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りつまお·阵雨

“真~緒。”

聲控燈或許是提前亮起的緣故,在現在、當下剛剛上到一半樓梯的時候就滅了。橙黃色的光亮消失,狹小的樓梯間重新陷入黑暗。月光自前方的小窗上嵌著的因泥濘的雨水而濺滿水漬的玻璃淌入,水泥制的地面上打起淺淡的漣漪。
衣更真緒回過頭,跟在身後的朔間凜月那雙赤紅色的瞳仁在不甚明朗的昏暗光線下顯得格外明亮——簡直像是亮起的兩盞赤紅色的燈籠。鬼燈嗎?真緒搖了搖頭,似乎是想要把存在於腦內的聯想消去。這時的凜月總是像變了個人,僅僅從清醒程度上來論的話。現在這個清醒過來的凜月看起來似乎就和白日的凜月不同;究竟是哪裡不同呢?眼瞳嗎?他看著自小一起長大的幼馴染,突然發現即便是自己似乎也會有不理解他想法的時候。
他發出輕聲的歎息。歎息融化在複又響起的雨聲里,幾近消逝。
他闔上眼簾的時候感受到貼上來的溫涼的肌膚。窗外的雨還在下——八月的雨總是這樣,天說晴就晴了,而下起的雨任性又難纏,隱隱綿綿暴雨傾盆,無論如何總是淅淅瀝瀝地下,屋簷都不斷地在滴著有些渾濁的積水。兩個人在回家的路上就被不懷好意的雨水澆了兜頭,渾身濕透才想起根本就沒有帶傘,於是只好躲進就近的建築。結果這個突如其來的雨卻像是不想要停下一般任性地下到現在,間間斷斷地。躲雨的庇護換了一個又一個,直到現在天都黑下來才回到所住的街區。畢竟都是男孩子,姑且也已經和家裡說明了情況,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反而是要怎麼樣才能回去而不是擔心回家之後的訓斥。
凜月今天穿著學校的夏季制服,看起來就像個普通的高中生。反正還能拉著這個白天不願出門的傢伙出門就已經謝天謝地,真緒也並沒有去在意這個的意思,而且他自己穿著的也是夏季的制服。本來也是去學校辦理些手續,穿校服也不見得有什麼失禮、反倒不如說是適合。現在那條被雨水打濕的衣袖裹著同樣被淋濕的胳臂一點一點得寸進尺,先是指尖再是肘彎最後是臉頰。
夏季的空氣乾燥而讓人無法冷寂,下過雨后反而是安穩濕潤的氣氛,帶點安靜的沉穩,還有一點泥土被打濕的溫潤。真緒感受到那同樣是溫涼的指尖細細密密地劃過自己的臉頰,然後自眼角一直滑落到唇間。他剛剛要睜開眼睛,凜月的另一隻手就扣上他的腦後,仿佛是在暗示他不要在此刻睜開。真緒也這樣做了,睫毛輕顫像是要洩漏一個秘密。接著觸上來的是凜月的嘴唇,同手指一般的溫溫涼涼。
他們就站在那狹小的樓梯間接吻,窗外雨聲淅瀝月光朦朧,樓梯間早早亮起又早早黯淡的聲控燈也像是參與這場小小陰謀般為他們打了掩護。他們身上還在滴著水,但濕透的夏季襯衫下面年輕的身體卻一如未下過雨的夏日,溫熱而帶著無法冷靜的溫度。

*占亲吻三十题中的“3.漆黑的楼道/只有两个人的电梯厢”

Free Talk:
今天的甜味渴食又犯了就出去买甜东西喝喝,回家上楼的时候声控灯就早灭了……挺怕黑的我居然没一口气跑上去脑子里全是栗子在一片漆黑的楼道里亲毛毛……
事实证明,我真的没救了。
随手瞎写,写得很开心,我很喜欢写这些亲亲亲啵啵啵,感觉是表现彼此情感最好的方式。
以后应该不会不安分地写什么长一些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原作,毕竟学业为重。但是为了练习写作文(主要是做记叙文的练习),应该会放一些短小的即时灵感……。还请多多包容。
无论是ES还是凛绪都是第一作,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栗毛好吃,栗毛可爱,栗毛实在太可爱。
我真喜欢幼驯染这个设定啊,真好,他俩真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34)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