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りつまお·梦

衣更真绪做了一个梦。 
他很少会做梦,也很少会在学校里睡着——这不应该怪他,学生会的文件上铅字密密麻麻,阳光充足温暖穿过玻璃窗打在他身上,温热而柔和的感觉像是盖上一床轻软蓬松的被。他觉得眼皮昏沉沉地落落落,于是他把笔搁在一边脑袋埋进肩窝。反正一会就会醒过来的,他这样想着,阖上了眼睛。 
他梦见他走在那条每天放学都要走的路上,走过自己家的门口又走过朔间家的门口。他听到细微的声音,低下头来看到门口蹲坐着的猫咪。他蹲下身去,轻轻地用指节蹭着猫咪蓬松柔软的皮毛,用指尖搔搔它的下巴。猫咪眯起眼睛轻轻地呼噜,咪呜咪呜听起来像是舒服的咪哼。 
真绪把猫咪抱起来圈在怀里,站起身来看着这一点不认生蜷在自己怀里的小家伙。它很漂亮,黑色的皮毛光亮浓密,却有着一只雪白的脚爪。他看不清猫咪眼瞳的颜色,却私自想着一定是凛月那般的色泽——不过是私心罢了。朔间家的门闭着,属于小儿子的房间拉着厚重的窗帘。 
真绪抬起头来看了看那扇阳光进不去的窗子,又看了看蜷缩成一团眯起眼来的猫咪。他笑了,点了点猫咪湿湿软软的鼻尖。 
“让那个长不大的家伙自己照顾自己一会好了。” 
真绪抱着猫咪沿着路慢慢地走,猫咪就蜷在他怀里安安稳稳地睡,呼噜呼噜地小声打鼾。他偶尔停下来看看这一点不怕生的小家伙,心底总觉得他在什么地方见过它。这怎么可能呢,附近根本没有人养猫。他摇摇头,盯着它那只雪白的前爪。猫咪像是感受到他的目光,轻轻地睁开了眼睛咪呜咪呜呼噜呼噜。他感受到了责备的意思,于是又迈步向前走。 
怎么这么像凛月。真绪低头看着脚下的方砖地,一格一格一格,圆头鞋的鞋尖踢开前面的小石子。嗜睡也是任性也是,就算是眼瞳也是。
真绪在转角处停下来。它的眼瞳是什么颜色?他不记得了。恍惚着猫咪跳到他的肩头又是身边矮墙的墙头,最后留给真绪的是毛绒绒的尾巴蹭过他面颊的感觉,温温暖暖而柔软轻柔。他抬起头看着蹲坐在墙头的猫咪,猫咪摆摆尾巴看着他,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这次真绪看清了,那只猫咪的眼瞳是赤红的色泽,水光闪耀温润而华彩。 

等到衣更真绪从学生会室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阳光消散在天际,金光收敛画笔一挥色泽化作天边的火烧云,暖红粉红金红澄黄。 
学生会室没有开灯,他看着昏暗的屋内,视线聚焦最后看见的是一双赤红色的眼瞳,盈盈带着些笑意。脸颊边有什么在蹭,软软痒痒。 
“真~绪。” 朔间凛月笑起来,手里的狗尾巴草趁机得寸进尺地往真绪的鼻尖上扫。 
“明明就只是个真~绪,还害我好找。”狗尾巴草晃晃悠悠地,真绪看着那团绿色在自己的脸上肆意横行,觉得触感像极了梦里猫咪尾巴的柔软。 
“凛月。” 
“嗯?” 
“辛苦你了。” 
凛月愣了一下。继而像是明了地笑起来。 
“没办法呀,真~绪是让老爷爷放心不下的孩子呢。” 代替了狗尾巴草拂过真绪脸颊的是凛月的嘴唇——先是眼角再是嘴角最后是唇间轻而易举的纠缠。 
他真是像极了慵懒的猫咪,嗜睡任性而不讲道理。真绪这样想着,刚睡醒的头脑昏昏沉沉什么都想不圆满,唇齿间的纠缠完全失了主动权。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朔间凛月就是这样的猫咪,成为他的饲主是他情非得已。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摸了个鱼,大概没用一个小时……
欢迎大家来群里玩呀w
是活动选题,我选的是梦,大概很明显(……)后来突发奇想写了个凛月角度,凛月角度在这里
居然有两个人猜出来是我我真的好吃惊啊ヘ(;´Д`ヘ)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68)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