地指着自己的鼻梁,金属制成的箭头在日光下闪烁着危险的光。

“别动。”

是个清清亮亮的少年音,带着一股子傲气。略长的头发是细沙般的浅金色,晶莹的眼眸闪烁着祖母绿一样苍翠的光泽;而苍白的透明肤色和不似人类的圆润尖耳则明显地昭示了他的种族。

“人类的孩子,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可不是属于你们的土地!”

“你是精灵?”阿尔弗雷德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看着眼前这个比他自己高出了整整一个头的家伙,他感到有点惊讶。“村里的老人可没和我说过除了妖精和精灵王之外这个山谷里还有第二位精灵啊?”

精灵听到这里,本来就皱起的眉毛又往下压了压——这时阿尔弗雷德才发现这位精灵的眉毛也粗得不像是人类——他拉紧了手里的弓弦,“谁和你说的那些关于妖精和精灵王的事?”

“村里的老人,”阿尔弗雷德说。“他们的故事里说‘守护着妖精谷的精灵就住在湖边,所有的生灵都听从他的指令和安排’‘人们总是遇到妖精’这样的。”

“还有,我想见见那位王。”阿尔弗雷德仰着头,直直地看着精灵的眼睛,语气里满是无比的天真和真诚,“也想看看那座被描述得美丽无比的湖。”

“胆子倒还不小。”精灵收起弓箭,双手抱胸,有些好笑地看着小小的阿尔弗雷德,“人类起的名字也真是种污蔑。回去告诉你们村镇里的人,这里是森谷,不是妖精谷。不要用那种难听的名字来称呼我们的山谷。”古老的发音里尽是对一方水土自得的傲气。

“我会的。”阿尔弗雷德看向精灵的目光里染上请求,“因为每个人所说的王都不一样,我想知道真正的王是什么样的。你能带我去见见那位王吗?”

“如果你说的是‘守护着整座山谷的精灵’的话,”精灵突然就笑了,森林般的眼眸里染上温厚笑意。“我就是。”

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的内心在尖叫;不,这一定是这位小精灵跟他开的玩笑。那些传说中的王无论是哪一个都不应该是这样!什么样的王不都是坐在闪闪发亮的宝座上、身着华美的长袍吗?哪位王会像这样,还要自己带着弓箭外出,就像是个外围警卫一样?更何况他居然有粗成这样的眉毛!

“虽然我还没有成年,但那也不过是两三年之后的事情了。”精灵看起来像是往着错误的方向上理解了阿尔弗雷德的惊讶,“即使是这样我也已经是有一千多岁的呢。”

“一千多岁?”阿尔弗雷德只觉得自己受到的惊吓不小,“精灵原来可以活得那么久的吗?而且你看起来可没有那么大。”

“哦你这小家伙。”精灵又皱了皱那对粗得有些惊人的眉毛,“没有人告诉过你吗?我们是长生不老的种族。即使是最差劲的也可以活足足一万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一千多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在那么长的时间里不会感觉很孤独吗?”阿尔弗雷德突然就问了这样的问题。“无论是谁都会的吧?”

“够了,小家伙。”精灵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温和得多了;“我和这座山谷同生,当这座森林出现了第一棵树的时候我就已经存在了。刚开始或许有点,但是现在可是有很多很多的生命在这里扎下了根啊。”

“听到了吗?是风的声音。”

风柔柔地拂过来,吹动了巨树满冠的叶片。精灵的金发被阳光所渲染,恍若是一片流动的浮金。

“你真的是这座山谷的王吗?”阿尔弗雷德看着精灵柔软的金发在风中轻轻拂动,最后一次地问,眼底似有星光闪耀。“真的是那位伟大的王吗?”

“伟大的不是我,而是这座山谷。”他答非所问,微微柔和了嘴角,转头看向湖泊的方向。“大家都很努力地保护着这里,我并没有什么被称之为‘伟大’的理由。”

“若要说一定是‘伟大’,我想那必是所有一起努力至今的大家的功劳。”

阿尔弗雷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什么?”

—To Be Continue—

我觉得除了ooc就没别的了

先生听到阿尔讲那些故事的时候一定会炸到飞起

我是后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18)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