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花夫妇·雏菊花(1)

 @微笑的朝陽 点梗。

我对不起你啊笑阳姬qaqqqqqqqqqqqqqqqqq

第一次写独伊别大意吐槽我啊啊啊啊啊!

 


 *CP花夫妇,双向单箭头。其他CP有。架空扑克设定。

*在某些地方沿用了我自己的架空世界观设定。详见原文。设定戳我

*可能有参考他人手法等、但很抱歉并未标出。

*首发。

雏菊花  by:硝子

 

        今天的撲克世界、也是一如既往地和平安寧。

        紅心國是一個被夾雜在梅花和方塊兩個國/家之間的一個不算大也算不上是小的國/家。這裏氣候溫和,夏季乾燥、冬季濕潤的特殊氣候造就了這個地區的特色農業。他們擁有著這個世界上最大最好的花田和最多的鮮花種類,也同樣擁有著龐大的藝術家群體還有最嚴謹的法/律。

若說梅花所保存的是力量,方塊所保存的是勇氣,黑桃所保存的是智慧,那麼毫無疑問地,紅心所保存的一定是這世界上最美好的情感:愛。

誰都知道,紅心國的國王路德維希是祖籍德/意/志區的嚴肅認真的人,是再適合當國王不過的人選。而皇后本田菊雖是從東方的日/本區遠渡重洋而來的,卻也同樣是個認真負責的人,再穩重不過。

雖然說同樣是紅心國的皇室成員,但作為騎士的費裏西安諾則是完全不同的性格。和其他三個國家的騎士不同的是,他並不是個那麼冷靜善戰的人;比起戰爭,他更擅長的倒是藝術和烹飪。較之其餘三人,他要更為溫和且容易親近,就像是他們國土的氣候一般怡人。栗色的柔軟短髮、貝殼樣乾淨的皮膚,金桔色的眼睛總是和嘴角一起彎起好看的柔和弧度。沒人知道為什麼他總能保持笑容;好像天塌下來這位皇家騎士也不會有多擔心,仍然會和平時一樣晃晃悠悠地、用溫潤的聲音哼著不成調的小曲,抱著可愛的貓咪在街上溜達,笑吟吟地和每一位小姐夫人打個招呼。

黑桃國皇后的玫瑰園享有盛譽,一樣有名的還有這位騎士一手培育起來的雛菊園。不一樣的是,那位小皇后偏愛的僅僅是深藍如同那位國王眼眸色的玫瑰;而這位騎士則在屬於他的花園裏種滿了各種各樣的雛菊,每每開花時節便是漫山遍野的燦爛。清淡的香氣匯在一處,編織出安靜而富有希望的氣氛。若是有哪位小姐就此路過,像他討要一枝正開得嬌美的雛菊的話,他定會慷慨大方地剪下院中最最美麗的花朵,看著她笑起來的面頰也跟著輕笑,並贈予她以真摯的祝福。

費裏西安諾一直是個惹人喜歡的小夥子,尤其是女孩子。皇室的國王、皇后和騎士不過是職位,他們都擁有著自主選擇婚嫁的權利——至於紅心國的這三位皇室牌卻是驚人地統一,連戀人都沒有。嚴肅果決的路德維希和穩重認真的本田菊在外人看來多少有些讓人無法接近,因此大部分的貴族都把希望寄託於這位擅長討女孩歡心的騎士身上。奇怪的是他卻一直以各種理由推脫,但即便是這樣,前來登門造訪的人仍是絡繹不絕。

而此刻,這位總無憂無慮般的騎士卻不知為何收斂了臉上長久洋溢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擔憂的表情。費裏西安諾稍稍攥緊了手裏那幾枝雛菊——沒事的,這不過是個傳說罷了;這不過是一種心理暗示的方式而已。不過這樣的自我安慰並沒有讓他心安,心臟仍在胸腔中劇烈地鼓動著,——哦為什麼它不能像是平時一般安靜些呢?這弄得他呼吸有些急促。

他的身邊早已經散落了一地的雛菊花瓣和被剝光了花瓣的花梗。這究竟是第多少次這樣做了?費裏西安諾不知道。如果真的可以憑藉這樣的方法來預測……不過,路德維希又是怎麼想的呢?費裏西安諾覺得自己仍然是不知道的。

本是同樣的雛菊、同樣的方法,但是到了最後總是不一樣的結果。他不記得多少次的回答是“愛我”,又有多少次的結果是“不愛我”。只知道無論是哪個答案,都無法使他感到滿意;任性地想著下次得到再一次的肯定,或是不滿足於一個否定的答案而又重新來過。

其實這不過是由花瓣多少決定的傻事,誰都知道,就像是這個世界有四個國家一樣的家喻戶曉。連小孩子都開始不再青睞的占卜方式卻這樣被一個堂堂正正的皇室騎士悄悄地重複了無數次又無數次,連費裏西安諾都開始覺得自己像個傻瓜。

手裏僅存的幾枝雛菊都已經微微有些蔫軟。失去了水分和土壤的話、再美麗的花朵也是無法存活的;費裏西安諾自然是明白這一點的。同樣,戀愛的心情也是這般,即便是種下了名為愛慕的種子,若是沒有名為時間的土壤承載、喚作耐心的水來滋潤、稱為感情的日光照耀,無論本應開出多麼美麗花朵的種子都將會永遠地沉眠地底,甚至是死亡。

那麼、那位名為路德維希的王,又是怎麼想的呢?

啊,天上的父啊,但願你能夠聽見我的祈求:我希望知道一個答案。

費裏西安諾從手裏那最後的幾枝裏抽出了一朵白色的小花——那朵花的花瓣邊緣暈染著似有若無的湛藍色,像極了紅心國晴朗時的天空。那顏色總容易讓他想起路德維希的眼睛:漂亮的冰藍色,不帶個人感情的沉著和冷寂,少見情感的波動。

愛我、不愛我;愛我、不愛我。他顫抖著雙手,小心翼翼地剝下一片又一片的花瓣,連默念著的聲音都滿是哽咽。

費裏西安諾看著最後一片從指間滑落的細長花瓣發了愣,就連是什麼時候連光禿禿的花梗也離了手都不知道,更沒有發覺在眼眶中不斷打轉的澄澈液體。

愛我。

路德維希他是愛我的。

會是這樣嗎?

天父是不會騙人的,他自然知道。

“感謝上帝。”費裏西安諾抬起頭看著天空;今天的天氣很好,天空是明朗的湛藍色,那種總能讓他想起路德維希那雙冰藍色雙眼的顏色。淚水溢出了柑色的雙眼,順著他好看的臉頰悄然滑落,滴在深褐色的土壤上又很快地乾涸,就像是從來都不曾存在過一樣。

—To Be Continue—

  • 有ooc的话一定和我说啊啊啊啊啊啊!_(X3」∠)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2)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