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双性转请注意,我流涉英

英智踩着小中跟哒哒哒走回来,带着点什么情绪似的把自己扔进床里。柔软的床垫把她轻轻柔柔托起来一波三折,她嘟着一张本就小而泛白的嘴,唇瓣饱胀像颗浑圆又没完全熟好的樱桃——再怎样夸张的惨白面色和反常的黑眼圈都能被化妆品轻松掩盖,她想起早上梳妆镜里眉目精致的自己,手指不带一点颤抖给自己涂上唇釉完成最后一点伪装。
在外面她似乎总要是个完美的姑娘,想想也是,天祥院家的千金、梦之咲的学生会长、fine的队长——金发碧眼的女郎何时出现都应该是优雅精致的模样,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是贵族教育结果的代表。英智坐着不知道和谁赌气,她目光顺下去看见自己的鞋尖,酒红色的中跟鞋套在令人想起奶油慕斯质感的袜子外面,蓦然想起涉说过一句她光脚走路时那一双脚像极了蹒跚蹁跹的鸽子。她掩着唇笑,耳垂跟着晃悠,挂着的耳饰摇摇摆摆,青鸟羽毛般色泽的宝石划出一道漂亮的弧。
这么坐着是跟谁置气呀。她想着,恶意而顽劣地拿鞋跟去敲地面。哒哒哒。英智俯下身去,侧着盘好的发丝从嵌着珍珠的发饰中滑落一绺垂在她眼侧,她伸手去拨弄鞋子上的钤钮,指甲上是薄薄一层的水蓝色。
四枚钤钮她弄开了三枚,另一枚似乎是打算同她漂亮的指甲作对,她小心翼翼地用力,它就是不开。英智看了看,拿另一边已然解放的足尖去拨弄那只鞋的后跟,踢了踢还是下来了。她莫名带了些满足隔一层柔软的纱似的质感踩在地上,觉出一点夏天尾巴里的凉。隔着两个房间的空气她抬起头来嗅嗅,闻见些甜甜的味道。果酱奶酪麦芽糖,涉变着花样做的小点心无一例外地合她胃口,银白色长发的女孩子坐在小小一张桌子对面绑着高高的发辫看她稚子一般吞食的模样大声笑起来,伸手去抹沾在她面颊上的芒果酱。她没上妆的面颊苍白又透明,鼓着腮看涉舔舔指尖又舔舔指尖。
芒果草莓猕猴桃。桑椹樱桃百香果。英智点着指尖数,今天该是橘皮酱了吧,然后她看见那边探出来半个脑袋,女孩子银白色长发流水般倾泻下来,肩上腰上,眉眼弯弯盛着紫罗兰色的眼波和笑意。英智眨眨眼,蓝莓西柚牛油果,蜜瓜山竹菠萝蜜,她怎么敢猜今天一定是橘皮酱夹心的小曲奇?她看见涉眼角藏着的那一点点带着狡黠的弧度,忽然觉得理直气壮,即便她现在“光着脚”站在夏天尾巴里带点凉意的地板上。
“今天是不是橘皮酱曲奇?”英智这样问了,目光扫过涉从厨房里出来的大半个人。涉似乎天生就有着魔术师那种气场,什么谜底揭晓都演得像世纪舞台上手杖拉开帷幕那样惊喜而迷人。涉就那样令人着迷地拖长了尾音,“哦——不愧是女王陛下,今天也一样猜中小丑的魔术把戏。”
她把那半边胳膊露出来,金边瓷盘里面堆着略略焦黄的曲奇,空气里带着好闻的橘皮香气。英智觉得好气又好笑,走过去掐涉的面颊。
“涉才不是小丑,”她这样说着,看见涉鼻尖上一星面粉,笑意梗在喉咙口演变成咳嗽似的叹息。
于是她干脆踮起一点脚尖去吻她鼻尖,舌尖在面粉上细细地舐,甚至尝到一星半点带着甜味的咸。涉揽着她的腰,游刃有余般眨眨眼,英智看见那摊鸢尾花似的瞳水盛着盈盈笑意同爱意看着自己,里面映出青鸟羽毛般的水光。
等她松了脚落回地面,涉看清了她身后一双歪斜的中跟鞋,夕阳打出长长的光影,低头又看见英智裹了奶黄色奶油慕斯般袜子的足尖。
于是她舌尖上的问句带了笑音,抬起她本揽着英智腰际的手蹭去她下唇上的唇釉。
“欢迎回来,我任性的英智。”

想水果名字想到大脑缺氧
就,那天脱鞋的时候钮子老打不开,就想看看英智♀任性踢鞋(???????
前面写化妆、后面写涉看到踢下来的鞋和抹唇釉都是一种我认为的信任表现,英智只敢在涉面前放肆,涉任由她在自己面前放肆。里面提及的盘发耳饰指甲当然都是涉做的啦。
女孩子真好,诸君,我想摸涉姐姐英智姐姐的大腿和胸(???????????
我真喜欢涉英,我还能吹涉一百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2)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