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せななる·sweet sweets

Attention!我是不吃泉真的(可以接受),基本上吃泉岚泉无差偏心泉岚,不适者请回避。
*甜味渴食犯病后遗症,ooc并放飞自我
*CP意味淡薄,可以当做无差来看
*剧情线跟得断断续续的国服狗,不要在乎细节

sweet sweets

泉推开摄影棚的门。
摄影棚里只有鸣上岚一个人——还有一只猫。猫咪躺在岚的腿上翻着肚皮,岚就坐在窗户下面有一页没一页地翻弄手里的书页,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猫咪柔软的皮毛上。修长好看的手指在白花花的肚皮上划拉划拉,揉过来揉过去,跟着猫咪满足的咪哼一起。
“呀,泉ちゃん。”
岚听见开门声抬起头来,弯了那双暧昧好看的鸢尾色眼瞳对着泉笑。
泉点点头算是回答,岚又低了头去看凳子一边的大开本,顺带撸了两把猫咪的肚子。泉眯了眯眼睛,看清了岚正翻到男孩在图纸上绘出鱼的模样*。
猫咪似乎是睡着了,太阳暖乎乎地照下来把它雪白的毛皮照成金色。岚看着它睡过去还蹬了下后腿,捏一捏它前爪的肉垫就放它去了。泉在长凳另一边坐下来,低头去看猫咪肉乎乎的鼻尖和一抖一抖的胡须。
“这孩子是自己窜进来的呢——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对着泉,岚突然就悠悠地说了这么一句。泉权且是当这话对自己说了,抬身去看他。岚蜜金色的发梢在午后的光影里几近融化,金黄融暖的光就落在他眼底,一双鸢尾色的眼瞳照得通透,仿佛是带了隐隐的暖意和笑了。泉张了张嘴还是没说什么,又低了头,一瞥看见岚手里花色的糖果包装纸。
泉的舌尖忽然就忆起童年的甜。午后的阳光照下来,小花猫翻着肚皮打盹,冰蓝色的眼底映上暖阳竟像是带了笑意。于是他就问了,“なるくん?”
“ん?”
岚微微歪了歪头。泉觉得自己好像听见糖块在他唇舌之间滚动的声音;“你的糖是什么味道?”
“谁知道……”岚去看手里皱巴巴的糖纸,“我随便选的呀。”
天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一定是疯了——泉这样想着,一撑身过去,吻住那双好看的嘴唇。他试探着舔开了岚的唇齿,如愿以偿地尝到他舌尖上那一点甜。恍惚着他觉得那仿佛是带着蜜色的甜,转念一想好像又不是。是什么味道呢。
他想着,放开了岚。岚还是那样的表情,笑意里带了困扰,微微地歪着头,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泉感觉到舌尖的甜,但又感觉那一点味觉在自己的口腔里淡漠,味蕾喧嚣着只想再尝一尝刚才的甜香。他压抑住那一点失控,闭了眼睛不去看那一点流淌的蜜金色与鸢尾紫的眼瞳。
“谢谢款待。”
岚只是笑,凑上来又轻轻地啃了一口泉的嘴唇。

岚在看的是绘本,《七号梦工厂》,大体剧情我记不太清了……这里是男孩到了云朵工厂为云设计形状的部分(画的都是鱼)。有兴趣可以看一下,蛮有意思的一个绘本
糖是mika给的,实际上就是水果糖……说不定是草莓味←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基本上我一犯了甜味渴食就是个废人,想吃甜……
想了想还是写了泉岚,渴望甜味的泉总
第一次写泉岚,总而言之还是请多关照了
lof还吞我稿,我要闹了←
顺带一句我是岚命 我岚真好啊(躺平望天)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说起来这天好像是猫咪日是吗(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3)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