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りつまお·冬日行街

*选题是群里的活动三十题“17.结冰的路面一步三滑”
*在群内参与匿名发布猜人活动
*尝试着掰一下没有过的文风……

冬日行街

冬日的街似乎格外地长。水汽冻成湿湿的白雾,哈一口气影子都朦朦胧胧。日头从东落到西的时间变短又变长,墙上的影子变长又变短。
真绪牵着凛月的手,一步三滑地慢慢走。现在天还没完全亮起来,星光慢慢慢慢地淡出淡出,路灯里带了星光一片不均匀的斑斑驳驳的苍白。真绪仰头看着天上黯淡的天光,默默地哈出一口气来——瞬间就摄去了温度变了白雾。他低头看着影子里那一团暧昧淡了又散了,看见结冰的路面上隐隐约约地是双人的影子。
他牵了凛月的手慢慢地走。冬日里结了冰的路面难走,他们早早就出了门——不仅仅是因为步履艰难,还因为厚实的衣物把凛月和他都裹得厚实。凛月再没法像是夏日那样耍赖撒娇趴在真绪背上让他背着走,只好勾勾手胳膊缠了胳膊地走。现在天际还带着黯淡的星,真绪听见凛月在他身后喃喃,猎户座又是启明星。他眼角余光看见凛月细长泛白的指尖懒懒地抬了又落了,嗓音里带了点沙哑一下一下地和着他的指指点点。
真绪叹了口气,也抬头去看漫天黯淡了的星。猎户座他是不认识的,北斗和启明星倒是因为曾被指点而记得清楚。他也伸了手指去指,猫儿般的眼瞳里揉了温柔与星光,一下一下地点了,仿佛是波纹点水。
真绪问凛月,是这样吗对不对?凛月就笑了,带了倦怠慵懒倚到真绪背上环了他的腰肢,把脸埋进他的条纹厚围巾,闷闷地回应。
——ま~くん猜猜看呀。他故意凑在了真绪耳边唤,带点余温的水汽与雾就落在他耳垂。
真绪的围巾里带了他洗发水的香——是他妹妹选的牌子与香氛,里面带了少女的娇嗔与温软。刚刚洗过的头发蓬松又柔软,凛月捻起一绺细细地揉搓起发梢。真绪在前面不满地停了脚步,凛月你起来,这样太难走了。
凛月离了真绪,赤红色的眼瞳里映了东方冉冉升起的初阳。真绪也转头去看,凛月就借机勾了他的手缠紧,把脸埋进自己的围巾哈了一口水汽。真绪发觉手被勾住也没再多说什么,于是连着他的手放进自己的呢大衣口袋。凛月慢慢地说,
“是了,那是北斗,那是启明星。”
真绪眯了眼笑,语气里带了星星点点的得意。“我还没忘。”
凛月紧了紧他们缠在一起的手。他的手要稍微大一点,真绪带着稍高体温的手正好裹在里面。他们一步三滑地走,凛月突然就带了真绪一起原地转了一个圈——薄冰在他们的脚下破裂,发出细小的声音。
真绪跟着就转了个圈。他刚想训斥凛月是胡闹,却看见凛月带了期许地看过来。
他暗自地叹了口气,迎着新生的金光也转了个圈。凛月同他一起,脚下的薄冰发出细小的碎裂声。
他们一步三滑地走着。
日头还低,即便是相拥以华尔兹的步伐滑走,想来也是不会迟了的。
即便是一步三滑。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万事顺意!
这三十题我写了十题,非常喜欢的让大佬说可爱,想着她可能会写,选了这一题。
有些偏向意识流了,实际上是个很短短的叙事,关于冬日走在结冰的路上相信很多人都有感悟(笑)。作为北方人写了这个。
有点惊讶柯一大佬居然选了我写的题目,顺带表白一下柯一大佬。
带了一种发烧感冒的痛苦来写的。老家太欺骗人了冻到瑟瑟发抖。请大家注意身体健康啊。
浑身上下都很疼……不多说了。
再次祝福诸君新年快乐!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p.s.我居然是猜人猜中得最多的,简直震惊。更震惊的是我居然被很多人猜出来了,害怕到出人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0)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