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鬼使骨科·看牙那点事

*如果是现代社会的年轻人……关于小黑小白和小黑的门牙
*两个人年龄差在一岁左右,小黑是普通的上班族,小白是儿科医生;ooc预警
*今天去看牙看得我呲牙咧嘴,说实在的我真的没想到还有荧光黄的牙药
*饼的生贺,今年也继续加油做个黄暴的饼,上会翻的车 @小和是大家的小和 

看牙那点事

黑羽往沙发上一倒,一只胳膊搭到自己眼睛上,咧着嘴呲溜呲溜。月白也不理他,在玄关把鞋换下来,走到厨房去。
今天的黑羽一直是这个样子。月白开了水池上面的壁橱,抱下来一袋子面粉,又开了冰箱摸了两个最大的鸡蛋。等他把面和好封了保鲜膜就探个头出去看摊在客厅的黑羽,嘴还是张着,这个角度还隐隐约约能看见补上的那一点白色。

黑羽有一天去接月白的时候无意间说起自己的门牙会晃,月白就停了脚步,看着黑羽也停下来,伸手到大衣里摸索了一番掏出一只小巧的电筒。
“张嘴。”
黑羽看月白站定了脚步,大有一副不看不走的样子。无奈之下他也只好乖乖张嘴任月白鼓捣,哼哼着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觉得自己弟弟无非是大惊小怪。月白摁了电筒表情有点奇怪,想了想说还是去找人先看看。黑羽刚想说不用了这点小事,月白就看他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
多大的人了看牙医还要哄着去的。月白把电筒放回口袋,看着黑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叹口气还是摸了块平时用来给小患者的糖放黑羽手心里。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管怎么说,看过还是保险一点。”
月白挂了电话给孟婆,问她还在不在。孟婆说今天晚上要和山兔出门轧马路,她在等她过来,有事就说。
“黑羽的门牙会晃,上面起了脓包。”
“他没磕过或者是受过外损伤?上来说吧。”
过了一会黑羽就坐到了牙科的凳子上,孟婆抽了棉棒左试右试看了半天,“可能是神经受损,要拍个牙片……放射科应该还没下班。”
黑羽进了那个画着放射标志的门里,月白看着有点担忧。“是不是要拔了?”
孟婆掏出手机来看,“要看片子出来。不过我觉得八成是这事,打个药试试保一下,”她抬头去看月白,“不过这药我们没有,你要去专科医院才行。”
片子出来孟婆就在上面比比划划地跟月白讲,黑羽听不懂就自觉在那站着,咧着嘴尽量不去碰那根扎在自己牙龈里的签子。等孟婆说完了就把签子给他一拔,转头跟月白说你尽量早点带他看去,回来我能帮你接了这单活。月白点头道谢,孟婆摆摆手说不算什么,下次山兔打吊瓶还得你给她看,她打死都不愿去挂阎魔的号。
等两个人一块挤上地铁,月白就抬头问黑羽这周末有没有空。黑羽权当这是想和他出门,立马回答说有。后来他才知道他算想对一半,不过地点是惠比寿的牙医诊所。等他躺到了那张椅子上的时候只觉得万念俱灰,虽然惠比寿是个和蔼的老爷子,一边打下手的萤草看起来也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月白站在后面,手里抱着他刚刚换下来的外套。
虽然说黑羽有门牙被打个对穿的觉悟,他还是问了惠比寿一句,会打麻药吗。惠比寿笑呵呵地给牙钻接上钻头,我们一般这个情况不打麻药。
哦。天啊。
黑羽干脆闭上眼睛嘴巴长大,任惠比寿换了长的短的尖的圆的在他牙齿上打洞,最后打药之前他偷偷睁开了眼睛看了一下,结果看见细长一支注满荧光色药物的针管——
这颗牙是好不了了。他绝望地再把眼睛闭上。

“好了别呲溜了。”月白叹口气坐到黑羽身边,“有那么疼?”
“疼。”黑羽挪了胳膊去看月白,“一下一下的疼。”
“那怎么办?”月白看着黑羽坐起来靠到自己身上哼哼,难得地没推开他。他伸手从桌子上摸了个耙耙柑*,细长白净的手指一圈一圈剥开上面坑坑洼洼的表皮。黑羽闷在月白肩膀上没做声,等他剥好了递过来橘瓣就张嘴咬住。
“说不定亲一口就好了。”黑羽嚼着橘子含含糊糊地说。本来他也没指望月白听见,但看来月白还是听见了;他转头过来又往黑羽嘴里塞一瓣橘子,“尽胡说八道。”
黑羽也没得反驳,伸手去玩月白的发梢,月光般惨白的发丝在他指尖滑落又转个圈。他想起来小时候月白就因白化病白得像个瓷娃娃,样子分外地惹人怜爱。现在瓷娃娃长大了,素白的模样可没变,一双石榴红的眼睛存了温润,看得黑羽心底都软。他叹口气从月白身上起来,看见月白舔了舔指尖上的汁水,手里还捧着那装了半个多橘子的一块橘皮。月白看黑羽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当他牙又疼了,刚想着要不要看看就被黑羽突袭,舌尖搅了舌尖,一如既往是黑羽有点不讲道理的性子。月白也懒得去同黑羽讲道理,舌尖试探着去舐他的门牙后面,一下一下尝了好大一口牙药味。
等黑羽放开了月白的时候就被塞了好大一瓣橘子,月白假装生气地捏了黑羽的鼻尖提了两下,把又沾上指尖的汁水抹到他脸上。黑羽也配合地拖长了声调地说弟弟我错啦,语调九转十八弯隐隐还带着委屈。这时候月白还被黑羽揽在怀里,听他这么说月白一下子就笑了,把剩下的橘子往黑羽怀里一递,就知道贫。
黑羽嘿嘿地笑了,接过那小半个橘子,剥了一瓣喂到月白嘴边。
今天晚上做乌冬面吃?月白咬住橘瓣,抬头看了看表。面差不多了。
你做什么我都喜欢。黑羽把橘子放到矮几上,又环住月白亲了亲嘴角。

耙耙柑就是我们说的丑橘……还有个很风雅的名字叫春见。特别好吃特别甜,个头也比较大。
本来我想给小黑搞个重型机车,感觉这个比较符合他的风格……可是想想小白的头发飞起那个画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今天看牙折腾死我了,哎哟。疼啊。我也想要老爷子这么和善的牙医啊(闭眼)。
第一次写阴阳师也是第一次写鬼使骨科,总而言之还是请多关照了www
饼生日快乐!迟到一天orz新的一年加油搞事!
本来没想写这么长,写着写着就……orz。补牙部分是亲身经历我今天刚刚被搞完,还不一定保得住。试着写了会怕疼还有点傻的小黑(似乎不明显)。小白就基本根据自己印象写了,不过似乎因为是我寮大儿子总觉得作风有点硬……我家是魅妖白,今天打麒麟硬是搞出了白童子的大招感,麒麟一群假儿子(。)安卓暮之霞的我们抱团端麒麟窝吗!
总之还是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25)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