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花夫妇·焦糖色

*恶魔路德和神父费里的设定。背景算是欧洲中世纪左右,没有任何考证,请不要严肃阅览;ooc预警
*沿用了一些恶魔的设定(譬如没有味觉),同样未经考证
*笑阳姬的点梗。我亲爱的小公主生日快乐www祝万事顺意!
*太久不写我很咸鱼希望大家多多谅解;题目和正文没有多大关联

焦糖色

“请等一下。”
门铃被不断拉响,想来门口站着的一定是个没有耐心的孩子——路德维希扣上领口最后一粒扣子,回头看了看仍旧睡着的费里西安诺。哦还好他没有被吵醒,受人尊敬的神父先生还在好好地闭着眼睛打瞌睡,呼吸平稳带着雪白的被子一起一伏,他俯下身去为他轻轻掖了掖被角。门铃声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路德维希大步走过去,赶在那个孩子在把那根可怜的铃绳扯断之前打开了门。
孩子睁着大大的眼睛抬头看向路德维希——相对于他的身高来说路德维希实在有点太过高大了。他叹一口气蹲下身去,视线和那孩子齐平,尽量把语气放得和缓且听上去不那么肃穆。
“这么早来是做什么呢?”
当然是找神父,他知道。果不其然,“妈妈要我来还之前欠下神父先生的钱,上次她买了一大篮的雏菊没有给钱。”小小的手递了几枚钱币过来,“妈妈说这是正好的钱,不麻烦神父先生找了。”
路德维希把钱接过来;但小小的孩子完全没有打算走的意思,他不断地探头试图往里看。在试了几次无果之后他放弃了尝试,转而去问还在门口的路德维希。
“神父先生还没有醒吗?”
他语气里有一点失落,“我想向他问好。”
“他还在睡。昨天晚上他为临终祈祷*忙了很久,现在很累。”事实上那个临终祈祷花费的时间可真不是一般的长,最后费里西安诺回来的时候脚步都有点发飘。路德维希看那个孩子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想了想还是轻轻抚了抚孩子的头顶。
“我会代你转告他的。”

等路德维希拿着那几枚钱币回到他们卧房的时候费里西安诺还裹在被子里,而路德维希走过去就看见他转脸过来向着他的方向,眼角唇角都噙着笑意看着他走过来。
“早安,路德。”
费里西安诺温软的语调里带了一点鼻音,这让他说出的话语像是在唱歌。他眯起那双金桔色的眼瞳,把赤裸的胳膊从被褥中间伸出来去拽路德维希的手指。路德维希就顺着他的意思把手指一根一根递进他手心里,看他栗色柔顺的短发在背光下散出一圈浅色的亮光。
“睡得好吗?”他想不出什么其他的话,手里那几枚硬币也放到桌边。费里西安诺轻笑着点头,借着拉住的手坐起来,刚刚睡醒的脸上带着沉眠过后的倦意与慵懒。他的双臂环过路德维希的胳臂与肩膀,凑过去在他脸颊和额头上吻了两下。路德维希也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他现在也还没能完全习惯人类这些亲昵的小习惯。

就像一开始他刚刚来到这个小镇一样——在之前的战争中他的同伴绝大多数都被杀死,而他却难得逃过一劫。路德维希记忆的最后是一条泥泞的街道和一座带有花园的房屋,接下来他就倒了下去失去了知觉。等他醒过来时是在屋内,身上换了干净的衣物,阳光暖暖地从没拉窗帘的窗子里照进来。他试图坐起来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这时有人走了进来。他眼角的余光看见那人身上长长的绶带与黑色的长衫,觉得最差的境遇也不过如此——救了他的是个神父。
而神父却仿佛好不知情般坐到他床前的椅子上,蜜糖色澄澈晶亮的眼瞳里带了不加掩饰的欣喜。“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大家看你三天没醒很担心。要试着吃点什么吗?”
路德维希艰难地摇了摇头。神父的表情有些担忧,“真的没有关系吗?”
他尝不出味道,换言之人类的食物对他起不到一点作用。*现在他的身体经过休息远没有之前虚弱,如果可以他觉得自己现在完全可以离开这个小镇;虽然翅膀还没能修复过来但走着的话一定可以——
“你还是多休息一下的好。”神父看出他想法一般站了起来,用手覆上他的额头。“虽然我不能肯定你来自哪一支恶魔,但你已经失去了翅膀,现在的伤势是长不出来的。*救助恶魔不算在教义之内……但你现在也不过是个受了伤需要帮助的普通人。
“镇子里还没有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我可以帮你隐瞒。你可以在这里养伤,等到完全恢复再离开。”
路德维希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谢谢你。”
“帮助需要的人是我的工作。”
他听到那位神父带笑的声音。

