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涉英·红玫瑰,白玫瑰

*圣诞快乐呀诸位
*和那个徐徐掉落的魔法联动,讲一讲在他们小时候的事情,顺带满足自己的妄想

红玫瑰,白玫瑰

英智从他那间宽敞的大书房里逃出来。现在他手头上的事务实在太多,成为了王储之后本来就不少的工作更是成倍增长。他从厚厚的公文上抬起头来,看着窗外明朗的天空——今天天气很好,连一丝的云都没有。他闻见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飘来的花香和泥土的味道,好心情地勾起了嘴角。
偷偷跑出去一会,没有人会发现的吧。英智听到心脏一声声在跳动,仿佛是小时候他同涉一起溜出宫殿去看马戏团的深夜表演和参加外面的庆典这般的冒险时才有的心跳。这或许也是一种冒险,他想着。
他裹上一件外套,打开门走了出去。今天难得地没什么守卫站在外面,不然他一定会被问很多问题。带点矮跟的鞋踩在长绒地毯上的感觉很好,英智想着,轻轻地哼起什么不知名的曲子,晚春里带点柔暖的温风自他的发间穿过,轻轻地揉乱了那一头浅浅的奶金色。
最后英智成功地躲过所有守卫的士兵,走进了后花园。他找到那之前他最喜欢待的凉亭,又走过列柱式的中庭。他看着那一丛茂盛的玫瑰笑起来,鲜艳炽烈的玫瑰总能让他想起涉——如今他们已经有七年没有见面了。涉总能无时无刻地带给他惊喜,只要他想,那就能随时随地变出数不清的玫瑰,鸽子一只一只从他的高筒礼帽里面飞出来,下午的红茶里面会放上他最喜欢的方糖,带来的小点心里面夹着浓醇香厚的橘皮酱。
涉的出现就像是那小点心里的橘皮酱一样让人猝不及防——现在英智想起那时候都还忍不住要哑然失笑。那天下午英智同以往一样带着自己的下午茶到花园里享用,却不想往常专属于自己的地方被别人抢了先。站在中庭台阶上的是个有着银色长发的孩子,年龄也就和自己差不多大。他带着高筒的礼帽,像是站在高高的戏台上面对许多的观众那般拖长了声调——
“请看,女士们先生们——”
他双手一挥。无数的鸽子凭空出现,自他的身边飞起,向前向后向左向右。英智瞪大了眼睛,难得地想要惊呼——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把戏,即便是那个最厉害的法师爷爷看到他也只是会对他和蔼地笑,用那些奇怪的咒语缓解自己身体上糟糕的诅咒带来的病情。那孩子似乎是发现自己身后有人,于是他回过头来。
英智用胳膊挡住脸,隔着胳膊的间隙向外看。他看见一双清澈晶亮的眼睛,仿佛是清晨带着露水的鸢尾花。白鸽自他的头顶飞过,有几只还蹭过他的肩膀。等到他把胳臂放下时才发现有两只鸽子站在了他的肩头细细地梳理起尾羽,干净蓬松的羽毛蹭着他的脸颊,暖暖痒痒。
“乔治和爱德华。”
他叫它们的名字。英智看着他们飞离了他的肩膀,落到男孩的手腕上,啄食他手里的食料。他这才想起来今天宫里来了马戏团,这个孩子大概就是那里面的魔术师。他胡思乱想着,直到男孩笑出了声才发觉自己的走神。
“王子殿下是被吓到了吗?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世界就是这样充满爱与惊喜——”
他一弯那双鸢尾色的眼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接着脱帽行了深深的鞠躬礼。
“我是魔法师日日树。”
那天涉还为他表演了很多——手绢里开出红玫瑰,白玫瑰变成鸽子,撕碎的爱司变回原样,他衣襟上的第二粒扣子消失又出现,等等等等。英智只顾着看,等到想起的时候红茶早就凉透,这时候涉又不知道从哪变出来成套的茶具组……总之这样的匪夷所思一直持续到士兵们觉得小王子出去的时间太长出来找他。等到了晚上英智被带去欣赏表演的时候,他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涉,就如同下午时对他表演的那样。他们看到彼此,相视一笑。
皇帝很喜欢这次的演出,马戏团就被留了下来。从那以后每次下午茶的时候涉都在中庭等着英智的到来,午后三点的下午茶成了两个孩子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他们十一岁那年涉被魔法师看中带走去当了学徒,从那以后他也就再没见过他。不过每年他生日时都总有一只雪白的鸽子飞至他的窗前,嘴喙间衔着娇艳新鲜的玫瑰。玫瑰有时是红的有时是白的,英智笑着将它取下,抚一抚它柔软的羽毛,然后将那朵玫瑰插进桌上的花瓶。
