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味觉音痴·+α

他想他终究是像玫瑰的——他生在那样引人注目的庭院,色彩热烈鲜艳像极了国王头顶上王冠的宝石,又带着那般的尖刺。
“我早应该想到的,她那可笑的伎俩后面是眷眷柔情呵。”*
他脑海里浮现出这句话。不过他的玫瑰一点也不那么柔弱,他是那般地高傲,碧绿色的瞳眸里带着与生俱来的骄傲。
他现在突然很想飞去那个大洋彼岸的国度去见他的亚瑟,他的小英/格/兰。他有着猫儿般的瞳孔和狡黠,口音轻柔好听却从来不对他说什么称赞的话。他想如果是现在出发那么到达时伦/敦一定是个少见的好天气,他一定会坐在他被玫瑰包围的庭院里尝新季的红茶,手边或许还有卡罗尔的爱丽丝。*他爱极了他,爱极了他的一切,即使是他的幻想他的古板抑或是他那心底压抑住的浪漫。他真想现在就出发,除了那件夹克之外什么都不拿,就那么出现在他眼前。他多想听听他的声音,听听他在他耳边说些什么而不是隔着大/西/洋穿过电信号。他多想看看他开门时的惊讶表情,眼瞳因带着欣喜而发亮,嘴上却尽是不合心的话语。他多想揽过他的腰把他拥在怀里,对着他说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我爱你,看着他的耳尖由白皙变成粉红,就像是朝阳初升时天际的薄樱色。然后他会亲吻他的嘴唇,如雏鸟啄食般一口又一口,最后他们会在门廊里相拥而吻,午后的阳光自落地窗涌进屋内,照得他的皮肤通透瞳眸闪亮似雪后的清晨。
他多想现在就去见他,去英/国,去英/格/兰,跨越一个大洋的距离去见他。
“我想见他。”
他在口中喃喃。
那么现在就去吧。

①[法]安东尼·圣·艾修伯里《小王子》中小王子对他玫瑰的评价,可能与原句有一定出入。
②路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系列,《爱丽丝镜中奇遇记》和《爱丽丝梦游仙境》,相比较而言大概是后者流传更为广泛。

Free Talk:
……摸鱼这事,真是控制不住自己。
阿米角度的第三人称,写得很顺,完全的灵感爆发精虫上脑产物。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7)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