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Hetalia·告白宣言

其实是厨要我写的这个xxx

而且我跟你们讲他们都欺负我是BG出身的说我少女心满溢

满溢你一脸!!!(´v`)

然而我真的不太擅长……尤其是亚瑟瑟我真的写不出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阿尔写了三个但是亚瑟……

还有意呆和亲分都肝不出来呜呜呜呜呜呜

现在看看全是厨的点梗啊!!!! @:D

*各种设定杂糅。均为人物×俺(读者)。有一定自己的CP观映射。

*尽力苏起来。为了满足妄想女子力而摸的糟糕产物。脑内妄想狂暴……了。即便过节也是幸福黏糊糊的单身鳖。写的时候被炸飞了(所以羞耻力高真的不是好事)。

*可能有参考他人手法等、但很抱歉均未作标明。

*首发。

告白宣言 by:硝子

 

阿尔弗雷德(黑桃国王、普通国设、魔王)

“早安。”

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微笑的脸。晨光透过稍稍拉开的窗帘缝隙悄悄溜进来,乳白色的散光在那人身后逆光成微暗的阴影,金黄色的短发泛出柔和的哑光,反衬得一双湛蓝的眼睛更加明亮。颈脖上的金属链牌折射出细小而微微刺眼的光,但这并没能遮去他瞳眸里的光彩:少了平时习以为常的透明隔层,大男孩的目光显得比以往更富有穿透力——温柔和爱意都被尽数映在如糅合了一切碧蓝的眼帘里,又被轻而易举地收进眼底,正如辰星的温光都滑落入澄澈海水般缓缓融化。

阿尔弗雷德抬手抚上未醒人的脸庞,然后细碎的吻就落在了眼角,接着是鼻尖、最后是嘴唇。温热的嘴唇上似乎带着蜂蜜味儿,拂过的皮肤都在暖暖地发热。空气里像是掺着蜜糖,每呼吸一口都是甘美的醇香。

“看着你还没睡醒的脸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消遣。”他又俯下身来,接着又是落在嘴唇上的轻吻,像是蜻蜓点过水面,又像是轻啄花蕊的蜂鸟。

“我爱你。”耳语带着潮湿的温暖钻进耳朵,引起的是耳廓的滚烫和麻麻的酥痒。

空气里飘着蜜糖味儿一定是阿尔弗雷德搞的鬼——瞧,大男孩的嘴角还带着偷吃了甜食之后稚气的得意,眼睛里闪着得逞的光芒。笑意爬上他的脸颊,就着那点变得明朗了点的日光,才看得清那一点点似有若无的玫瑰色正晕染上侧脸。

*** ***

太阳从云层后冒出圆圆的脸,就像是秋天还没来得及涂抹胭脂的苹果般,是澄暖的明黄。金色的暖光穿过擦得干干净净的窗户打在实木的餐桌上,堆砌起一层层深褐色的木纹。

手里的果酱瓶好像怎么都拧不开,盖子就像是长在上面一样严严实实地扣着。隔着透亮的玻璃,橙黄的果酱像极了冬日的火焰——舌尖已经开始回想橘皮酱的甜美,而现实是唾液又一次被吞咽下喉咙。

身后突然环过一双胳臂,从肩膀到腰间都被圈进一个温暖的怀抱。毛茸茸的脑袋埋进肩窝,微沉的分量压在双肩上,力道却控制得刚刚好。

“早饭还没有好吗?”他没睡醒一样,喉间发出低沉沙哑的疑问。脑袋又在肩窝蹭了几下,像是饿坏的孩子在祈求食物。温热的吐息尽数洒在没什么防备的锁骨上,换来的是令人松懈的轻痒。

男孩发现了难倒怀里人儿的居然是小小的果酱瓶时,先是意想不到般短暂的发愣。接着,轻笑不小心似地从唇间滑落,像是无声的调侃。收到愠怒的目光后轻笑声化成了轻咳,接着被易手的果酱瓶被轻松地打开,又被递回手里。

