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黑年中·晴空色

*我流新葵
*非原作设定

晴空色

葵帮那个拎了许多东西、红着脸颊的女孩子打开店门。黄铜的铃铛撞在门板上,铛铛地响。
“欢迎下次光临。”
他笑着说,晴空色的眼瞳藏进弯起的弧度,睫毛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闪闪发亮。
女孩子点点头,把脸埋进围巾里。

葵送走了这位晚来的顾客就坐回柜台后面,把那本扣起来的书拾起来继续看。烘焙店里的橱窗擦得干干净净,点心上缀着果干,面包的脆皮散着赭红色的温光,白色的奶油上面摁着鲜红鲜红的草莓。
现在外面在下着雪。葵细长白净的手指撩起书页,眼底却放得空落落一点没映上文字。
新他在做什么呢,他想。说不定还泡在实验室里摆弄他的酒精灯和蒸发皿,他记得他下星期有实验的考试。
他想起来之前新邀请他去实验室转了一圈,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药品气味,掺杂一点酒精的香。新站在橱柜前检查柜锁,葵就坐在新的位置上看着他。新穿着实验室里的白褂,衬得身形好看细长。他鼻梁上架着黑框的眼镜,略长了的额发打下来微微遮住他的侧脸和眼睑。葵趴在桌上,下颌搁在手背上,看着黑板上面几行寥寥的公式。那是新的字体,他想着,脑海里浮现出新站在那里,指尖捏了粉笔,一笔一划在上面写,用力用得漫不经心,酒精里那个三写得几近看不见。他想着想着看见眼前一个粉红色的包装盒,没忍住就笑了。
新,实验室里不是不让带的吗。
葵说着,戳戳那个包装盒上画着的草莓。新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头也不转,走向下一个柜门。
我又没打开。语气里带着理直气壮。
带进来也是不对的吧——他没说出口。他看着没拉上窗帘的窗子里投进车灯的光,昏黄色就照上黑板,几行寥寥的字在里面几近融化。葵眯眯眼睛,看着那点灯光又暗下去,新走过来,目光所及是他白大褂上的两颗扣子。
他坐起来,看着新把那盒草莓牛奶捞起来揣进口袋,摘了眼镜放在桌边。葵在新去换外套时试了试那副眼镜,镜片加上的度数让他视线发晕。
葵也有点近视,很浅,眼镜度数不高。人文学院更多的是哗啦啦的书页和白底黑字的印卷,不像化学科有看不完的荧屏和投影。他把眼镜摘下来放回原位,新就回来了,身上是绀色的长风衣,手里开了封的牛奶盒上插着吸管。
你这样要让所有追你的女孩子内心破裂的。葵没忍住,笑了出来,站起来替他紧紧松松垮垮的围巾。新眯起眼睛打个哈欠,由着自己发小对着他鼓捣。没事,我平时都这样,破裂的话早裂了。
那你姐姐还不要念叨你。葵最后拍拍新呢大衣的外领,和你外在形象太不符合了吧,冷面帅哥手里拿个粉红色的牛奶盒——
噗嗤。他笑出来,抬手又顺顺新的额发。太影响形象了新。
她们知道我有个男朋友。新吸一口牛奶,漫不经心。我说我男朋友比你们都好看,这种事情不要想了。
葵低低头,收了手给自己整整围巾。
不是说好了不要到处声张吗。他把脸围在围巾里,声音有点闷。
我哪有到处声张。新牵起他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带着他穿过一排排桌子往外走。就是让她们别再有什么想法。
我那么喜欢葵,葵还不许我声张。我都要委屈死了。啊啊明明在谈恋爱还要像个没事人,很委屈的葵。
新开玩笑般地抱怨,走出去关上门。他掏出口袋里的钥匙把门咔哒一声锁上,转头看看葵。
今天去吃什么?拉面?
葵点点头,低垂着眼眸,想了想,还是扯扯新的袖口。
新。
嗯?
我也……喜欢你,很喜欢那种。
葵孩子般凑在新耳边上小小声地说,仿佛害怕有人听见。暖暖的水汽一下一下打在新的耳廓上。
新没再说什么。等到葵红了脸缩回去的时候新趁机吻住他的嘴唇,舌尖撩着齿列,唇瓣上还带着草莓牛奶的甘甜。