“路德!路德!”
费里西安诺端了盛着精巧点心的小碟子跑进花园。路德维希拧上水管看向费里西安诺,后者正拿起一块松饼递到他面前。
费里西安诺喜欢做些小点心,事实上他的厨艺实在是算得上一流,毕竟所有在好客的神父家留宿过的人都对他的手艺赞不绝口。他看着那块松软可人的小点心,决定还是咬上一口,即便他没有味觉。
费里西安诺在一些奇怪的方面异常地执着;譬如说美食,譬如说音乐,再譬如教会路德维希如何像一个人类一样去享受生活。*这最后的一点不管怎么想都有点可笑,至少路德维希在一开始这样认为。年轻的神父有着打理得相当好的花园,干净整洁的房屋,厨房的铜活都被擦得闪闪发亮。*他的生活悠闲而平静,而现在他正试着教会一个恶魔如何同人类一样好好享受拥有这一切的生活。费里西安诺教给他怎样去灌溉和打理苗圃,松土、施肥,手把手地教过去,在客人来买花的时候要他去找零钱。白天他在厨房忙碌,也一并带着路德维希一起,要他看那一样样的炊具是怎样发挥作用的。有些笨拙的大块头在听到指令的时候转身都能打掉流理台上的盆罐,金属掉落在地的震响里总带着费里西安诺的轻笑和路德维希的抱歉。
傍晚他们会一同去带着费里西安诺的大狗们*出门遛遛,费里西安诺有时候会把狗绳都交到他手里,有时是两根。他向他讲一些今天发生而他不在身边事发生的事,像是街道上某家的狗妈妈有了小崽儿,酒庄里的酒又酿好待售,他的哥哥来信说在西班牙的生活一切顺利。说到这些的时候费里西安诺的眼里总带着笑意盈盈地看向路德维希,蜜糖色的眼瞳柔和似水漾了隐隐的波光,栗色的柔软短发在夕阳光下散出柔和的色泽。路德维希往往沉默地听着,偶尔会点头,也会试着说些什么让这样的谈话继续。但有些时候那些大狗并不会那么听话地和他们一起缓缓地走,突然一用力就扯着他往前跑。他也不得不跟在它们身后跑起来,后面是费里西安诺善意的笑声和不要跑得太远的呼告。等他们气喘吁吁地停下来的时候费里西安诺会也带一点喘地从后面跑过来,从路德维希手里接过其中的一根狗绳,然后再一起慢悠悠地逛回去。
冬天的夜里木柴在壁炉里哔剥哔剥地烧着,无事可做又不好出门的费里西安诺会教他一些日常里的习惯,像是拥抱和亲吻。有一次他甚至教给他怎样去跳交际舞;两个人跳得磕磕绊绊就差倒进壁炉,停下来的时候费里西安诺趴在路德维希怀里笑个不停,脸颊发红而眼瞳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后来他们又跳了一次,一次又一次地,最后路德维希终于不会再记错步子而踩上费里西安诺的脚,费里西安诺就假装拎起裙摆行一个屈膝礼,然后再倒进他怀里笑。

路德维希看着眼前那块松软可口的小点心,再看看费里西安诺期待的目光——虽然说他们已经一起做过很多事情,但要他尝尝这是什么味道还是第一次。他去咬了一口那块焦糖色的、散发着可口味道的小松饼——
“怎么样,路德?好吃吗?”
费里西安诺满脸期待地看向他。
“我想应该很好吃……至少非常松软。”
他的回答说不定有些笨拙了,路德维希想着。看着费里西安诺满足地眯起眼瞳,下次是不是应该换一种方式来夸赞他呢——这样想着,他凑过去亲了亲他的面颊。

*《欧也妮·葛朗台》里面老葛朗台死之前有过神父去做祈祷……就认为有这回事吧
*恶魔没有味觉……但他们是否能够通过进食摄取能量我还真的不知道
*按照道理应该有自我修复能力……这里就当作路德因为失去太多力量长不出来吧
*我觉得这样很符合费里的性格,但是后面那一溜是不是真的可以发生我自己也很怀疑orz请认为爱可以战胜一切
*我不太清楚神父是不是允许雇用女仆……应该可以的吧
*是不是让养狗我也不知道orz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亲爱的小公主生日快乐!她真的太可爱了我忍不住要亲亲抱抱举高高然后拼命吹她←喂 写着写着睡着了手机掉地上orz醒过来就过了(呆滞
天啊真的是太久不写了,我连这个CP叫什么都忘了只记得花夫妇……我需要滚回APH摸摸鱼(呆滞
具体写什么在很久之前就定下来了,拿到这个主题我一开始就很发愣因为我完全没办法想象路德做恶魔嘛orz。事实上写的时候都很迷茫不知道能不能好好体现出恶魔的感觉。试着写了一个有些笨拙地表现温柔和好感的路德,费里则更多用了原作和笑阳姬的画给我的印象。
基本上当傻白甜日常来写,实际上也确实是这个感觉……不管怎么说喜欢就好了(装死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3)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