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味觉音痴·Marry me.

 有个私设,在扑克世界人们偏爱白银胜过黄金。其实只是我喜欢银戒指而已。 之前作为新年贺发表过部分,       初发表点击这里。   

*黑桃国平行设定。完全是自己的妄想力产物。情景大概是加冕礼&结婚仪式的前一天晚上。CP相关味觉音痴。有女装成分,不喜者万望慎入。所带来的一切不良后果一概不负责任。

*结婚誓词有一定改动,私心与私设严重。

*可能有参考他人手法处、但很抱歉并未作标明。

*首发。

 Marry me.

“去睡吧,阿尔弗雷德。”

亚瑟的手指轻轻地拂过阿尔弗雷德的脸庞。时间已经不早了,刚刚钟楼里古旧的大钟已经敲响了十下。月光从云间的缝隙里倾泻而下,地面上似流淌着水银般溢着温润的轻薄银光,也一样轻轻地投在未来皇后的脸颊上。这使得他的面颊上像是镀上了银霜,映衬着微微有些温热发红的侧脸。

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像个固执的孩子一样摇了摇头,轻轻地捉去了那只在他面颊上游走的手,放在唇边亲吻。“再让我多看你几眼吧。”他笑起来,澄蓝色的眼眸在镜片后闪着温和的溺爱般的光芒。“你实在是太美了亚蒂——美得实在是让人挪不开视线。”

亚瑟似乎是因为这样情话一般的言语而别过脸去,微微地低垂了视线。“又不是不能经常看到啊……说什么傻话。”

“可是明天你就是我的皇后了啊,我还想再多看看还不是皇后的亚蒂。”

在真诚地说完这句话的同时,阿尔弗雷德感受到了亚瑟恼羞成怒的拳头轻轻地落在了自己的头顶,然后是主动迎上来的亲吻。

“真是个傻瓜。”

虽然是这样说着的亚瑟却丝毫都没有责备的意思,盈盈笑着的眼底像是铺着浅浅的水雾。“我早就是你的了,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这就是已经决定好的事实。”

“无论在未来我是不是你的皇后、你是不是我的国王,我们相爱这个事实是绝不会更改的。”阿尔弗雷德微笑着听着倚在自己怀里的人难得说出的表白一样的句子,吻了吻他光洁的额头和生着浓密金发的头顶,就像他们一如既往在每天睡前都会做的一样。

“好了,我们都去睡吧。”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有些单薄的身影在浅浅的夜雾中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转角。他也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这房间在明天就将是他们两个一起拥有的房间了。想想在明天他们就可以被正式地冠以国王和皇后的名号,可以骄傲地手挽着手宣告彼此的所有权,阿尔弗雷德就感觉心底涌起一种莫名的暖意。

加冕时用的沉重的礼服就挂在一边的架子上,阿尔弗雷德的手指在滑过衣料时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另外的一件礼服。亚瑟的礼服和这件是一样地搭配,除了是皇后应有的紫色。

那是一种沉甸甸的喜悦,是期待许久的未来终于展现在自己眼前时的欢喜。

未来的国王阿尔弗雷德在阖上眼睛之前,脑子里装得满满的还是明天他们将会在全国人民的衷心祝福下相拥而吻。

……

阿尔弗雷德站在神殿外的门口。平素庄严宏伟的神殿因为今日的仪式被装点一新,四周的高大廊柱上挂满黑桃国的标志性旗帜,蓝银色与深绀色的宽大绸带在微风中摆动着印有银色花纹的下端。他低头看着脚下的柔软地毯,被魔法清理过的地毯上黑桃的花纹显得格外清晰。

阿尔弗雷德深吸一口气,把手放到那扇紧闭的双扇大门上。戴着白手套的手在黑曜石制成的门柱上迟疑片刻——推开这扇门后他就是黑桃的王,黑桃国独一无二的王。他闭上眼睛,隐隐听见神殿里亚瑟宣誓的声音。

“亚瑟·柯克兰,你愿意做黑桃国的皇后,用你的一切来守护这个国家,直到时间主神为你加印的祝福消散的那一刻吗?”

