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りつまお·八音盒

*瞎涂涂,恶俗我流少女心
*一点现实和许多脑内……放飞自我,ooc预警
*非常速度的速涂……有问题欢迎指出。推荐BGM:GUMI-初恋の绘本-arrangement-(链接版本是未来唱的)
*可以当做 不曾说过的话 那篇的后续

八音盒

“你居然会把它带出来。”
真绪看着凛月把一个小小的摆件放到书架上,发出了感叹。
“感觉第一次看到它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十五年前?”
“ん。”十五年前他们第一次相遇——这凛月当然记得清清楚楚。他看了看那个被放在书架上的小八音盒,伸出手去拧动了下面的发条。
叮叮咚咚。八音盒发出清澈的脆响,一声又一声仿若落满地的断珠。短暂的乐曲很快就已经结束,乐章又从头再来。真绪阖了眼听那早已熟络的曲调,凛月坐在书桌边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沿,歪了头去看真绪,唇边带了浅浅的笑意。
正如许多年前那样的,八音盒弹奏着属于它自己的乐章;也正如许多年前那样,钢琴琴盖下的空缺正等着什么去填补那一最后的一点点空白。

滴答。滴答。滴答。
摆钟一下一下打着摆。凛月看了看放在书桌上的八音盒,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扣上了琴盖。
那下面有些什么,正熠熠闪光。

“凛月?”
真绪推开书房的门,看到一地的乐谱。凛月显而易见的不在。他明白凛月记谱子总是很快,而记过的谱子又会被随手乱放——所以这样的情况真的不算少见——他叹息一声,俯下身去一张张捡起来理好放到桌上。抬眼他看见那个八音盒放在桌上;不知道是从心底何处涌起的一股思潮,真绪伸出手去,拧动了下面的发条。
叮叮咚咚。曲目他在第一次听到时就已经知晓——天空之城。真绪看那小小的钢琴发出轻轻的嗡鸣,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琴盖被扣上。等乐声结束之后真绪轻轻打开,发现里面的卡槽嵌着一枚戒指。
真绪看着那枚戒指。他听凛月讲过这只八音盒的来历;这是当年朔间先生在追求朔间夫人的时候用的求婚礼物。戒指放在了琴箱的卡槽里,朔间先生托着这小小的礼物盒子最后一锤敲定了朔间夫人的芳心。那枚闪亮的戒指套上了她的无名指,最后又有一枚结婚戒指代替了它。而这只功成名就的八音盒就成了朔间家久远长情的故事,放在壁橱里像是一个温暖旖旎的梦境。
真绪想了想;他不记得他见过这枚戒指。说不定是谁放进去的,朔间先生或者朔间夫人。
他看着那枚小小的圆环。会是谁的呢——它套上谁的无名指,而那人最后就做了那结婚照上笑得灿烂腼腆的新娘或是幸福圆满的新郎——真绪想着他或是凛月端着首饰盒跪在谁面前的样子,又看看那枚戒指。
说不定这是凛月的?真绪的思绪突然飞得很远。那样的话会是给谁的呢?他木讷地看着那枚银色的圆环。不是金戒指……那是什么意思?求婚?
他胡思乱想。公寓大门的弹簧锁咔哒一声响,是凛月吧——真绪慌忙站起身来,像是害怕被发现刚才的举动。

凛月打开门,意外地发现真绪的鞋放在玄关。他把钥匙扔到一边的镜柜上,换鞋下来走进屋子。
他走过客厅,路过卧房,最后发现真绪站在书房的桌前,桌上叠着原来铺在地上的一沓乐谱。真绪后知后觉般转头,却看见凛月站在书房门口,莫名有一种被抓了现行的感觉。
打招呼会不会过于突兀了?真绪觉得自己神游天外的时间实在有点太长,现在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刚才自己妄想的中心主人公。他张开嘴打算说出诸如天气很好这样毫无意义的话语,话到嘴边又变成了——
“那个戒指,是朔间先生放进去的吗?”
凛月把那只戒指取出来,对着光看了看。真绪从那双鬼灯般赤红色的瞳仁里看不出什么波动;最后凛月转头看向真绪,“不是。可能是精灵放进去的……”说到这里凛月露出一个带了点戏谑的朔间式笑容。
“ま~くん刚才,是在想什么?”
真绪眨了眨眼,意识到凛月的问题之后轰一下就红了脸。他用那双猫儿般好看晶莹的眼瞳瞪向凛月,当然的这实在是起不到什么作用,始作俑者笑得悠哉游哉,眼瞳里带了笑意。
真绪闭上眼睛,心一横复又张口打算说个无伤大雅的谎——但他的左手被轻而温柔地托起,他带了讶异睁开眼睛,看见凛月正将那枚指环推上自己的无名指,末了落了一个轻轻浅浅的吻在上面。
真绪已经准备好谎言的双唇只能那样停住,而他刚才出卖自己大半的眼瞳看向半跪到自己面前的凛月。凛月抬起头来,目光里带了虔诚。
“结婚吧,まくん。”
凛月的语气真诚而温柔,真绪有一瞬间的发愣,等到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泪流满面。或许真的是精灵的恶作剧,八音盒轻轻地响起来,叮叮咚咚流水般动听的歌谣,窗外飞过的白鸽群落在真绪身上一片散漫而不规则的阴影,而真绪含着泪水点了头,泪珠自脸颊滚落在凛月的衬衫上晕开一团深色。凛月就笑了——他站起身来吻去真绪脸上的泪水,最后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鼻尖。
“我爱你。”
“啊、我也是啊。”
他们抵头而笑,那枚戒指上也落了不知是谁的泪水,折射出耀眼的银光。
然后他们相拥而吻。

Free Tal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写完了发现题目没起好,应该叫marry me(被打死
这篇……怎么讲,是我帮人想怎么把妹的时候脑的,说来惭愧我非常喜欢帮身边的小姑娘小伙子把妹……
那天说到八音盒,一个妹儿跟我说她有个上了年头的八音盒,钢琴形状,木制的,琴箱里面有个地方可以卡戒指……我一听,把妹利器啊这个,告白绝对百发百中啊。
于是我就让栗把毛了。(被打死
总之最近虽然说少女心爆棚但实在是没什么文力……唉。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7)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