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拟人]北清北·眼镜

*……我觉得我的眼镜可能上了一个假螺丝,右边镜片老是掉
*单纯头脑一热瞎涂涂,非常我流,根本来讲算是无差
*一点有的没的:配眼镜的时候选的北大同款圆框(正圆),后来发现画师似乎给我北又换了个镜框……

眼镜

清华觉得北大最近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他窝在北大的太师椅上昏昏欲睡,脑子里想着什么有的没的。要他说一定是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倒也说不上来;他的邻居仍然三天两头跑到他园子里蹭吃蹭喝,餐后酸奶也没换口味,高考季过了生源问题这次得以和平解决……他眯着眼睛听见外面蝉鸣嗡嗡愈发欲睡。
他觉得眼镜要从鼻梁上滑落,干脆摘了反手揉了揉被蹂躏的鼻梁骨。带着模模糊糊一片马赛克的视线清华又把自己窝回去,刚刚阖上眼睛突然想起来是哪里不对——北大的镜框最近是不是有点垮?
也难怪那一副老眼镜撑到现在。清华朦胧的视线飘到门口,看见北大上衣的白衣角,一晃就进了屋里。
“哟。”北大对于窝在自己地盘的清华一点不感到意外;他径直走到桌前给自己沏了杯香片,顺手给清华一杯凉白开。
这区别待遇。
清华摸索着把眼镜重新架回鼻梁上,眯着眼睛去看坐进另一把太师椅用碗盖撇茶沫的北大。右边的镜框看起来是有点松动,岌岌可危。这想不起来不要紧,想起来了就觉得这事得处理——于是清华纠结半晌。
“你那个镜框……是不是有点松?”
北大喝了一口茶,闻言摘了眼镜去看。清华当然知道他俩那堪比啤酒瓶底厚度的镜片下掩盖的视力,伸手把那副古董眼镜接回来又摸了摸口袋。
然后他发现自己没带着那支修眼镜用的小螺丝刀。
“……你有没有笔刀?*”

北大过了两天从清华那收到两个小盒子。
一副备用眼镜和一支小螺丝刀。

*我平时是把笔刀的刀口那一边朝下插然后用来拧眼镜螺丝orz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第一次写高校拟人,还是请多多关照……
正圆的镜框,真的很学究,真的,而且镜片真的容易掉……我度数很低不经常戴至今已经起码掉了三次了,稍微往桌上一使劲放就掉那种。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了想修个眼镜……。废话连篇。而且现在好冷啊夏天怎么还不来……
总而言之还是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33)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