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味觉音痴·查理查理你在吗?

唔这是个挺久之前看到的东西啦……今天看了好多篇恶魔米于是又想起来了。本来是打算写个短篇的,由于懒癌导致现在碰个宫姬都难……所以如果不写点什么的话这个假期好像就什么都写不了了orz。于是这只是一个片段,嗯,片段。

大概设定就是魔王米×上班族英,梗来自外网的“查理查理你在吗”。可能有参考他人手法等。

*** ***

搁在实木桌上的手机毫无征兆地嗡鸣了一声。亚瑟从手边的卷宗中抬起头,发觉那不过是个网络提醒——还不是工作方面的邮件,只是个人主页上的未读提示。

“最近好像很流行这个。”发信人是亚瑟这辈子都后悔相识的弗朗西斯。内容倒并没有一如既往地不正经:那就像是个小小的把戏,像极了孩童的轮盘赌。

亚瑟看着桌面上空闲的白纸和已经削尖的铅笔,想起了最近那个总是缠绕在自己身边如同耍赖的家伙。也许有的时候他也应该和那个恶魔开个玩笑,亚瑟想着,嘴角勾起恶作剧前的细微弧度,伸出胳膊从笔筒里挑出两根长度相似的铅笔。

交叠在一起的铅笔被放置在画好了方格的纸中央,亚瑟装模作样地闭上眼睛,嘴里轻轻地,就像是吟诗一样地念。

“查理查理你在吗?”

交叠在上面的铅笔滴溜溜地转起来,仿佛有什么无形的力量推动着它让它不停地转——笔尖的指向开始不断地变化,“是”或“否”的答案迟迟不肯落定。

亚瑟的身后似乎是挂起了一阵小飓风;王耀桌上的精巧盆饰里荡漾起小小的水波,细弱的文竹也微微地晃荡。一双他人都看不见的蝠翼在亚瑟身后悄然地展开了——接着是墨黑若无星无月的短发和卷曲的双角——最后是凛冽有如冻水的冷蓝色眼眸,但那双眼眸里此时此刻却溢着能融化冰川般的笑意和暖意。尾梢是以一种欢愉的姿态翘起的,连嘴角噙着的一丝柔和此刻都没被多加掩饰。

带着手套的手环上了亚瑟白皙的颈脖,形状美好的嘴唇在耳边一开一合,细碎的耳语飘然滑落。

“你明知道答案。”

看着亚瑟脸上一闪而过的惊异,恶魔的笑容显得更加得意;像是偷尝了糖碗里细腻的砂糖,而为了舌尖上一点点的小幸福而得意扬扬的顽童。

“再呼唤一次我的名字吧。”

“阿尔弗雷德。”

没有什么迟疑地,熟稔的名字滑落嘴角。

阿尔弗雷德又笑起来——他们的嘴唇轻轻地贴合又分开,而碧绿如同倾尽万亩古林的瞳眸早已睁开,温柔若湖水的目光里也带上了盈盈的笑意。

*** ***

时间一长写东西就退步啊……(远目)。

和初始感觉想要表达的东西总有些不一样。

被说写的都是“好男人可以嫁了”……

好男人怎么了!我就喜欢这样的!温柔若水的男子多好!

咳偏题了。

虽然我的确喜欢那样的款但前提果然是不能ooc啊xx。有ooc的话请务必要告诉我!感激不尽!

感谢你的阅读XD

有评价的话、我会诚惶诚恐地回复的(喂谁会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5)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