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我不行了快让我写栗毛
梗源自空间快乐肥宅水妙用
非原设下的现代设定 ,一点点成人意味描写,极其我流

——凛月留下了一瓶可乐。

真绪晃晃悠悠从床上爬起来,看见被剥去包装纸的、未开封的可乐瓶立在餐桌上。
是凛月多买了的吧。他这样想着, 打着哈欠撩起做睡衣的吊带衫去搔肩膀尖。过去——说起来究竟是多久之前呢——他还曾抱怨凛月总自己私享碳酸,夏日里白得透明的凛月看他喘着气抹一把额头上汗珠的时候嗤一声笑出来,穿着短袖运动衫的黑发男孩拧开碳酸饮料瓶啜下去一口,冰镇饮料瓶上滚下凝结的水珠来在石板地上砸出汗珠一样的纹路。
嘛。凛月睁着那双好看的、鸽血红般的眼瞳,浅粉色的唇瓣自瓶口分离。まくん要的话又不是不会分给你,他这样说,声音里别有一番沙哑同慵懒的味道。他眨着鬼灯一样飘忽不定的眼睛,唇角露出点似笑非笑的弧度,手里拿着的宝特瓶口转个方向冲着真绪。有时候他就那样接过来尝了,柠檬抑或葡萄抑或是其他的什么味道和着碳酸的气泡在他舌尖上打转转,轻微的麻痛带着凉意一同沿神经自末梢穿上大脑。凛月拿沾了凝结水的指尖玩笑意味触他脖颈,惨白色似白色的蛋白石一样冰冰凉凉划过他脖颈再往下往下锁骨尖蝴蝶骨尾椎骨。

那双手如今仍那般在真绪身上游走,和凛月轻笑声和在一起。他烧红了颧骨那片脸颊同耳尖,鼻音囔囔像感染风寒。真绪叹口气在桌边坐下来,摸索半天找到一根发夹翻起额发,眨眨眼睛他看见可乐瓶下面压了纸条。
是什么啊。他嘟嘟囔囔去揉鼻尖,睡眼惺忪抽出纸条来看。铅笔笔画上沾了凝结水,指尖稍碰察觉到那样一丝若有若无的凉意,然后被手心捂成温暖的水渍。
一定要まくん亲自喝哦。一整瓶都是。
喔。真绪看着上面凝满水珠的宝特瓶,那就等吃完早点好了。
煎吐司片煎蛋煎火腿。真绪想了想,把牛奶盒放回冰箱冷藏库。
“明天见。”他这样对那只包装盒上面的小奶牛说。

真绪伴着早点喝下第一口可乐。
本来裹包装纸的地方浮出几个记号笔写的假名。
「まくん」

第二口和活动铅笔放下的时间同步。
凹线下面又是一行字。
「这次我没有独吞碳酸哦」

第三口。
「突然想到给まくん留一瓶可乐会怎么样」

第四口。
「连上面的字也是一时兴起」

「如果真绪没看到那就失败了吧」
「不过这个赌很有趣 我觉得我能赢」
「是只有可乐能变的魔法哦」
「碳酸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まくん。」
「就像你的发色是独一无二的一样」
「你也是独一无二的哦」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相见」
「遇见你的时候我还太年轻」
「不过没关系」
「我还有足够的时间去爱你」

我流土味情话了。我也不知道栗会不会这样说话。
字应该是写得开的……应该。
第一次复健。其实我之前脑了一个Romeo&Juliet比这个带感多了(????? 我一定在下周五之前写出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3)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