葵啪地一声把书合上。他转头去看擦得干干净净的橱窗,橱窗上面映出他泛起赧红的脸,连着耳尖也是浅浅的粉红。
新还没有来。外面还在下着雪,纷纷扬扬。
店里暖气开得很足,葵上身就是一件白衬衫围着店里的围裙。他突然想去买一盒草莓牛奶——离这里很近就有一家便利店。他抓起一边的大衣匆匆忙忙跑出去。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新就来了,眼镜也没有摘,围巾围得松松垮垮,哈欠连天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葵把那两个粉红色的盒子藏进围裙口袋,走过去给他紧紧围巾。
“是葵啊。”新摘了眼镜揉揉眼,由着葵鼓捣他的围巾。“你出去了?”
“嗯。”
葵把大衣脱下来,开始解围裙。他们得快一点了,最近一班的电车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发,从这里到车站大概要走十五分钟。他把围裙搭到臂弯就要去里间,然后新叫住了他。
“葵。”
葵转头过去,看着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药剂瓶,里面是好看的蓝色晶体,递了过来。
葵接过那个小瓶子,又看着新。新眨眨眼,把手伸进葵的围裙口袋掏出一盒草莓牛奶。
“新?!”
姑且不说他为什么要送自己这个,他怎么发现牛奶的?葵看着新撕开吸管纸把它戳进封口孔,仿佛都能闻见那股甜腻,他又红了脸颊。
“我觉得这个,很像葵的瞳色啊。好看的晴空蓝。”
新咬住吸管,黑曜石般的瞳仁盯着葵看。
“嗯,是挺像的。”
葵觉得他都快拿不住手里的围裙,那盒牛奶在里面沉沉地坠。他干脆把它放到柜台上,眼角的余光里看见橱窗里映出自己的脸,赧红一直烧到耳尖。
新随手拿起那本被葵扣上的小说,一页一页地翻。葵看着新的手指修长好看骨节分明,撩着书页,一页一页翩翩地飞。
“新。”
“嗯?”
再不走我们就要赶不上电车了。他很想说出这句话,但话到了嘴边就变了味——
“圣诞节礼物,你想要什么?”
不,不是,他不想问这个的……
新微微睁大眼睛,不过很快就安定下来,温和了眼瞳。
“葵过来下啦。”
葵就走过去——不,不是这样,他想问的不是这个。但他已经走了过去,正对上新的眼瞳。他看着他眼瞳里映出自己的样子,于是就闭上了眼睛。
他感受到新的鼻息,继而是嘴唇。或许自己这样不擅长恋爱早在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新,更好的办法是他根本就不爱上他——但是木已成舟,既然他们还在一起或许他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他这样想着,孩子气地咬了下新的舌尖,上面带着草莓的香甜。
晴空色的小瓶子就攥在他的手心里——既然新是这样想那么就是这样的吧。晴空色的眸子闭着,好看的眼廓在灯光下打出一片柔和的阴影。
“我想要的是你一样的晴空色。”
新在他耳边喃喃。然后他们再一次地亲吻,眼角嘴角都濡湿了半边。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马上就要十六岁,奖励自己摸个新葵。
零散时间摸鱼,真是太累了……
十六岁的我生日快乐呀(´∀`)♡
第一次写月歌相关也是第一次写新葵,请多关照w
写着写着就跑远了,最后结尾相当不满意……本来只是想写“你的眼瞳像是硫酸铜的颜色”这样(葵酱那个瞳色其实没有那么深),结果这个东西根本没出多少镜太失败了……
顺带一提,新总送的不是硫酸铜晶体,是硝酸铜晶体,硫酸铜是白色至灰白色粉末,硫酸铜结晶水是蓝色x
也就是说,新总鼓捣到这么晚,就是为了给葵酱一瓶自己搞的硝酸铜晶体(嘘)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么少女感谢你们看到这里都没打死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28)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