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りつまお·不曾说过的话

*非原作设定请注意
*轩总点的
*试着写了三个场合,可能是有点恶俗的梗

不曾说过的话

“ま~くん?”
午夜已过,墙上挂表的夜光指针早就走过了一点——现在是凛月会醒着的时间,但同样也是真绪应该在家的时间。
“……我知道了。”
真绪至今未归的原因是被同僚们拖去喝酒,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他擅长打理人际关系,又因为能力刚刚被上司提拔,再加上恰逢新年,不拉出去喝一杯简直是说不过去的事。凛月慢腾腾地从衣钩上把大衣和围巾摘下来穿好,又看了看他们所在居酒屋到公寓的距离——好极了,就是附近街区那家有名的店。他想了想,把拿起来的车钥匙又放回镜柜上,推开门走了出去。
冬日的风打在他的脸上。凛月又把脸往围巾里埋了埋,但是等到站在居酒屋门口时还是被屋里的暖气和酒味扑得眯了眯眼睛。
真绪已经窝成一团趴在桌上睡着了,而周围的一圈到处是闹哄哄的醉汉。难得还带有一丝清明的冰鹰给他挂了电话之后也已经被拖进了醉鬼们的联欢,此刻正试图阻止醉鬼们去组织三次聚会——这群人大概要闹到天明方休,他想着,这都已经是二次了,也不知道真绪已经被灌了多少——然后他试着晃了晃真绪的肩膀。
“……ま~くん?”
真绪发出意义不明的梦呓,生着漂亮的酒红色泽毛发的脑袋动了动,把那一张有着好看的猫儿般瞳孔的脸露出来。
凛月凑过去看了看这个醉鬼。一身酒味熏上他的鼻尖,这让他不禁皱了皱眉头。真绪的瞳仁已经失了聚焦,他的影像就虚虚地映在那双澄绿色的眼瞳里。等到真绪反应过来这是凛月就笑了,他又往桌上一摊,眉眼弯弯笑得像个孩子。
“りっちゃん。”
真绪小小声地唤,语气里带着疲惫欣喜和不知是醉酒还是劳累而带上的鼻音。凛月看着他眼神迷离好像又要睡过去,赶紧又晃晃他,伸了两根手指往他眼前一比。
“这是几?”
真绪又笑了,露出他的一双虎牙。他冲他回比了个三,“四。”
完了。
凛月放任真绪又睡过去——叫醒醉鬼绝对是徒劳的,现在他应该庆幸真绪是喝醉了也不会耍酒疯的类型。
真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给别人找麻烦。应该是说好还是说不好呢。凛月在心底发出叹息,看着一边劝得焦头烂额的冰鹰又往哪里打了电话。
凛月也学着他的样子趴到桌上,偏过头去看又陷入昏睡的真绪。真绪的睫毛很长又有点翘,暖黄色的灯光落下来就是一片阴影打在脸上,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轻轻地抖动。他颧骨上带着点红,唇角带点水渍似的酒迹。他睡得安安稳稳,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凛月把他垂下来的额发撩起来挂到耳边,再把另一只手里握着的清酒杯拿出来放到一边。
在冰鹰和凛月的共同努力下真绪终于离开了座位站了起来,手指蜷起揉着眼睛,像是被干扰了睡眠的孩童。凛月给他系上外衣的扣子,又围了三层围巾,最后打结系紧。他把真绪背上肩的时候晃了晃,人险些掉下去。
“抓紧了啊。”
真绪也不说什么,只是笑,呼吸暖暖热气拂在他耳尖一下一下软软的痒。他往凛月的肩窝脖颈上蹭,嘴里咕咕哝哝不知道是说些什么。
凛月背着他往回走,想起来小时候真绪跑步磕破了腿也是他一步步背了回去——那时候他们还小呢。真绪伏在他背上打着抖,眼泪在眼眶里攒了一汪转啊转的就是不往下落,呜呜嗯嗯嘤嘤地小声啜。凛月努力回想着自己摔倒时哥哥哄自己的样子,停了脚步转头去看背上的真绪。
まくん还疼吗?
……疼。真绪扁扁嘴,眼泪又打了个转。可是妈妈说男孩子要坚强,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哭。
兄ちゃん和我说,如果很痛的话摸一摸头就不疼了。凛月很严肃地说,说着还把真绪放了下来,摸了摸他的头顶,把手一拿还很夸张地喊了一声“痛痛飞飞”。真绪一下子就笑了,含了半天的泪珠儿砸到衣服上晕开两片深色。
真的不疼了?
不疼了——りっちゃん真厉害!
真绪笑得特别灿烂。
——现在想想都脸上发烧。凛月想着,把往下滑的真绪托了托。最近真绪好像有点变轻,说不定他应该试着变换一下给他带的午餐便当,监督他好好吃完。
他又想起之前真绪因为过劳而在休假的第一天发起高烧,恰逢夏日他怎么也没办法把他老老实实摁在棉被里,喂了稀粥和药之后只好把自己一起裹进被子。或许是体温偏低的缘故,真绪在拥住凛月之后就安分下来,哄劝之下闭上眼睛,药效发作就睡了过去。凛月还躺在被子里看着他睡,呼吸平稳安详,额头上带点细细密密的汗水。他给他掖一掖刚才挣开的被角,刚要起身才发现自己被环住臂膀动弹不得。
凛月把真绪放下来,掏出钥匙来开了门。他看着瘫倒在床上睡死过去的真绪,权衡了一下洗澡利弊——最后决定还是让他先这么睡过去。凛月好脾气地给他换了衣服,看着真绪在被子里面缩成一团。月光隔了窗户照了外面白银色落雪的地面又打在他酒红色的发上,被子上的阴影起起伏伏和着他轻轻浅浅的呼吸一起。凛月环了他的手腕仔细数着心跳和呼吸,发现他们一如既往地合拍——他就笑了,吻吻真绪的鼻尖再是额头。最后他抵住真绪的额头,趁着他清醒而他不自知——
“新年快乐。”
“ま~くん。”
最后的最后当然还有他们彼此明了却从没人说出过的话——
“我喜欢你。”

*应该是存在借梗……不详细说明了,表示歉意

Free Talk:
诸君,新年快乐——!祝诸君新的一年万事胜意!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个是轩总的点文,要求是“看着毛毛睡觉的栗子”,回报轩总帮我肝怪盗涉——轩总我爱她,她好啊——(嚎啕大哭)
想了挺久的吧,一直没想到要写点什么……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是三个场合xx并且还是未交往。一开始发在小号那个BG就是被毙了的初稿,拖了一个星期才出货……。
应该就是个糖,感觉写的方式和 阵雨 那篇有点相似……大家喜欢就比什么都好。
再次祝愿诸君新年快乐,万事胜意!
也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5)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