英智伸出手去抚摸那朵探出花丛的玫瑰,笑了起来。他记得有一次涉同他一起坐在花阴下,那时正是盛夏,他向着涉说着心里的不满——他总是被要求太早就上床,得不到母亲的晚安吻,讲故事的侍女讲着讲着就会打起瞌睡。四柱大床的床顶看久了是会腻的,他记得自己这样说。
原来王子也会有这样的烦恼吗——涉呼呼呼地笑起来。没想到是这样像个普通孩子的理由呢。那我就来为王子排除一下烦闷吧,这不正是小丑应该去做的事吗?
涉不是魔法师吗,怎么会是小丑呢。英智看着涉从花坛边缘上跳下去,低下头看着他扬起的脸。而且我本来就是孩子,这样的话像孩子也很正常的吧?
我的小陛下呀。涉又笑起来,托起英智的一只手,轻轻地吻了吻手背。
我是小丑呀,但同时也是魔法师——是世界的小丑和魔法师哦。
哎……好像涉给我的只是几万万分之一的爱呢。这样的话我不要。
魔法师的话,是属于陛下一人的不可思议世界的哦。
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涉这次大笑起来,又赶在英智生气之前停下。那双鸢尾紫的眼睛看向浅水蓝的,盈盈之中盛着温柔与爱意。
是,只属于我的小陛下。
英智把手从那朵玫瑰上收下来。他听见脚步声从花篱的那一边传过来,听那样沉重的声音可能是士兵。他正想着要怎样逃跑,就听见有人迎上去——
“你有没有看见王储陛下?”
“没有,长官。”
沉重的盔甲声远去了。英智听着这声音最后消失在远处,不禁松了口气。他转身打算走过去,去好好感谢一下这位把他从无尽公文里拯救出来的花匠,却撞上一对鸢尾色的眼睛。
“呀呀,惊讶吗我的陛下?”
他笑起来,向英智行了个有些夸张的鞠躬礼。
“我是你的日日树。”
英智本来想说些什么,但之前的那队士兵又走了回来。涉看着那些士兵,“哦呀……陛下这是从哪里逃了出来吗?”
“那你愿意和我一起逃吗?”英智笑着问,“现在你也是共犯了。”
“求之不得。”
涉拉起英智的手,另一只手揽住他的腰,轻巧地向上一跃——英智瞪大了眼睛,现在他们是在空中漂浮着了。涉把他圈在怀里,手牵着他的,身上长长的外衣同他银白色的长发一起浮起来。他低头看了看下面,现在那些雪白的列柱和来找他的士兵都在下面,而他们的影子在地上化成一个光斑。
“继续走吧,就像往常一样——对。”
涉在他耳边低低地笑了一声。英智看着他熟悉的宫殿,色彩斑斓鲜艳是他没有见过的样子。晚春的风柔柔地拂在他的脸上,带着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的花香。他满足地笑起来,仰仰头看着身后的涉。
他们脚步轻快,仿佛是在跳一曲缓慢的华尔兹。英智看着那双鸢尾色的眼瞳里倒映着自己的面孔,笑得魇足,十足地像个孩子。他转头看着涉银白色的发丝在空中浮着,同那件色调有些浮夸的外衣一起。鸽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出来,雪白的翅膀上打着灿烂的浮光。
涉带着英智落到他书房的阳台上,这时候正好是午后三点,他应该去享用下午茶的时间。他想起昨天敬人对他说过今天会有他喜欢的小点心,里面裹有橘皮酱。但他转头看向身后的涉,突然很想知道他唇舌之间带着的会是什么味道。
他也这样做了,转身吻上涉的嘴唇——
噢,是好闻的橘皮酱味道,带一点玫瑰花的香。
他满足地想。

向没有看过那篇栗毛的诸位解释一下这个设定
很多设定和剧情都来源于安徒生童话《冰雪女王》和《野天鹅》,不过不是这一篇
涉是“爱与惊喜”的魔法师,住在北/欧的拉/普/兰,每年都会用鸽子给英智送玫瑰
英智是“不可思议国度”的皇帝(在这篇里面还是王储),这个国家就类似于极乐园
红月三人都是英智他们国家的服侍直属
简单一说这个就可以了,不是太影响阅读的一些设定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是我第一次写涉英……虽然我是涉吹但是非常不敢对这对下手,虽然他们很好很好很好但是太难把握性格和语言了……写的时候这个感觉进一步加深了。涉的语言是真的很难摸索啊。
这次写这个是为了满足自己和朋友的妄想——她说“想看对小英智说‘我是属于你一人的魔法师哦☆’的小涉”,我则想写像哈尔牵着苏菲(*哈尔的移动城堡)在空中漫步的涉英。
他们真的好可爱哦……可是我 写成这个样子也是……。
这个是和那个栗毛的联动,以后可能还会写,毕竟我还想给涉涉穿裙子()
本来以为24日能写完,我太高估自己了……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圣诞节快乐✧٩(ˊωˋ*)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33)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