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沖田組·秋日

一方(清光)先天性性轉請注意。接受無能的話請不要點開或者下拉。

已是秋天。
此時的秋天早已經失去了夏日的炎熱不堪而轉為了絲絲入骨的涼意,日光卻還沒有放棄那一點熱烈的溫度,自雲層后探出的太陽還在試圖將那些註定要消散的溫度一點一點傳到人們的手心裡。天邊的晚霞色彩徐徐飄落最後降染在遠方的楓樹上,火紅熾紅的色彩像流動的織物自天際一直傳達到庭院,於是那些楓樹也一樣染上了斜陽的色彩。旁的樹也像是受到了感染,紛紛染上炫目的色彩——淺黃暖黃金黃橘黃橙黃橘紅橙紅朱紅赤紅,那些顏色看起來是那樣溫暖,而心底不由自主升起的卻是悲涼之意。
頭上別著金釵銀釵、耳垂上墜著菱形耳飾的女子向著高墻下顯得那樣矮小的那株果樹伸出手去,纖細若蔥管的手指細長白嫩,指甲上染著厚重的朱紅。她踮起踩著高齒木屐的腳,伸手摘下掛在枝頭的紅艷艷的果子。果子最後落在她繡著華美紋樣的袖里,像是發出一聲沉重的歎息。
“殿下。”
她眼裡閃過一絲狡黠,不過如同夜空中的花火般剎那即散。
站在她身後,身著淺蔥色羽織的青年輕輕地歎了口氣。
“請您不要這樣。陛下是要我好好保護您而不是為您的任性負責,還希望您能夠認清這一點。”
“如果是這樣說的話那豈不是太無趣了嗎安定。”
清光唇間銜著鮮紅的果實,回頭轉眸,對著名為安定的青年嫣然一笑。
“清光。”
安定再向前走上幾步。“我們之間的君臣之分是永遠不會磨滅的,無論陛下再怎樣喜歡你這也是……”
“父皇他要我去和親,遠嫁邊疆。”
清光抬頭看向山楂樹的枝頭。那最頂端的末梢上還掛著最後幾個成熟的果子,有些沉重的負擔讓那枝條微微傾斜。
“如果我聽從他的命令,那麼你就是我陪嫁的近身侍衛。
“即便是這樣也無所謂嗎,你的‘君臣之分’?”
清光又回頭沖著安定淺淺地笑,眼裡閃爍起之前的狡黠。
她看著安定深紺色的瞳里迴蕩起波紋,再一圈圈散開,餘下滿塘的漣漪。
“如果這真的是陛下的安排,那么大和守安定謹遵主旨、在所不辭。”
他也抬起頭來看著在那細小枝頭輕顫的果實,伸手將它摘下放進清光的掌心。“但我一定會在和親的日子到來之前請戰邊疆——
“我會為了不讓陛下做出和親的決定而征戰沙場,哪怕是奉獻出性命也在所不辭。”
安定輕輕地彎下身去,以自己的額頭輕輕地去觸清光的。
“即便我僅僅是你身邊那個護衛,我也還是自始至終地愛著你啊。”
我的殿下。

Free Talk:
算作花丸的开播贺好了!(脸呢
一个瞎涂涂,请大家放过我吧……(土下座
我们这边的山楂熟了可以吃了!!!想吃!!!→所以我写了这样的安清。
这对清光和安定ooc得我都有点没眼看……勉强算是复健吧。实际上我似乎只是想写山楂,山楂山楂山楂。山楂真好啊。安清也真好。我喜欢女子化的清光,也喜欢女子化的安定。什么时候有时间写个女子化安定呢。
这个里面的清光说的“和亲”完完全全是耍安定看安定反应,似乎没有说明白这一点……。
安定一定是巨乳吧(相比较清光而言),笑。女孩子真好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有点羞愧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安定我觉得好套路啊……
p.s.在后来看的时候,感觉清光果然是更适合樱桃哎……嗯嗯。
哇想想清光(女子)小朱唇细白牙一张口咬了一半樱桃转头嫣然一笑呜呜呜呜呜呜我就想爆炸(你醒醒)
p.s.的又p.s.后来看看觉得果然清光还是适合樱桃啊……
小朱唇细白牙轻启朱唇口衔樱桃回眸嫣然一笑的清光(女子)……真可爱真可爱真可爱(暴毙)
感觉自己的萌点真的很迷,并且迟早被安定捅死(问题发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2)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