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味觉音痴

*……那天看班里男生踢足球想了想阿尔菲踢球的样子
*太久不写了我真的非常咸鱼……ooc预警

亚瑟坐在凳子上,身边堆着各种各样的包和水壶——阿尔弗雷德的那个在一众孩子们型号与色彩多样的壶里格外扎眼。他把视线从那里收到书页与字里行间,又忍不住在听到一声闷响之后把视线移向球场。
——漂亮的救球。他想着,在心里鼓了掌;阿尔弗雷德听见他的赞许可能会高兴得往他身上扑,老天他需要成熟一点,所以这种话还是等两个人单独的时候再说。打定主意的亚瑟低下头去继续读那白蔷薇的呓语*,但很快他就发现那是徒劳,球场那边的喊声明显要比剧本有趣得多;于是他扣上那本复仇记去看现在正在发生的争夺战。
不知道为什么阿尔弗雷德选择的实践会是给孩子们做义务的足球训练。亚瑟十指交叉坐在凳子上看阿尔弗雷德陪着那一群男孩子跑过大半个球场又跑回来守住球门,然后又是一个漂亮的扑救。他听见孩子们懊丧的叹气声,弯起了嘴角。
他不得不承认阿尔弗雷德的扑救确实是相当漂亮,带着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亚瑟看阿尔弗雷德冲着孩子们比了个休息的手势,于是孩子们一窝蜂地涌到亚瑟身边去找自己的水壶,顺带冲亚瑟打个短促友好的招呼。亚瑟一一点头回应,抬头看见阿尔弗雷德走在最后面,接着把身边的水壶递给他。
“谢啦。”他冲亚瑟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等孩子们大部分三三两两回了球场,亚瑟看阿尔弗雷德掀起棉质短衫的衣角擦去额头的汗水,“说真的,今天的扑救相当帅气。”
现在夸他时机应该算得上刚刚好。亚瑟看阿尔弗雷德的脸上浮起一个兴奋的笑容,然后弯下身去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拥抱。亚瑟的下巴搁在阿尔弗雷德宽厚的肩膀上,鼻尖触到他汗湿的发梢——上帝啊,他现在真应该回去洗个澡,现在他的样子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他嗅到汗水和洗发水与洗衣皂的味道,混在一起是一种奇怪的味氛,但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讨厌。
或许是因为阿尔弗雷德。他总有把一切都变得令人喜爱的魔法,亚瑟想,听见阿尔弗雷德在他耳边说。
“嘿,谢谢你亚蒂。”
等阿尔弗雷德从这个足够长的拥抱里起来的时候休息时间已经接近尾声。亚瑟看向那双漂亮的宝石般深邃好看的眼睛,做了个嘴型。
我爱你。
他相信阿尔弗雷德看懂了——因为他的大男孩又一次弯下身来吻了吻他的面颊最后是嘴唇,带着那种名为阿尔弗雷德的味氛。

*指奥菲莉娅。《哈姆雷特》里面哈姆雷特喜欢的姑娘,后来因为哈姆雷特杀死了她的父亲精神失常,在追逐水面上的浮花时溺水而死。有一种白蔷薇也是这个名字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脑回路非常非常混乱的产物……大家不要太在意。单纯想写写这样的阿尔弗。
呃感觉这次的和我以往会写的都不太一样……可能是因为太久没写了。下次再写什么都有可能……我是想填坑来的()
总而言之还是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3)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