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せななる·无题

对于冷cp搞了两套系统,一次发在子博客,打cp tag和原作tag;一次发在这里,打cp组名tag和原作的原称tag
主要是满足我的强迫症……

*大概是原作背景起码五年后的时间点。knights没有继续、大家各自打拼,但保留了定期聚会
*……大概可以当做无差,ooc预警
*胡写八写,不要较真。奈次的大家都是背景布

泉朝着那个阖了纸门的房间走过去。隐隐他觉得自己能隔着那扇门听见里面的笑闹——他难道是最后一个到?他伸手揉了揉眉心,看那隔间门扇上映着的模模糊糊纷乱的人影。他站定,眨了眨眼,然后拉开门进去。
实际上他也的确是最后一个到;レオ高声笑着举起手里的清酒盏要罚他酒,难得早到的凛月抬眼看他,露出倦怠的笑意。
泉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他们总有赶不完的通告和新片,岚也是一样——想到这里他坐定了去看桌对面的岚,岚也用带了笑的瞳子看他,鸢尾色的瞳孔里映着泉凛冽的浅冰色,泛了黄的白光落下来像是一层浅浅的霜。
他怎么能这么早就到?泉有些愤愤地想,左手扯松了领带,伸手去够那边的清酒壶。岚的手及时地捏了一对儿杯盏过来,又几个指头一提细长的酒壶慢慢满上清亮的酒液。
我最近不忙。他像是知道泉的疑惑,轻笑着端了酒盏递到自己面前。刚刚接完的通告单子够大,他们给了我一个星期的假。
他蜜金色的发梢融在浅霜般的灯光里,尾音轻轻巧巧带一点上挑。泉看他指根上银色的戒指上暗哑的反光,端起酒盏默默吞咽一口下去。他再睁眼发现岚盈盈笑着看向自己;不同于凛月的慵懒倦怠,那样的目光太过专注,这让泉不得不放下挡在两人之间的杯盏。
——所以泉ちゃん最近是在忙什么呢?岚发了问,指尖一下一下敲着矮桌的边缘。最近都在为了通告到处跑,电话和line一概没有时间看吗?
泉想大抵算是岚说的那样;就连今天他来都还穿的是工作时试的样装,眼角眉梢还带着没擦净的脂粉——岚这时候轻轻探了身凑过来,伸手抹去他眼角余下的浅浅的斑斓。那一点彩涂在岚白净的指尖缺极了安全感,像是新雪上飘落的红玫瑰花瓣儿,下一刻就要随细风飘走——那闪着暗哑银光的戒指还禁锢在岚的指根,究竟它锁住了他多久,五年六年甚至更长?泉突然想不起他第一次遇见这有些狂妄的后辈时的样子。不若说时间太过久远他早就忘了;但这小东西还好好套在他指根告诫着什么。
是在忙什么呢——泉回过神来想岚的问题。他最近似乎没有什么要他忙到颠三倒四的通告,上次见到岚是某个化妆品新品宣传片的摄影棚,他到的时候岚正坐在那里仰头由人在脸上涂抹,化妆师给他好看的薄唇上色,鲜亮娇妍的玫瑰粉。岚睁眼时看到了他,就冲他眨了眨眼,鸢色的瞳子里带了欣喜与趣味。等他那一条拍完他就晃到泉这边来,看他的眼角被染上靡红。泉再睁眼看见的还是这样盈盈笑着的岚,右手托住下颌,食指落在唇间。
哎,泉ちゃん。
ん?
他带了鼻音回复,一转头看见那枚戒指,又别过去。岚的唇闪着被酒润泽的水光,仿佛不经意他就会凑上去尝尝那样味道的酒酿——即便相同但别人的又总是最好的不是吗。
问话突然就没了下文。泉低头又抿了一口清酒,想着什么有的没的——右手食指上的戒指,娇妍的玫瑰粉,鸢尾色的眼瞳蜜金色的发梢……他朦胧了目光抬眼去看对面的鸣上岚,他仍盈盈笑着眼瞳里带了波光,和他自己浅冰色的凛冽——可那凛冽正如冰雪消融般散去——
于是泉就干脆闭了眼睛去吻那一点水光,温暖柔软是岚的体温——他不确定是否听到了一声轻笑,但又的的确确感受到岚的指尖摩挲上他的手背,最后扣在他指根,轻轻一收就像是十指相扣。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考试周我作死……就该被打死(远目)
本来想用一下戒指梗……也没写嫌麻烦。
行了就这样吧我不信我发大号会有人看泉岚当然我不介意有人出来打我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