“我愿意。”

声音平静安详不带一点犹豫。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挑起嘴角,推开那扇沉重的大门。

亚瑟半跪在神坛之前,头颅微微低垂。王耀捧着那顶沉甸甸的礼冠,上面镶嵌着的紫色宝石折射出细小的光芒。他闭着那双猫眼石般晶莹的瞳仁,睫毛在柔和的日光里轻轻地颤抖。

“我以黑桃骑士为名,为你加冕。”

沉重的王冠被沉甸甸地压上亚瑟一头灿金色的碎发。细碎的尘埃在空气里浮动,时间似能在这一刻静止。

阿尔弗雷德的矮跟敲上大理石砖,清脆的声响一步一步伴着他大步而坚定的步伐。王耀抬头看着阿尔弗雷德,弯了弯眼角。

他终于还是来到神坛面前。阿尔弗雷德仰起头,看着高高的神像。他想起多少年前,那时他还是个孩子,亚瑟也是。他记得那个时候的亚瑟还比他高着些许,说话举止都像是个哥哥。他的手指柔软细长,说话声音也轻轻柔柔,葱翠的眸子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魔法森林。两个孩子嬉嬉笑笑打打闹闹,稚嫩的声音稚嫩的嘴巴说过不知道多少次的我爱你,最后再是肩并肩唇齿相依,指尖扣着指尖,眼角唇边都带着肆意的笑。他们在神像前追逐嬉笑接吻宣誓,直到最后的这天再一次并肩站在这里,指尖撩着指尖。

“阿尔弗雷德·琼斯。”

他在王耀面前欠身,然后跪在亚瑟身边,微微地垂下头颅。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抬手去握亚瑟戴着雪白织物的指尖。亚瑟的指尖被他轻轻撩起,接着便整个手掌滑入,指缝与指缝咬合交并,十指相扣,如入水的浪花白鱼。

“你愿意做黑桃国的国王,用你的一切来守护这个国家,直到时间主神为你加印的祝福消散的那一刻吗?”

“我愿意。”

“我以黑桃骑士为名,为你加冕。”

沉重的冠冕也落上了阿尔弗雷德的头顶。与沉重的冠冕一起落下的还有责任——从此阿尔弗雷德就是黑桃的王,黑桃国的独一无二的王。亚瑟这样想着,唇角带着笑,又紧了紧握着的阿尔弗雷德的手。

“从此你们就是黑桃的王;愿我英明的主使幸福安宁永驻赐予我们的国土。”

王耀抬手拉起二人,“看着吧,这是你们的子民。”

阿尔弗雷德睁开双眼,站在神坛之下的人民已经开始鼓掌欢呼。日光自身后的镂花彩色大窗倾斜而下,四周的画像上历代的君王噙着微笑似是在祝福。他一样地使嘴角噙上微笑,转头去看身边仍十指相缠的亚瑟。

亚瑟就站在他身边,身着那身沉重而厚重的加冕礼服。肩上的披风一直拖曳至地,镶着一圈柔软华贵的水貂皮毛。同样拖曳至地的礼服是代表皇后的紫罗兰色,衣摆下端印着大朵的玫瑰。裙摆向上是缀着宝石的腰间,再是搭着柔软纱缎的肩膀。胸口上挂着黑桃挂坠,耳垂上祖母绿的耳坠闪闪发光。他森林般的眼瞳染上水色,唇瓣带着的娇嫩色泽如同雏时的玫瑰花蕾。他微微地侧头,流光抛在他浅金色柔软的头顶像极了上好绸缎所散发的光泽。

阿尔弗雷德揽过亚瑟的肩膀,嘴唇轻轻落在他的额头。“你真美,亚蒂。你真美。”他的低声在他耳边悄然滑落再一点不落地流进他的耳廓。“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皇后——无论是哪一位绝世美人都比不上此时的你,以后也不。”

亚瑟红着耳根和脸颊却只是笑。“噢阿尔弗雷德,别这样开我的玩笑。”

“我爱你。”

阿尔弗雷德又亲亲他的鼻梁,继而是脸颊。他们手牵着手走下神坛,向着欢呼的民众挥手示意,走上游行的花车。接下来他们会去往海滨的礼堂,在诸神的见证下永久地相守——直到时间都记录不下来的那天。

阿尔弗雷德的手指攥着亚瑟的指尖,头顶君王的冠冕。他期待了那样久、那样久,如今他终于可以这般光明正大地牵着他的指尖。他从此会与他并肩而行,他做他的光,他为他的影。

原来与相爱的人一起得到神的祝福是如此美好的事。阿尔弗雷德测过脸去看着亚瑟的轮廓,苍翠的眼眸高挺的鼻梁,两片薄唇连接着那个小巧高傲的下巴。他似乎是感受到注视的目光,转过头来浅浅地笑。