“看着你因为一只小小的果酱瓶而为难的样子,真的很可爱。”明朗如美/利/坚晴空的眸子直接的盯视让人没办法安下心来,脸颊滚烫的温度不禁让人思考被那样的目光是不是连空气都会被升温。

阿尔弗雷德看着面前人的表情,嘴角微微地翘了起来。轻轻地吻了吻发烫的脸颊,那双似乎是能把美/国所有晴朗和明媚都装下的眼眸里溢着笑意。

“我们什么时候能吃上早饭呢?”明明是这样说话的人却赖着一动不动,揽紧了怀里的人,舒展开了嘴角,仿佛那就是饥饿的人所需要的面包。 

*** ***

从坐落在阴暗的地狱下层的石堡的窗口向外看,所看到的天空皆是血染过般的灰红色,天际隐隐泛出的赤红像极了尚未在水中晕染开来的血丝。

掌管着整个地狱的魔王安然地坐在由无数人骨堆积而成的座椅上,冷漠地听着恶魔们对地狱大小事件的汇报。阿尔弗雷德那双巨大的蝠翼并没有收敛,而是肆然地张开,末梢还在和尖细的尾端一起轻颤:一目了然地并不在意那些重要或是不重要的情报。

恶魔们对魔王这样态度的缘由自然是心知肚明。然而巨大而漆黑的蝠翼就是无声的威压,这在以实力说话的地狱实在是再好不过的宣言。从一开始魔王冰蓝色的眼眸就没有垂怜过这几位管事一眼——阿尔弗雷德的目光所及皆在那扇最靠近高椅的窗边。窗开得很大,大得足够一只化成人形的恶魔轻松站立。

当天际出现了一个细小的黑点时,阿尔弗雷德的心思就更加明显地显现了出来;管事们也只能一个个告退,单独留下空荡荡的房间。

高筒军靴的矮跟敲上窗台的同时,高椅上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窗边——魔王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但翘起了的尾梢还是出卖了他。

等不及来者开口,更快的是魔王绵长得不像他一贯风格的吻。看着因此而面色微红、呼吸略略失调的小恶魔,魔王大人的嘴角带起一丝恶劣意味的笑容。

轻轻地将食指摁压在微张的唇上,“我想你很久了……为此所应该得到的报酬想必一定准备好了吧?”

“不接受一切反对意见喔。”

凛冽的冰蓝色眼眸里此刻却尽是融化冰川般的暖意。

亚瑟(普通国设)

清晨的早茶向来是小绅士不成文的惯例。滚沸的热水被注进绘着蔷薇的茶壶,升腾起一片温白色的水雾。被激起的红茶香味瞬间弥漫开来,填充满整个房间。

温润的晨光穿过敞开的窗户,落在干干净净的地板和窗下开得娇美的玫瑰上。亚瑟端着属于仍赖在床上不肯离开人的茶碟,轻轻放在一边的烟熏木小桌上。碧色的瞳眸里似溺着漫山遍野的绿,就是万顷的森林想必也是它的组成部分。他轻轻地笑起来,像是没办法般轻轻摇了摇头,然而那一抹噙着的溺爱还是暴露了他真实的内心。

“要起床了哦。”

被窝里的人似乎还是想要再多多依赖在柔暖的温度之中,因此对这的回应只是意味不明的长声。亚瑟伸出手去掀开裹起的被团,看着里面乱蓬蓬的头发忍不住笑出了声。

“淑女可不能顶着这样糟糕的发型出门。我的小姐,再不起床的话烤吐司会冷掉哦。”他纤长的手指缓缓梳理过柔软浓密的发丝,身上缠绕着的特殊红茶香悄然地缭绕其上。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温和的笑颜,他打理好的暖金发丝在朝光下闪着柔和的金光,面庞被镀上灿烂的明光。祖母绿色的眸子里倒映着刚醒人的模样,融着名为珍爱的感情。

亚瑟俯下身来,嘴唇不缓不急地贴上光洁的额头,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今天的英/格/兰也欢迎你的光临,亲爱的。”

伦/敦难得的晴天映得亚瑟的脸庞像有红云浮起。

  •  请你们用吐槽砸死我吧我已经羞耻死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初始文档日期是20日xxx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8)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