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花夫妇·雏菊花(2)

首先说一下……俺要出去了。去海边xxx时间大概是一周左右。这段时间肯定是断网的,都说断网是第一生产力嘛xxx

等着米英的小伙伴抱歉了!【谁等着啊

这次的更新有点仓促……质量我觉得是跟不上啊orz笑阳姬的点梗! @微笑的朝陽 

前篇

*CP花夫妇,双向单箭头。其他CP有。架空扑克设定。

*在某些地方沿用了我自己的架空世界观设定。详见原文。

*可能有参考他人手法等、但很抱歉并未标出。在一些部分引用了安房直子的童话。

*首发。

 

“但是,接下來我又應該怎麼做呢?”費裏西安諾看著手裏僅存的幾枝小花,像是在問它們,也像是在問自己。“接下來我又應該怎麼做呢?”

他聽見風輕輕地從耳邊拂過,似乎還帶著細碎的耳語:染染你的手指吧,再把它們搭成一扇窗戶。所有的雛菊花在那一刻似乎都是鮮活的,她們輕輕地晃動著,吟詩般輕輕地唱著:“染染你的手指吧,再把它們搭成一扇窗戶。”

他將信將疑地把拇指和食指搭起,——他看到了什麼?透過那扇窗,本應看到的是燦爛的雛菊,然而並不是;那個人影對於費裏西安諾而言再熟悉不過。

“路德!”

聲音是十足的歡欣。但那又如何?那不過是個影子。

“染染你的手指吧,再把它們搭成一扇窗戶。”

雛菊們仍然吟唱般喃喃,隨風晃動著嬌小的身體。仿佛是下定了什麼決心般,費裏西安諾從地上站起來。取代了本來憂慮表情的是堅毅的神色,這讓這位騎士本來線條柔和的臉龐稍稍看起來像是有些硬朗。

“請賦予我勇氣吧。”

聲音仍然細小得如同耳語,頃刻便隨風而逝。

*** ***

路德維希覺得今天自己很不在狀態。他盯著面前待處理的檔,看著上面的文字一個個化成黑豆,再在眼前模糊不見。是因為什麼?是因為今天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個上午,但那位總喜歡纏著他的騎士卻沒有在他面前出現哪怕是一小面嗎?

不不不。路德維希在心裏以極快的速度冷靜否決了自己的提案。

費裏西安諾不給他找麻煩那簡直就是他一向不敢去想的事情;這位小騎士不知道為什麼總喜歡纏著他不放,哪怕他自己身上也壓著各種各樣的事情。他總會用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來替代那些重要得不得了的事件,比如本應該帶著禁衛隊在皇城周圍巡邏的時候卻躲在巡邏崗位上喝著新季節下來的咖啡;本應該在監督士兵操練時卻抱著情報司長官海格力斯飼養的貓咪,兩個人坐在城牆上談論著關於肉球的問題;本應該去檔案室記錄近期軍力情況時卻跑去了城外的小餐館,為的是吃一盤正宗的意/大/利面。

這麼一個頭疼的小尾巴今天卻突然銷聲匿跡;這讓路德維希有些不習慣。費裏西安諾就像是那朵開在路德維希花園裏的一朵雛菊:沒人知道它是什麼時候悄然潛入又是什麼時候紮根於此的,只是某天不經意的目光讓人發覺那是一株已經綻開了不知名花朵的植物;哪天又不為人知地消失,就像是本來完整的花園突然就缺失了什麼似的——雖說它本來就是外來者,是侵入者。

費裏西安諾會在哪里?路德維希抬頭看了看桌上滴答作響的小座鐘。時間是上午十一時半。

是快要吃午餐的時間。費裏西安諾一向不會錯過每天中午廚房為他特製的意/大/利面;自從路德維希發現僅僅需要一盤意/大/利面和一杯味道柔暖的咖啡就能收買下小騎士的自由時,他就讓廚師去了那家小餐館學來了手藝。當然這一切都是背著大部分人和費裏西安諾做的,當費裏西安諾聽說從今往後的中午都能吃到最最喜歡的意/大/利面的時候興奮得似乎想要雀躍起舞——他一向是擅長這些的。

“謝謝你,路德!”費裏西安諾撲上來,完全忽視了同樣在房間內的侍從和用長袖掩了嘴偷笑的皇后,親密地攬上路德維希的胳臂。哦這應該是費裏西安諾的優點之一:他從來都不擅長隱瞞些什麼,情感總好似泉水般自然而然地從蜜柑色的瞳眸裏流淌而出,再加上過於豐富的肢體語言,顯得他總是擁有如火般的熱情;雖然這樣說有些過分,但是對於古板的路德維希而言已經是相當的衝擊。路德維希瞬間覺得臉頰像有火焰在灼燒——不用想一定已經是晚霞般的緋色——這實在是太令人覺得困窘。而費裏西安諾清澈的眼瞳卻在用一種另外的方式表達他的欣喜和喜悅,還有不加修飾的熱愛。

剛到嘴邊的訓斥轉化成了喃喃般的輕聲,接著就是轉移到了一旁的視線;“你喜歡就好。”

費裏西安諾對此的回應是一個大大的微笑,“喜歡!最最喜歡了!”

那真是富有魔力的笑容啊;仿佛幸福就在身邊般,又像是在日光下緩緩融化的乳酪,泛著令人迷醉而柔軟的金黃。

路德維希從柔軟的扶手椅中起身,卻正好碰上皇后推門入內。本田菊的手裏抱著雪白的文件,面部表情仍是波瀾不驚。

“哦呀,路德維希陛下。”他小小地行了個禮,“這個時間,出去是打算做什麼呢?”說著,將那一遝文件放在桌上,“快要用午餐了,您要去什麼地方嗎?”

“你知道費裏西安諾在什麼地方嗎?”路德維希少見地無視了本田菊的問題,而是用另外的問題來代替了本應表意肯定的言語。聲音裏好像沾染著未命名的焦急,冷靜的神色裏少見地抹上像是熾熱的情感。

“陛下是打算去找費裏西安諾閣下?”本田菊似乎有些驚訝,微微睜大了眼睛。“啊難怪,今天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見到費裏西安諾閣下的影子呢。”他偏過頭像是在思考:“陛下去過費裏西安諾閣下的花園了嗎?現在可正是雛菊嬌美的時節。”

“感激不盡。”路德維希匆匆繞過本田菊,點了點頭算是道謝。本田菊對此只是微微一笑作為回應,看著路德維希的身影消失在通往花園的長廊上。他挽起長袖看了看那些完成的檔,笑容莫名地變得意味深長。

“陛下還真是在意費裏西安諾閣下啊。真希望這兩個人的心情是一致的。”

他收起了翻看文件的手,收斂了笑容。緩緩地走在去往餐廳的路上,本田菊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上精美的彩繪,像是在思考什麼。

“看來已經可以為這兩位準備些什麼了。禮物的話……果然還是這樣的好啊。”

得出了什麼結論般,本田菊微笑著和換班的士兵打了招呼,轉而推開了餐廳的門。

“今天的午餐是什麼呢?真是期待啊。”

—To Be Continue—

  •  因为比较仓促……所以希望大家谅解orz修改版在完结后放出,会更改成简体的√

  • 字数应该还是达到硬性要求了……orz

  • 小菊花就是助攻!是助攻!助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xxxx有ooc别大意评论砸死我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