今天他的颧骨上带着黄昏似的红晕,眉梢染着名为喜悦的色彩。亚瑟再没像平时那般躲开他的视线,却返还一个微笑。

“你在想什么啊傻瓜。好好看着敬仰你的子民啊。”

阿尔弗雷德刚想说出的反驳被亚瑟压了回去;“别和我说想多看看我的傻话。以后的每一天每一天都可以由着你看,所以现在好好看着他们吧。或许他们只能看到你一面啊。”

阿尔弗雷德看着又转过去的亚瑟——他的耳尖泛着红色,羞赧得可爱。他笑着收回视线,向着道路两旁的人们挥手致意。有兴奋的孩子一路追着八匹大马跑着,他也一样向着那些孩子们微笑,孩子们报以灿烂的笑容。

花车最后停在礼堂前的长廊。阿尔弗雷德扶着亚瑟的手,亚瑟提起过长的裙摆走下花车,一路走进准备好的礼堂。主教站在坛上,身边站着阿尔弗雷德的兄弟马修。

他们在坛下站定,再一同迈步走上圣坛。主教威严慈祥的目光看向二人,捧起手中的经书。

“我要分别问两人同样的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很长的问题,请在听完后才回答。”

“你们彼此相遇相爱,最后决定如此,按照神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阿尔弗雷德感受到手心传来的热度。

“我愿意。”他们这样说。

马修走上前来,冲他的兄弟轻轻地笑。主教自他手里接过那一对戒指,递到他们手里。

“现在要交换戒指,作为相爱的信物。

“戒指是银的,表示你们要把自己最珍贵的爱,像最珍贵的礼物交给对方。

“白银将永不生锈、永不改变,代表你们的爱持久到永远。

“是圆的,代表毫无保留、有始无终,永不破裂。”

阿尔弗雷德轻轻托起亚瑟的左手,那枚镌刻着他名字的戒指套上他的无名指,澄蓝色的宝石在日光下闪闪发光。亚瑟一样托起阿尔弗雷德的左手,海蓝色的眼睛看向他葱茏的眼眸,瞳仁里含着笑意。亚瑟低低头,将那枚嵌着紫色宝石的戒指套上阿尔弗雷德的无名指。

阿尔弗雷德又看向亚瑟——亚瑟也抬起头来看向阿尔弗雷德。

 “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哪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根据神给予我权柄,我宣布你们为伴侣。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人们开始又一次的鼓掌欢呼。他们手指上的戒指在暖阳下闪闪发光,他们金色的发丝在日光里灼灼生辉。亚瑟望向身边的阿尔弗雷德,葱茏的古老森林一路撞进澄澈的碧海蓝天。阿尔弗雷德拥住亚瑟的腰肢,亚瑟抬手揽住阿尔弗雷德的脖颈,祖母绿里倒映着海一样天一样的瞳孔,在柔和的阳光里闪着柔和的光泽。

“我爱你。”

他们听到彼此这样说。

阿尔弗雷德看向亚瑟那双玫瑰花瓣般的薄唇,微微地弯下腰去。

人们的呼喊声此时在他们听来是那么遥远。

……

阿尔弗雷德从他的床上醒过来。日光从遥远的天边远远地漫过来,枝头的雀儿刚刚开始清晨的第一声鸣唱——时间还早,正是乳白色的清晨。

加冕的礼服就搭在手边的架子上,澄蓝色的衣角暗示着衣着者的身份。阿尔弗雷德叹息着坐起来;他仍旧记得刚才的梦里亚瑟绯红色的双颊与无名指上闪闪发亮的银戒,戒指上的蓝色宝石澄澈晶亮一如眼前人的眼眸。

那会在今天实现的,他知道。阿尔弗雷德翻身下来,仔仔细细地系上衬衫的纽扣。

阿尔弗雷德·琼斯将是黑桃的国王,而亚瑟·柯克兰将是黑桃的皇后。

“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的国就是我的国。”

“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End.—

  • 唔本来说是寒假就能写完的,然后我拖到了现在……_(:з」∠)_。

  • 所以说亚瑟的裙子只是阿尔的妄想,实际上并不是。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4)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