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雀罗

陌生人,我很高兴你能在我安息的地方停留。
希望你在经过荷马墓前的时候,也能为我留下一枝玫瑰。

[同人]せななる·舌伤

*非常非常我流的现代主义,充满我流理解,ooc预警
*不算太明显的cp意味,可以当做无差
*可能有一些成/人氛围……并不是本意
*我不管湖上就是泉岚粮(无关联发言

舌伤

烟雾缭绕。
意乱情迷的迷烟充斥了密闭的空间。岚笑着撤开唇边,抬头去看泉,而泉也眯了眼睛低头去看他。
岚的指尖夹着纸烟。灰白色淡漠的烟自燃着的顶端袅袅婷婷地顺成一绺,散漫开的雾里都是甜腻的烟草味。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泉厌恶地瞥了一眼那支烟。并不是说他不抽——只是偶尔,泉在心里为自己开脱。这总不是好事,他闻见岚的领口都沾染着烟味,甜腻的气息闻起来令人作呕。泉看不惯抽女式烟的做法,更不喜欢那股味道。粘腻得不舒服,他觉得。
岚耸了耸肩,任那支烟的烟灰燃了老长最后落在地上,抬起头来去望被烟雾笼罩的天花板。偌大的吸烟室只余下他们两个人,也并没有什么顾忌,第二次第三次的亲吻显得理所当然。
泉的舌尖触到一点伤口。伤口落在舌上,短短的一段,深倒是很深。他眼角的余光看见岚的眉梢一紧,也就浅尝辄止。扳过岚的下巴,泉摆出平常那副不情愿的神情。
“张嘴。”
岚顺从地张开嘴,露出一口好看的白净的牙。泉眯了眼睛去看那条绯红色的舌头,果不其然发现一条桃色的痕迹。他叹了口气,夺过岚手里的纸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你是怎么搞的——泉很想发问。他看岚坐在靠窗的长椅上,翘起那双好看的长腿,托了下巴看着自己,带着浅浅的笑意,眼神轻妙而迷蒙,鸢尾色的瞳孔找不到落下的焦点。泉突然发现自己对这后辈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岚像极了水蛇,美丽而难以捉摸,不知道什么地方藏着尖利的獠牙,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对看上的猎物施以毒素。那是多么甜美的伎俩……泉想着,想起那只落在蜜罐里的苍蝇。
甜美迷人的陷阱。他想着,嗤之以鼻,又发现岚本就是这样,美丽而危险。究竟什么地方是他的獠牙?他恍惚着想,看见那一枚银色的戒指在他眼前一晃,觉得岚实在是把一切都隐藏得太好,就像那蜜金色的发丝,谁曾想那曾经是赭石般的色泽?
或许他早就是在蜜上步履维艰的小虫。泉又低下头去,手指描过岚的眼眶。
岚抬起头来,轻笑着勾住泉的脖颈。
于是他们又一次亲吻在一起。

Free Talk:
泉岚我就随便写写吧……。
我的泉岚都很意识流,主要是一种心境变化……
岚真的给我一种迷人的美,我探不到底,于是他就是最美的谜底最迷人的海妖塞壬……这个形容我岚一定喜欢(被打死
舌头我自己咬着了,疼死我了
嗨呀感冒快好了然后班里男生吹风扇一夜回到解放前,我这个气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
©祢雀罗 | Powered by LOFTER