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りつまお·为你许下的愿望

*三十题中的“ 11.一方在冬日里忘记围巾的场合 ”和“ 12.观测流星雨的夜晚 ”
*题目是亲吻限定
*试着用了ま~くん和りつちゃん的称呼……

为你许下的愿望

真绪和凛月坐在去向天文台的电车上。
起因无非是衣更家任性的老幺——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是今天有本年度最盛大最清晰的流星雨,而他们所在的城市正是最好的观测点之一。当然这个不能算多么任性的提案得到了衣更家的一致认同,冬日里的流星雨总有些非同寻常的浪漫意味,这和夏日的不尽相同。
凛月听说了真绪的放学后行程,没有多做什么表示。他们在天台上度过午休,冬日里的暖阳融融地照下来落在水泥的台面上。真绪身边放着刚刚用完的便当盒,凛月枕在他的腿上,手指绕着他围巾垂下的穗子,笑得有些意味不明。
“ま~くん一定不会有这么浪漫的想法。”
“我这么缺乏浪漫情怀还真是抱歉了啊。”
似乎是有些抱怨的回答。凛月只是笑着,把脸埋进真绪的衬衫。
“我跟着ま~くん一起去吧。”
吐字慢悠悠地,懒懒的声音从衣服里面闷闷地传出来。
“那你可不要添什么麻烦啊。”
真绪这样说着,手指揉上凛月柔软的发丝。或许是阳光的温度,他有点恍惚有点迷糊。看着指间散开的细密的墨色,想着如果他也能像凛月一样就好了,只管懒懒地睡过去,总有人在后面为他打点好一切。说不定是上辈子欠了他什么吧,真绪阖上眼睛,嘟嘟囔囔。
“要是真有七辈子的话,我一定连着还了下辈子的债了。”
所以等到下次就由你来照顾我吧。

真绪看着车窗外几乎落尽的夕阳,看着最后一丝金光漫下地平线。一直靠在肩头熟睡的凛月似乎有醒过来的迹象,他发出轻声的呜咽,缓缓地在座位上坐起来,抬起指节揉揉眼帘。
“我们还没有到吗?”
“还没有。你睡得可真够久啊。”
凛月又打个哈欠,眼角溢出几点水光。他抬手去抹,忽地一个寒战。
“哇好冷,ま~くん不是太阳吗怎么还是这么冷。”
“现在是晚上,就算是太阳也已经下班了。”
真绪有些好笑,看着因为寒冷嘟囔着什么的凛月。或许是他的错觉,凛月的鼻尖似乎带一点红,就像他的眼瞳。
“好了别抱怨了,我的围巾分给你一半。靠过来点啦。”
就算是很长的围巾两个人来戴还是显得有点紧张。凛月身形一斜,脸颊又软软地搭在真绪的肩头。
“ま~くん真是喜欢照顾人的孩子呢。要好好感谢我满足ま~くん的愿望啊。”
“如果你能不给我添麻烦那还真是感激不尽。”
真绪偏偏头,看着凛月生着浓密黑发的头顶,叹了口气。
“我们要下车了哦。”

天文台上没有多少人——毕竟冬日的寒冷让人怠惰。真绪抬头看着漫天星斗,地上残余的积雪未化,白银的色泽平铺开来远远地连成一片。唇间呼吸的气息被冷风摄取化成一团柔暖的雾气散开,他隔着这么一层模模糊糊的雾气看着星星对着他闪闪烁烁。
晴朗的夜晚气温总多少偏低。真绪听到凛月稍稍急促的呼吸,于是捞过他的胳膊,把那一双手笼起来。凛月的体温也同样偏低,冬天怕冷夏天惧暑,一双手总是偏凉偏冰,冬天尤甚。真绪在心底小小地叹口气,指尖划过他冻得稍稍有些发干的手背。
时间一分一秒地逼近——最后流星划过天际,星光化作光矢箭一般流去,一条两条几百条成千上万条。流星拖着一条尾巴,光点汇聚在一起就是一道光。真绪听到人群的惊呼声,接着是纷纷扰扰的许愿声。
他要许个什么愿望呢。真绪低下头,看着被笼起来的凛月的指尖。他又转头看看凛月,赤红色的眼瞳里倒映漫天柔和烂漫的星光,薄薄的水雾笼着他的鼻尖。有细风拂过,穿过他额顶的一缕碎发,飘起又落下。他的脸颊带着浅浅的玫瑰色,瞳眸轻颤唇间微张。
真绪笑起来,也一起抬起头来,眼底映着流淌的温光。
那就许个,像是能够一直这样下去的愿望吧。
就像是如今这般,以后的冬日还能彼此笼着指尖取暖。
或许有些贪心了吧。
真绪闭上眼睛,只觉得雾气暖暖在鼻尖打转。
凛月会许什么样的愿望呢。他想。
然后有什么,暖暖软软,蹭过他的侧脸。

