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りつまお·梦

凛月被真绪握住了指尖,于是他只好有点跌跌撞撞地跟着真绪一起走。他感受到从指尖上传来的温热,就抬头去看那握住他手的孩子。
真绪的发色是好看的酒红色,在温润的日光下有些微微发橙,漾起一圈的波纹。平日里喜欢跑出门去的真绪肤色和凛月就有了差异,凛月的肤色总带了些无机质骨瓷般的白,而真绪就被热情的太阳附着上麦色。凛月看着那一截露出在外的脖颈,碎发落下的阴影一层层打在他衣领和那截染了麦色的脖颈上。
是谁说过的呢。凛月阖了眼去想,日光在他眼帘上映成雀跃流动的线与乐谱。真绪温热的手指裹着他温度稍低的指尖——所以究竟是谁说过的呢,手暖暖的人都不会是坏人——凛月跟在真绪后面走,满脑子胡思乱想。
是了,是了,手暖暖的人总归不会是坏人……
“喂醒醒,凛月,凛——月——”
远远的似乎有什么人在喊。凛月皱了皱眉头,扭过身去——
“凛月——!”
结果被一把捏住了鼻尖。他迫不得已睁开了眼,发现梦里那有着酒红发色的孩子就站在他眼前,肩上背着两人份的拎包。太阳在窗外没进更高的楼外面,留下满屋子的金红和夕照。
“ま~くん?”
凛月揉揉眼睛从座位上坐起来,眨了又眨才好好地把那双赤红色的眸子睁开。他感觉指尖上似乎还带着那一点薄凉了的温度,伸开手指虚虚地握了握,想了又想,突然发现自己就是想不起来那个梦境里牵了他指尖往前走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模样。真绪看他好像是睡糊涂了的样子笑出了声,抬手撩起他的额发玩笑般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
凛月也不反抗,就由着他试探,脑子里想的还是那个牵了他指尖走的孩子——是了,是了,手暖暖的总不会是坏人,但那人是谁呢?真绪似乎是带了笑意又带了点无奈地说了什么,不外乎是希望自己能试着做一个成熟点的大人,总依赖比自己小的他算什么事情。
说着说着真绪就自然地拉起他的手来,哄孩子般的语气说“好了好了我们走吧”,凛月还想着那人的模样,酒红的发色日光又予以粼粼的橙色波纹,碎发落下的阴影里带着那一截麦色的脖颈。
他跟着真绪站起来,低头看着真绪握住他的指尖。他觉出来那指尖上带着刚刚淡漠下去的那一种温热,抬头对上那双猫儿般好看清澈的双瞳,蓦然就想起来了——
“ま~くん。”
“嗯?”
他懒洋洋地笑了,或许是才睡醒的缘故嗓音里还带了沙哑。凛月眯了眯他赤红色的眼瞳,扯住真绪的指尖凑在他耳边上问——
“ま~くん,手暖暖的人总不会是坏人,对吧?”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写得自己都有点不知所以然,勉勉强强可以和之前写过的那篇同名的对应一下,这次是凛月的角度。真绪角度在这里
本来想午睡,摸了摸自己冰凉的爪子突然想起来这句话“手暖暖的人都不会是坏人”,想到这里就写了这么一些。
基本上剧情是完整的,凛月趴在教室里小眠,梦见小时候真绪拉着他出门的事。可能这个转眼就忘了是谁有点奇特了,但我的的确确是个做了梦就忘的破脑壳……
总之、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幼驯染真好啊(振臂高呼)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9)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