他们站在车站等车。站牌下只剩他们两人,路灯昏暗照得他们的影子很长很长。
凛月裹着真绪一半围巾,真绪晃晃悠悠昏昏沉沉好像随时都会睡着。凛月在邮件发出后合上手机盖板,一转头扶住一个趔趄的真绪。
“ま~くん再坚持一下哦。”
真绪迷迷瞪瞪地点了点头,而他们还指尖撩着指尖,手指一根根搭住虚虚扣着。凛月干脆收紧了手,紧紧地十指相扣。他把真绪耳边垂下的碎发顺顺凑成一绺别到耳后,指腹又细细摩挲过真绪的脸颊,颧骨鼻梁嘴唇嘴角。
“ま~くん刚才许了些什么愿望呢?”有些上扬的尾音融在那样一团水雾里,打在真绪的耳边。真绪缩缩脖子,梦呓一般嘟囔。
“想要和りつちゃん,一直……”
“一直和りつちゃん在一起。”
真绪喃喃。带着吟哦似的鼻音。
是霓虹的灯光还是过冷的天气,凛月不知道为什么真绪的耳尖显得微微发红。真绪低头看着他的圆头鞋鞋尖,一点微弱的反光闪闪烁烁。
“りつちゃん只问不说的话不是太狡猾了吗。”
像是微弱的抱怨。
凛月的手指一路下滑,下唇下颌脖颈领口。最后他停了停,凑过去轻轻咬了一口真绪的嘴角,再亲亲那两片薄樱色的嘴唇,蜻蜓点水浅尝辄止。细碎连贯的亲吻自嘴角蔓延,眼角鼻尖额头侧脸。触感像极了天文台上那种柔和,一样的软暖。
“ま~くん觉得会是什么呢。”声音里带着笑,混着好听的低音传进真绪的耳朵。真绪晃晃头,“不猜。”
实打实的撒娇和不满。
凛月趴在真绪的肩头,小小声地说。
“我喜欢ま~くん。”
“所以请让他变成我的吧。”
这次真绪的耳尖几乎化成一点火光。他看着身边笑吟吟的凛月,只好把鼻尖埋进围巾。凛月偏偏头咬住那一点绯红,趁着真绪转头的瞬间吻住他的嘴唇。他们把脸埋在围巾里接吻,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但他们都知道这绝不会是最后一次。星光闪烁银河黯淡,他们还会有很多个这样晴朗的冬夜。还有那么多的夜。
他们就站在那里接吻,温柔地对彼此索求,舌尖濡湿嘴角,眼眸氤氲喘息轻浅,眼角和嘴唇都带着水汽。
他们就站在那里接吻,头顶漫天繁星。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次群里的活动是我写的题目,私心写了亲吻三十题。最想写的其实是电车那一题,不过最后因为是冬日所以选了这两题。
有错请指出就好……我日文水平停留在aiueo的阶段(打)谢谢那位提醒我栗子称呼错了的姑娘(鞠躬)
看了看我觉得我一共四篇栗毛,哪个都不是一个画风……怎么又回到画风突变期了(恍惚
其实栗在天文台就亲了一口嘿嘿嘿。
我是个结尾废……这次结尾我实在是……。果然还是要多加练习。
这篇写得不算太满意,希望以后可以写出更好的来……私心搞了搞BG常用的套路,算是利用一下自己BG文手的出身(?)下次想写写可爱的女孩子们,也想试试更偏向栗角度的写法。
清爽的少年谈恋爱,真好……(昏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65)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